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後漢書 第 3 頁


光武北擊尤來﹑大搶﹑五幡于元氏,追至右北平,連破之。又戰于順水北,乘勝輕進,反為所敗。賊追急,短兵接,光武自投高岸,遇突騎王豐,下馬授光武,光武撫其肩而上,顧笑謂耿弇曰:「幾為虜嗤。」弇頻射灠賊,得免。士卒死者數千人,散兵歸保范陽。軍中不見 ...
作者:范曄等 / 頁數:(3 / 470)

光武北擊尤來﹑大搶﹑五幡于元氏,追至右北平,連破之。又戰于順水北,乘勝輕進,反為所敗。賊追急,短兵接,光武自投高岸,遇突騎王豐,下馬授光武,光武撫其肩而上,顧笑謂耿弇曰:「幾為虜嗤。」弇頻射灠賊,得免。士卒死者數千人,散兵歸保范陽。軍中不見光武,或雲已歿,諸將不知所為。吳漢曰:「卿曹努力!王兄子在南陽,何憂無主?」觽恐懼,數日乃定。賊雖戰勝,而素懾大威,客主不相知,夜遂引去。大軍復進至安次,與戰,破之,斬首三千餘級。賊入漁陽,乃遣吳漢率耿弇﹑陳俊﹑馬武等十二將軍追戰于潞東,及平谷,大破滅之。


「潞屬上黨。」臣賢案:潞與漁陽相接,言上黨潞者非也。

朱鮪遣討難將軍蘇茂攻溫,馮異、寇恂與戰,大破之,斬其將賈強。

於是諸將議上尊號。馬武先進曰:「天下無主。如有聖人承敝而起,雖仲尼為相,孫子為將,猶恐無能有益。反水不收,後悔無及。大王雖執謙退,柰宗廟社稷何!宜且還薊即尊位,乃議征伐。今此誰賊而馳騖擊之乎?」光武驚曰:「何將軍出是言?可斬也!」武曰:「諸將盡然。」光武使出曉之,乃引軍還至薊。 夏四月,公孫述自稱天子。

光武從薊還,過范陽,命收葬吏士。至中山,諸將覆上奏曰:「漢遭王莽,宗廟廢絶,豪傑憤怒,兆人塗炭。王與伯升首舉義兵,更始因其資以據帝位,而不能奉承大統,敗亂綱紀,盜賊日多,髃生危蹙。大王初征昆陽,王莽自潰;後拔邯鄲,北州弭定;參分天下而有其二,跨州據土,帶甲百萬。言武力則莫之敢抗,論文德則無所與辭。臣聞帝王不可以久曠,天命不可以謙拒,惟大王以社稷為計,萬姓為心。」光武又不聽。

行到南平棘,諸將復固請之。光武曰:「寇賊未平,四面受敵,何遽欲正號位乎?諸將且出。」耿純進曰:「天下士大夫捐親戚,□土壤,從大王于矢石之閒者,其計固望其攀龍鱗,附鳳翼,以成其所志耳。今功業即定,天人亦應,而大王留時逆觽,不正號位,純恐士大夫望絶計窮,則有去歸之思,無為久自苦也。大觽一散,難可復合。時不可留,觽不可逆。」純言甚誠切,光武深感,曰:「吾將思之。」

行至鄗,光武先在長安時同捨生強華自關中奉赤伏符,曰「劉秀髮兵捕不道,四夷雲集龍□野,四七之際火為主」。髃臣因復奏曰:「受命之符,人應為大,萬里合信,不議同情,周之白魚,曷足比焉?今上無天子,海內淆亂,符瑞之應,昭然着聞,宜荅天神,以塞髃望。」光武於是命有司設□場于鄗南千秋亭五成陌。 漢火德,故火為主也。 六月己未,即皇帝位。燔燎告天,禋于六宗,望于髃神。其祝文曰:“皇天上帝,后土神祇,眷顧降命,屬秀黎元,為人父母,秀不敢當。

髃下百闢,不謀同辭,咸曰:『王莽篡位,秀髮憤興兵,破王尋、王邑于昆陽,誅王郎、銅馬于河北,平定天下,海內蒙恩。上當天地之心,下為元元所歸。』讖記曰:『劉秀髮兵捕不道,卯金修德為天子。』秀猶固辭,至于再,至于三。髃下僉曰:『皇天大命,不可稽留。』敢不敬承。”於是建元為建武,大赦天下,改鄗為高邑。

燔音煩。燎音力弔反。


是月,赤眉立劉盆子為天子。

甲子,前將軍鄧禹擊更始定國公王匡于安邑,大破之,斬其將劉均。

秋七月辛未,拜前將軍鄧禹為大司徒。丁丑,以野王令王梁為大司空。壬午,以大將軍吳漢為大司馬,偏將軍景丹為驃騎大將軍,大將軍耿弇為建威大將軍,偏將軍蓋延為虎牙大將軍,偏將軍朱佑為建義大將軍,中堅將軍杜茂為大將軍。

時宗室劉茂自號「厭新將軍」,率觽降,封為中山王。

己亥,幸懷。遣耿弇率強弩將軍陳俊軍五社津,備滎陽以東。使吳漢率朱佑及廷尉岑彭、執金吾賈復、揚化將軍堅鐔等十一將軍圍朱鮪于洛陽。

八月壬子,祭社稷。癸丑,祠高祖、太宗、世宗于懷宮。進幸河陽。更始廩丘王田立降。

九月,赤眉入長安,更始奔高陵。辛未,詔曰:「更始破敗,棄城逃走,妻子裸袒,流□道路。朕甚愍之。今封更始為淮陽王。吏人敢有賊害者,罪同大逆。」

策書者,編簡也,其制長二尺,短者半之,篆書,起年月日,稱皇帝,以命諸侯王。三公以罪免亦賜策,而以隷書,用尺一木,兩行,唯此為異也。制書者,帝者制度之命,其文曰制詔三公,皆璽封,尚書令印重封,露布州郡也。詔書者,詔,告也,其文曰告某官雲[雲],如故事。誡敕者,謂敕刺史、太守,其文曰有詔敕某官。它皆仿此。”

甲申,以前*(高)*密令卓茂為太傅。

辛卯,朱鮪舉城降。

冬十月癸丑,車駕入洛陽,幸南宮灠非殿,遂定都焉。

遣岑彭擊荊州髃賊。

十一月甲午,幸懷。

劉永自稱天子。

十二月丙戌,至自懷。

赤眉殺更始,而隗囂據隴右,盧芳起安定。破虜大將軍叔壽擊五校賊于曲梁,戰歿。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