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後漢書 第 8 頁


冬十月辛巳,廢皇后郭氏為中山太后,立貴人陰氏為皇后。進右翊公輔為中山王,食常山郡。其餘九國公,皆即舊封進爵為王。 甲申,幸章陵。修園廟,祠舊宅,觀田廬,置酒作樂,賞賜。時宗室諸母因酣悅,相與語曰:「文叔少時謹信,與人不款曲,唯直柔耳。今 ...
作者:范曄等 / 頁數:(8 / 470)

冬十月辛巳,廢皇后郭氏為中山太后,立貴人陰氏為皇后。進右翊公輔為中山王,食常山郡。其餘九國公,皆即舊封進爵為王。


甲申,幸章陵。修園廟,祠舊宅,觀田廬,置酒作樂,賞賜。時宗室諸母因酣悅,相與語曰:「文叔少時謹信,與人不款曲,唯直柔耳。今乃能如此!」帝聞之,大笑曰:「吾理天下,亦欲以柔道行之。」乃悉為舂陵宗室起祠堂。有五鳳皇見于潁川之郟縣。十二月,至自章陵。

是歲,莎車國遣使貢獻。

十八年春二月,蜀郡守將史歆叛,遣大司馬吳漢率二將軍討之,圍成都。

甲寅,西巡狩,幸長安。三月壬午,祠高廟,遂有事十一陵。歷馮翊界,進幸蒲膎,祠后土。夏四月*(甲戌)**[癸酉]*車駕還宮。

以夏至日祭,其禮儀如祭天。”蒲膎,縣,屬河東郡。后土祠在今蒲州汾陰縣西北。

*(癸酉)**[甲戌]*,詔曰:「今邊郡盜谷五十斛,罪至于死,開殘吏妄殺之路,其蠲除此法,同之內郡。」

遣伏波將軍馬援率樓船將軍段志等擊交址賊征側等。

*(戊)**[甲]*申,幸河內。戊子,至自河內。

五月,旱。

盧芳覆亡入匈奴。

秋七月,吳漢拔成都,斬史歆等。壬戌,赦益州所部殊死已下。

冬十月庚辰,幸宜城。還,祠章陵。十二月乙丑,車駕還宮。

是歲,罷州牧,置刺史。

十九年春正月庚子,追尊孝宣皇帝曰中宗。始祠昭帝、元帝于太廟,成帝、哀帝、平帝于長安,舂陵節侯以下四世于章陵。

故河圖雲『赤九會昌』,謂光武也。”然則宣帝為*(曾)*祖,故追尊及祠之。

妖巫單臣、傅鎮等反,據原武,遣太中大夫臧宮圍之。夏四月,拔原武,斬臣、鎮等。

伏波將軍馬援破交址,斬征側等。因擊破九真賊都陽等,降之。

閏月戊申,進趙、齊、魯三國公爵為王。

六月戊申,詔曰:“春秋之義,立子以貴。東海王陽,皇后之子,宜承大統。

皇太子強,崇執謙退,願備藩國。父子之情,重久違之。其以強為東海王,立陽為皇太子,改名莊。”

母貴則子*[何以]*貴?子以母貴,母以子貴。”

秋九月,南巡狩。壬申,幸南陽,進幸汝南南頓縣舍,置酒會,賜吏人,復南頓田租歲。父老前叩頭言:「皇考居此日久,陛下識知寺舍,每來輒加厚恩,願賜覆十年。」帝曰:「天下重器,常恐不任,日復一日,安敢遠期十歲乎?」


吏人又言:「陛下實惜之,何言謙也?」帝大笑,復增一歲。進幸淮陽、梁、沛。

「寺,司也。諸官府所止皆曰寺。」光武嘗從皇考至南頓,故識知官府舍宇。

西南夷寇益州郡,遣武威將軍劉尚討之。越巂太守任貴謀叛,十二月,劉尚襲貴,誅之。

是歲,復置函谷關都尉。修西京宮室。

二十年春二月戊子,車駕還宮。

夏四月庚辰,大司徒戴涉下獄死。大司空竇融免。

五月辛亥,大司馬吳漢薨。

匈奴寇上黨、天水,遂至扶風。

六月庚寅,廣漢太守蔡茂為大司徒,太仆朱浮為大司空。壬辰,左中郎將劉隆為驃騎將軍,行大司馬事。

乙未,徙中山王輔為沛王。

秋,東夷韓國人率觽詣樂浪內附。

冬十月,東巡狩。甲午,幸魯,進幸東海、楚、沛國。

十二月,匈奴寇天水。

壬寅,車駕還宮。

是歲,省五原郡,徙其吏人置河東。復濟陽縣傜役六歲。

二十一年春正月,武威將軍劉尚破益州夷,平之。

夏四月,安定屬國胡叛,屯聚青山,遣將兵長史陳欣討平之。

秋,鮮卑寇遼東,遼東太守祭肜大破之。

冬十月,遣伏波將軍馬援出塞擊烏桓,不克。

匈奴寇上谷、中山。

其冬,鄯善王、車師王等十六國皆遣子入侍奉獻,願請都護。帝以中國初定,未遑外事,乃還其侍子,厚加賞賜。

居烏壘城,察西域諸國動靜以聞。事見前書。

二十二年春閏月丙戌,幸長安,祠高廟,遂有事十一陵。二月己巳,至自長安。

夏五月乙未晦,日有食之。

秋七月,司隷校尉蘇鄴下獄死。

九月戊辰,地震裂。制詔曰:“日者地震,南陽尤甚。夫地者,任物至重,靜而不動者也。而今震裂,咎在君上。鬼神不順無德,醔殃將及吏人,朕甚懼焉。

其令南陽勿輸今年田租芻焒。遣謁者案行,其死罪繫囚在戊辰以前,減死罪一等;徒皆□解鉗,衣絲絮。賜郡中居人壓死者棺錢,人三千。其口賦逋稅而廬宅尤破壞者,勿收責。吏人死亡,或在壞垣毀屋之下,而家羸弱不能收拾者,其以見錢谷取傭,為尋求之。”

冬十月壬子,大司空朱浮免。癸丑,光祿勛杜林為大司空。

是歲,齊王章薨。青州蝗。匈奴薁鞬日逐王比遣使詣漁陽請和親,使中郎將李茂報命。烏桓擊破匈奴,匈奴北徙,幕南地空。詔罷諸邊郡亭候吏卒。

二十三年春正月,南郡蠻叛,遣武威將軍劉尚討破之,徙其種人于江夏。

夏五月丁卯,大司徒蔡茂薨。

秋八月丙戌,大司空杜林薨。

九月辛未,陳留太守玉況為大司徒。

冬十月丙申,太仆張純為大司空。

高句麗率種人詣樂浪內屬。

十二月,武陵蠻叛,寇掠郡縣,遣劉尚討之,戰于沅水,尚軍敗歿。

是歲,匈奴薁鞬日逐王比率部曲遣使詣西河內附。

二十四年春正月乙亥,大赦天下。

匈奴薁鞬日逐王比遣使款五原塞,求扞禦北虜。

秋七月,武陵蠻寇臨沅,遣謁者李嵩、中山太守馬成討蠻,不克,於是伏波將軍馬援率四將軍討之。

詔有司申明舊制阿附蕃王法。

是為舊制,今更申明之。

冬十月,匈奴薁鞬日逐王比自立為南單于,於是分為南、北匈奴。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