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契科夫小說集 第 309 頁


「這是彼得·謝敏內奇的弟弟葉果爾·謝敏內奇,……」契卡瑪索娃發現我吃驚,就解釋說。「他從去年起就住在我們這兒。您要原諒他,他不能出來見您。他簡直是個野人,……見著生人就難為情。……他打算進修道院去。……他原來做官,後來受人家的氣。……所以他 ...
作者:契科夫 / 頁數:(309 / 461)

「這是彼得·謝敏內奇的弟弟葉果爾·謝敏內奇,……」契卡瑪索娃發現我吃驚,就解釋說。「他從去年起就住在我們這兒。您要原諒他,他不能出來見您。他簡直是個野人,……見著生人就難為情。……他打算進修道院去。……他原來做官,後來受人家的氣。……所以他挺傷心。……」晚飯後,契卡瑪索娃把葉果爾·謝敏內奇親手刺繡、準備日後獻給教會的一件肩袈裟拿給我看。瑪涅琪卡一時也丟開羞怯,把她為爸爸刺繡的一個煙荷包拿給我看。等到我露出讚歎她的活計的樣子,她就臉紅了,湊著母親的耳朵小聲說了幾句話。母親頓時容光煥發,邀我跟她一塊兒到堆房裡走一趟。在堆房裡,我看見五口大箱子和許多小箱子、小盒子。
「這……就是嫁妝!」母親對我小聲說。「這些衣服都是我們自己做的。」

我看了看那些陰沉的箱子,就開始向兩個慇勤好客的女主人告辭。她們要我答應日後有空再到她們家裡來。
這個諾言,一直到我初次訪問過了七年以後,我才有機會履行。這一回我奉命到這個小城裡來,在一個訟案中充當鑒定人。我走進我熟悉的那所小房子,又聽見“氨的一聲喊。……她們認出我來了。……當然了!我的頭一次訪問,在她們的生活裡成了十足的大事,凡是很少出大事的地方,大事就記得牢。我走進客廳裡,看見母親長得越發胖了,頭髮已經花白,正在地板上爬來爬去,裁一塊藍色衣料。女兒坐在長沙發上刺繡。這裡仍舊有紙樣,仍舊有除蟲粉氣味,仍舊有那幅畫像和殘破一角的鏡框。不過變化還是有的。主教像旁邊掛著彼得·謝敏內奇的肖像,兩個女人都穿著喪服。彼得·謝敏內奇是在提升為將軍後過一個星期去世的。
回憶開始。……將軍夫人哭了。
「我們遭到很大的不幸!」她說。「彼得·謝敏內奇,……您知道嗎?……已經不在人世了。我和她成了孤兒寡母,只得自己照料自己了。葉果爾·謝敏內奇還活著,不過關於他,我們沒有什麼好話可說。修道院不肯收他,因為……因為他好喝酒。現在他由於傷心而喝得越發厲害了。我打算到首席貴族那兒去一趟,想告他的狀。說來您也不信,他有好幾次打開箱子,……拿走瑪涅琪卡的嫁妝,送給他那些朝聖的香客。有兩口箱子已經全拿空了!要是這種情形繼續下去,那我的瑪涅琪卡的嫁妝就會一點也不剩了。……」「您在說什麼呀,媽媽!」瑪涅琪卡說,發窘了。「這位先生真不知道會想到哪兒去呢。……我絶不出嫁,絶不出嫁!」

瑪涅琪卡抬起眼睛來,興奮而又帶著希望,瞧著天花板,看來她不相信她說的話。
一個矮小的男人身影往前堂那邊溜過去,他頭頂禿一大塊,穿著棕色上衣,腳上穿的是套鞋而不是皮靴。他象耗子那樣窸窸窣窣地溜過去,不見了。
「這人大概就是葉果爾·謝敏內奇吧,」我暗想。
我瞧著她們母女倆:兩個人都蒼老消瘦得厲害。母親滿頭閃著銀白的光輝。女兒憔悴,萎靡不振,看樣子,母親似乎比女兒至多大五歲光景。
「我打算到首席貴族那兒去一趟,」老太婆對我說,卻忘記這話她已經說過了。「我想告狀!葉果爾·謝敏內奇把我們縫的衣服統統拿走,為拯救他的靈魂而不知送給什麼人了。我的瑪涅琪卡就要沒有嫁妝了!」
瑪涅琪卡漲紅臉,可是這一回卻什麼話也沒說。
「衣服我們只好重新再做,可是話說回來,上帝知道,我們不是闊人!我和她是孤兒寡母啊!」
「我們是孤兒寡母!」瑪涅琪卡也說一遍。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