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契科夫小說集 第 310 頁


去年,命運又驅使我到我熟悉的那所小房子去。我走進客廳,看見老太婆契卡瑪索娃。她穿一身黑衣服,戴著喪章 ⑥,坐在長沙發上做針線活。跟她並排坐著的,是個小老頭,穿著棕色上衣,腳上登著套鞋而不是皮靴。小老頭看見我,就跳起來,從客廳裡一溜煙跑出去了 ...
作者:契科夫 / 頁數:(310 / 461)

去年,命運又驅使我到我熟悉的那所小房子去。我走進客廳,看見老太婆契卡瑪索娃。她穿一身黑衣服,戴著喪章 ⑥,坐在長沙發上做針線活。跟她並排坐著的,是個小老頭,穿著棕色上衣,腳上登著套鞋而不是皮靴。小老頭看見我,就跳起來,從客廳裡一溜煙跑出去了。……為了回答我的問候,老太婆微微一笑,說:「 Je suis charmée de vousrevoir ,monsieur.」⑦「您在縫什麼?」過一忽兒,我問。
「這是女襯衫。我做好,就送到神甫那兒去,托他代我保管,要不然,葉果爾·謝敏內奇就會把它拿走。我現在把所有的東西都交託神甫保管了,」她小聲說。

她面前桌子上放著女兒的照片,她看一眼照片,嘆口氣說:「要知道我成了孤魂!」
那麼她女兒在哪兒呢?瑪涅琪卡在哪兒呢?我沒問穿著重喪服的老太婆,我不想問。不論是我在這所小房子裡坐著,還是後來我站起來告辭的時候,瑪涅琪卡都沒走出來見我,我既沒聽見她的說話聲,也沒聽見她那輕微膽怯的腳步聲。……一切都明明白白,於是我的心頭感到沉重極了。
【註釋】
①法語:我父親從庫爾斯克寄給我的那個領結在哪兒?
②法語:啊,難道,瑪麗雅,難道……
③法語:現在我們這兒有一個我們不大熟識的人。
④瑪麗雅的愛稱。
⑤基督教節日,在復活節後第四十日。

⑥綴在婦女黑色喪服的臂部或衣領上的白布。
⑦法語:我現在又見到您,很高興,先生。
品德崇高的酒店老闆
破落戶的哀歌
“親愛的,你給我一點涼的小吃。……
嗯,再給我……一點白酒。……”
墓前的碑文
目前我坐在這兒,心境愁悶,思前想後。
當年,在我祖傳的莊園上,有很多鷄、鵝、火鷄,那都是愚蠢而不通靈性的飛禽,然而吃起來倒是非常非常鮮美的。
我在養馬場上,「啊,你們,我的馬呀,馬」,不斷地繁殖和增多,……磨坊不會閒下來沒活幹,礦坑老是生產煤炭,農婦們採集馬林果。我的土地上,動物和植物都極其繁盛,想吃就可以吃,要研究動物學也不妨研究。……興緻來了,我還可以坐在劇院第一排看看戲,或者打打小牌,或者誇耀一 下我的情婦。……”現在卻不同了,大不相同了!
一年以前,在聖伊里亞節 ①,我坐在家裡涼台上,心境愁悶。我面前擺著茶壺,裡面放了一盧布一磅的便宜茶葉。……我心裡不好受,恨不得哭一場才好。……我只顧愁悶,卻沒留意到葉菲木·楚崔科夫走到我跟前來了,他是我舊日的農奴,現在做酒店老闆。他走過來,在桌旁恭敬地站祝「您,老爺,該吩咐人油漆房頂了!」他把一瓶白酒放在桌子上說。「這房頂是鐵皮鋪的,不上油漆就要生鏽。鐵鏽,誰都知道,是要腐蝕鐵皮的。……將來可就要銹成一個個大窟窿了!」
「我哪有錢上漆呢,葉菲木希卡②?」我說。“這你也知道。
……”
「您借錢嘛,老爺!要不然就會銹出窟窿來了!……再者,老爺,您還得僱個人來看守您的園子。……人家在偷您的樹呢!」
「唉,這又要用錢!」
「我給您錢好了。……反正您會還給我。您也不是初次拿我的錢用。……」楚崔科夫就大方地給我五百盧布,拿去借據,走了。……他走後,我用拳頭支住腦袋,思考人民和人民的秉性。……我甚至想給《羅斯》③寫一篇論文。……“他對我做好事,他慷慨大方,……這是因為什麼緣故呢?
因為以前我……用鞭子抽過他。……他多麼不念舊惡!你們學習吧,外國人!”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