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齊瓦哥醫生    P 8


作者:巴斯特納克
頁數:8 / 0
類別:世界名著

 

齊瓦哥醫生

作者:巴斯特納克
第8,共0。
在接待室裡,太太們都像圖畫中的人物似的圍在一張放了許多雜誌的桌子旁邊。她們站的、坐的或是半倚半坐的姿勢,都模仿着畫片上的樣子,一邊翻看服裝樣式,一邊品評着。在另一張桌子後面經理的位子上,坐著阿馬利啞·卡爾洛夫娜的助手、老裁剪工出身的法伊娜·西蘭季耶夫娜·費秀京娃。她骨骼突出,鬆弛的兩須長了許多疣德。

她用發黃的牙齒叼住一支裝了香煙的象牙煙嘴,眯起一隻瞳孔也是黃色的眼睛,從鼻子和嘴裡向外噴着黃煙,同時往本子上記着等在那裡的訂貨人提的尺碼、發票號碼、住址和要求。


在作坊裡,阿馬利娘·卡爾洛夫娜還是個缺少經驗的新手。她還不能充分體會自己已經是這裡的主人。不過大家都很老實,對費季索娃是可以信得過的。可是,正趕上這些讓人操心的日子。阿馬利灰·卡爾洛夫娜害怕考慮未來。絶望籠罩着她,事事都不如意。

科馬羅夫斯基是這裡的常客。每當維克托·伊波利托維奇穿過作坊往那一邊走去的時候,一路嚇得那些正在換衣服的漂亮的女人們躲到屏風後面,從那裡戲該地和他開着放肆的玩笑;成衣工就在他背後用不大看得起和譏諷的口氣悄悄地說:「又大駕光臨了。」「她的寶貝兒來了。」「獻媚的情人來了。」「水牛!」「色鬼!」

最招人恨的是他有時候用皮帶牽來的那條叫傑克的叭兒狗。這畜生快步向前猛衝,扯得他歪歪斜斜地走着,兩手前伸,好像是讓人牽着的一個盲人。

春天,有一次傑克咬住了拉拉的腳,撕破了一隻襪子。

「我一定把它弄死,這魔鬼。」傑明娜像孩子似的湊近拉拉的耳朵啞聲說。

「不錯,這狗真叫人討厭。可是你這小傻瓜有什麼辦法?」


「小聲點,別嚷,我教給你。復活節的時候不是要準備石頭鷄蛋嗎。就是你媽媽在五斗櫥裡放的……」「對,有大理石的,還有玻璃的。」

「是呀,你低下點頭,我悄悄跟你說。把它們拿來塗上豬油,弄得油糊糊的,這條跟撒旦一樣壞透了的雜毛畜生這麼一吞,就算大功告成!保準四腳朝天!」

拉拉笑了,同時帶點羡慕地思量着:這個女孩子生活環境很窮困,自己要參加勞動。在乎民當中有些人成熟得很早。不過,在她身上還保留着不少沒有受到損害的、帶著純真的稚氣的東西。石頭鷄蛋,傑克——虧她想得出來。「可是,我們的命運為什麼這樣?」她繼續想下去,「為什麼要讓我看到這一切,而且要為這一切感到痛心呢?」

「對他來說,媽媽就是……他也就是媽媽的……這個醜字眼兒我可說不出口。既然如此,為什麼他還用那種眼神看我呢?我可是她的女兒呀。」

雖然十六歲剛過,拉拉已經是個完全成熟的少女了。看上去像是十八歲或者更大一些。她頭腦清晰,性格明快。她出落得非常標緻。

她和羅佳都懂得,生活中的一切要靠自己用雙手去掙。和那些花天酒地的人不同,她和他都來木及過早地學會鑽營之術,也不會從理論上去辨別那些實際上還接觸不到的事物。只有多餘的東西才是骯髒的。拉拉是世界上最純潔的。

姐姐和弟弟都很清楚,事事都有自己的一本賬,已經爭取到手的要萬分珍惜。為了能夠出人頭地,必須工於心計,善於盤算。拉拉用心學習並非出於抽象的求知慾,倒是因為免繳學費就得做個優秀生,就得有好成績。如同努力讀書一樣,拉拉也毫不勉強地乾著洗洗涮涮之類的家務活,在作坊裡幫幫忙,照媽媽的吩咐到外邊去辦些事。她的動作總是無聲無息而又和諧輕快,她身上的一切,包括那不易覺察的敏捷的動作、身材、嗓音、灰色的眼暗和亞麻色的頭髮,都相得益彰。

這是七月中旬的一個禮拜日。每逢假日,清晨可以在床上懶散地多獃一會兒。拉拉仰面躺着,雙手向後交叉在枕頭下。

作坊裡異乎尋常地安靜。朝向院子的窗戶敞開着。拉拉聽到遠處有一輛四輪馬車隆隆地從鵝卵石的大路走上鐵軌馬車的軌道,粗重的碰撞聲變成了像是在一層油脂上滑行似的均勻的響動。「應該再睡一會兒。」拉拉這樣想著。隱約的閙市聲猶如催人入睡的搖籃曲。

透過左邊的肩腫和右腳大趾頭這兩個接觸點,拉拉能夠感覺出自己的身材和躺在被子下面的體態。不錯,就是這肩膀和腿,再加上所有其餘部分——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她本身、她的心靈或氣質,這些加在一起勻稱他形成了軀體和對未來的無限憧憬。

「該睡了。」拉拉這麼想,腦海裡浮現出車市商場向陽的一面、打掃得乾乾淨淨的車庫附近的地評上停放著的出售的馬車、車燈的磨花玻璃、熊的標本和豐富多彩的生活。往下,拉拉的心裡出現了另一個場面:龍騎兵正在茲納敏斯基兵營操場上訓練,繞圈走着井然有序的馬隊,一些騎手在跳躍障礙、慢步、速步、快跑。許多帶著孩子的保姆和奶娘,站在兵營的籬牆外面看得目瞪口獃。

「再往下走,」拉拉繼續想,「就該到彼得羅夫卡了,然後是彼得羅夫鐵路線。拉拉,你這是怎麼回事?哪兒來的這麼多想象?原先只不過是要描繪出我的房子,它應該就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