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齊瓦哥醫生    P 9


作者:巴斯特納克
頁數:9 / 188
類別:世界名著

 

齊瓦哥醫生

作者:巴斯特納克
第9,共188。
科馬羅夫斯基的一個住在車市商場的朋友,為小女兒奧莉卡慶祝命名日。於是成年人有了開心的機會,又是跳舞,又是喝香按。這位朋友也邀請了媽媽,可是她身體不好,不能去。媽媽說:「帶拉拉去吧。您不是常告誡我說:『阿馬利啞,要好好照看拉拉。』這回就讓您好好地照看她吧。」他真照看了她,沒得說,哈,哈,哈!多麼令人銷魂的華爾茲!只管轉啊,轉啊,什麼都用不着去想。只要樂聲繼續迴蕩,生活就像在小說中一樣飛逝,一旦它文然而止,就會產生一種丟醜的感覺,彷彿被人澆了一盆冷水或者赤身裸體被人撞見。除此之外,你允許別人放肆是出於誇耀,藉此表示你已經是個大人啦。

她始終不曾料到他居然跳得這麼出色。那兩隻乖巧的手,多麼自信地攏住你的腰肢!不過,她是決不會讓任何人吻自己的。她簡直不能想象,另一個人的嘴唇長時間貼在自己的嘴唇上,其中能夠凝聚多少無恥!不能再胡閙了,堅決不能。不要裝作什麼都不懂,不要賣弄風情,也不要害羞地把目光低垂。否則遲早是要出亂子的。可怕的界限近在咫尺,再跨一步就會跌入萬丈深淵。忘記吧,別再想舞會了,那裏邊無非都是邪惡。不要不好意思拒絶,藉口總是能夠找到的:還沒學過跳舞,或者說,腳扭傷了。


秋天,在莫斯科鐵路樞紐站發生了騷動。莫斯科到喀山全綫罷了工。莫斯科到布列斯特這條綫也應當參加進去。已經作了罷工的決定,不過在罷工委員會裡還沒有議定什麼時候宣佈罷工日期。全路的人已然知道要罷工,就是還得找個表面的藉口,那樣才好說明罷工是自發的。

十月初一個寒冷多雲的早晨。全綫都是在這一天發薪金。賬房那邊好久不見動靜。後來才看到一個男徒工捧着一疊表冊、薪金登記表和一堆揀出來準備處罰的工人記錄簿往賬房走去。開始發薪了。在車站、修配廠、機務段、貨棧和管理處那幾幢木頭房子中間,是一長條望不到頭的空地。來領工錢的列車員、扳道工、鉗工和他們的助手,還有停車場的那些清掃女工,在這塊空地上排了長長的一隊。

市鎮的冬天已經來臨,這是可以感覺到的。空氣中散髮着踩爛的械樹葉子的氣味,還有機車煤煙的焦臭和車站食堂的地下室裡剛剛烤出爐的熱麵包的香味。列車駛來駛去,一會地編組,一會兒拆開,有人不住地搖晃着卷起或者打開的信號旗。巡守員的喇叭、掛車員的哨音和機車粗重的汽笛聲,很協調地融合在一起,白色的煙柱彷彿順着沒有盡頭的梯子向天空上升。機車已經停在那裡升火待發,灼熱的蒸汽炙烤着寒冷的冬雲。

沿著路基的一側,擔任段長職務的交通工程師富夫雷金和本站的養路工長帕維爾·費拉蓬特維奇·安季波夫,前後踱來踱去。安季波夫對養護工作已經厭煩了,不住地抱怨給他運來換軌的材料質量不合格,比如說,鋼的韌性不夠,鐵軌經受不住撓曲和破裂的試驗。安季波夫估計,如果一受凍,就會斷裂。管理處對帕維爾·費拉蓬特維奇的質問漠然置之。這裡頭可能有人撈到了油水。

富夫雷金穿的是一件外出時穿的皮大衣,敞着扣子,裡面是一套新的嘩嘰制服。他小心翼翼地在路基上邁着腳步,一邊欣賞着上衣前襟的招縫、筆挺的褲綫和皮鞋的美觀式樣。


對安季波夫的話,他只是一隻耳朵進,一隻耳朵出。富夫雷金想的是自己的事,每分鐘都要掏出表來看,似乎急於要去什麼地方。

「木錯,很對,老爺子,」他不緊不慢地打斷了安季波夫的話,「不過這只是在某一個地方的正線上,或者是哪一段車次多的區間。可是請你想一想,你已經到手的是什麼?有備用綫,有停車綫,萬不得已的時候還可以空車編組,調用窄軌機車。怎麼,還不滿意!是不是發瘋了!其實問題並不在於鐵軌,換上木頭的也沒關係!」

富夫雷金又看了一次表,合上表蓋,然後就向遠處張望。一輛長途輕便馬車正從那個方向朝鐵路這邊駛來。這時,大路的轉彎處又出現了一輛四輪馬車,這才是富夫雷金自己家的那輛,妻子坐車來接他。車伕在路基跟前才使馬停住,兩手仍然扯緊經繩,一邊不停地用女人似的尖嗓子險喝着,好像保姆對待淘氣的孩子。拉車的馬像是有點怕鐵路。車廂角落裡一位漂亮的太太隨便地倚在靠枕上。

「好啦,老兄,下次再談吧,」段長說著擺了一下手,「現在顧不上考慮你說的這些道理。還有比這更要緊的事呢。」夫婦兩個坐車離開了。

過了三四個小時,已經接近黃昏。路旁的田野裡像從地底下冒出來似的出現了先前沒見到的一雙人影,不時回頭張望,一邊快步向遠處走去。這兩個人是安季波夫和季韋爾辛。

「走快點,」季韋爾辛說,「我倒不是怕偵探跟蹤。這個會開得拖拖拉拉,肯定快結束了。他們從地窖一出來就會趕上咱們。我可不願見他們。都這麼推來推去,又何必多此一舉。當初成立什麼委員會啦,練習射擊啦,鑽地洞啦,看來都是白費!你倒是真不錯,還支持尼古拉耶夫街上的那個廢物!」

「我的達裡啞得了傷寒病,得把她送進醫院。只要還沒住上院,我什麼都聽不進去。」

「聽說今天發工錢,順路去一趟賬房。看在上帝的面上,我敢說,今天要不是開支的日子,我就會朝你們這幫傢伙牌上一口唾沫,緊接着一分鐘也不多等,就結束這吵閙的局面。」

「那我倒要聽聽,你有什麼法子?」

「沒什麼新奇的,到鍋爐房把汽笛一拉,就算大功告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