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簡愛 第 58 頁


當真的暮色四合,阿黛勒離開我到保育室同索菲婭一起去玩時,我急盼着同他見面。我等待着聽到樓下響起鈴聲,等待着聽到莉婭帶著口訊上樓的聲音。有時還在恍惚中聽到羅切斯特先生自己的腳步聲,便趕緊把臉轉向門口,期待着門一開,他走了進來。但門依然緊閉着, ...
作者:夏綠蒂 / 頁數:(58 / 170)

當真的暮色四合,阿黛勒離開我到保育室同索菲婭一起去玩時,我急盼着同他見面。我等待着聽到樓下響起鈴聲,等待着聽到莉婭帶著口訊上樓的聲音。有時還在恍惚中聽到羅切斯特先生自己的腳步聲,便趕緊把臉轉向門口,期待着門一開,他走了進來。但門依然緊閉着,唯有夜色透進了窗戶。不過現在還不算太晚,他常常到七、八點鐘才派人來叫我,而此刻才六點。當然今晚我不應該完全失望,因為我有那麼多的話要同他說,我要再次提起格雷斯·普爾這個話題,聽聽他會怎麼回答,我要爽爽氣氣地問他,是否真的相信是她昨夜動了惡念,要是相信,那他為什麼要替她的惡行保守秘密。我的好奇心會不會激怒他關係不大,反正我知道一會兒惹他生氣,一會兒撫慰他的樂趣,這是一件我很樂意干的事,一種很有把握的直覺常常使我不至于做過頭,我從來沒有冒險越出使他動怒的界線,但在正邊緣上我很喜歡一試身手。我可以既保持細微的自尊,保持我的身份所需的一應禮節,而又可以無憂無慮、無拘無束地同他爭論,這樣對我們兩人都合適。


樓梯上終於響起了吱格的腳步聲,莉婭來了,但她不過是來通知茶點己在費爾法克斯太太房間裡擺好,我朝那走去,心裡很是高興,至少可以到樓下去了。我想這麼一來離羅切斯特先生更近了。

「你一定想用茶點了,」到了她那裡後,這位善良的太太說,「午飯你吃得那麼少,」她往下說,「我擔心你今天不大舒服。你看上去臉色緋紅,像是發了燒。」

「啊!很好呀,我覺得再好沒有了。」

「那你得用好胃口來證實一下,你把茶壺灌滿讓我織完這一針好嗎,」這活兒一了結,她便站起來把一直開着的百葉窗放下。我猜想沒有關窗是為了充分利用日光,儘管這時己經暮靄沉沉,天色一片朦朧了。

「今晚天氣晴朗,」她透過窗玻璃往外看時說,「雖然沒有星光,羅切斯特先生出門總算遇上了好天氣。」

「出門?——羅切斯特先生到哪裡去了嗎,我不知道他出去了。」

「噢,他吃好早飯就出去了!他去了裡斯。埃希頓先生那兒,在米爾科特的另一邊,離這兒十英里,我想那兒聚集了一大批人,英格拉姆勛爵、喬治·林恩爵士、登特上校等都在。」

「你盼他今晚回來麼?」

「不,——明天也不會回來。我想他很可能獃上一個禮拜,或者更長一點。這些傑出的上流社會的人物相聚,氣氛歡快,格調高雅,娛樂款待,應有盡有,所以他們不急於散夥。而在這樣的場合,尤其需要有教養有身份的人。羅切斯特先生既有才能,在社交場中又很活躍,我想他一定受到大家的歡迎。女士們都很喜歡他,儘管你會認為,在她們眼裡他的外貌並沒有特別值得讚許的地方。不過我猜想,他的學識、能力,也許還有他的財富和血統,彌補了他外貌上的小小缺陷。」


「裡斯地方有貴婦、小姐嗎?」

「有伊希頓太太和她的三個女兒——真還都是舉止文雅的年輕小姐。還有可尊敬的布蘭奇和瑪麗·英格拉姆,我想都是非常漂亮的女人。說實在我是六七年前見到布蘭奇的,當時她才十八歲。她來這裡參加羅切斯特先生舉辦的聖誕舞會和聚會。你真該看一看那一天的餐室——佈置得那麼豪華,點得又那麼燈火輝煌!我想有五十位女士和先生在場——都是出身于郡裡的上等人家。英格拉姆小姐是那天晚上公認的美女。」

「你說你見到了她,費爾法克斯太太。她長得怎麼個模樣?」

「是呀、我看到她了,餐室的門敞開着,而且因為聖誕期間,允許傭人們聚在大廳裡,聽一些女士們演唱和彈奏。羅切斯特先生要我進去,我就在一個安靜的角落裡坐下來看她們。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光彩奪目的景象。女士們穿戴得富麗堂皇,大多數——至少是大多數年輕女子,長得很標緻,而英格拉姆小姐當然是女皇了。」

「她什麼模樣?」

「高高的個子,漂亮的胸部,斜肩膀,典雅碩長的脖子,黝黑而潔淨的橄欖色皮膚,高貴的五官,有些像羅切斯特先生那樣的眼睛,又大又黑,像她的珠寶那樣大放光彩,同時她還有一頭很好的頭髮,烏黑烏黑,而又梳理得非常妥貼,腦後盤着粗粗的髮辮,額前是我所看到過的最長最富有光澤的卷髮,她一身素白,一塊琥珀色的圍巾繞過肩膀,越過胸前,在腰上扎一下,一直垂到膝蓋之下,下端懸着長長的流蘇。頭髮上還戴着一朵琥珀色的花,與她一團烏黑的卷髮形成了對比。」

「當然她很受別人傾慕了?」

「是呀,一點也不錯,不僅是因為她的漂亮,而且還因為她的才藝,她是那天演唱的女士之一,一位先生用鋼琴替她伴奏,她和羅切斯特先生還表演了二重唱。」

「羅切斯特先生!我不知道他還能唱歌。」

「呵!他有一個漂亮的男低音,對音樂有很強的鑒賞力。」

「那麼英格拉姆小姐呢,她屬於哪類嗓子?」

「非常圓潤而有力,她唱得很動聽。聽她唱歌是一種享受——隨後她又演奏。我不會欣賞音樂,但羅切斯特先生行。我聽他說她的演技很出色。」

「這位才貌雙全的小姐還沒有結婚嗎?」

「好像還沒有,我想她與她妹妹的財產都不多。老英格拉姆勛爵的產業大體上限定了繼承人,而他的大兒子几乎繼承了一切。」

「不過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沒有富裕的貴族或紳士看中她,譬如羅切斯特先生,他很有錢,不是嗎,」

「唉!是呀,不過你瞧,年齡差別很大。羅切斯特先生已快四十,而她只有二十五歲。」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