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獵人日記    P 49


作者:屠格涅夫
頁數:49 / 0
類別:世界名著

 

獵人日記

作者:屠格涅夫
第49,共0。
「劃清了,老爺,全托您的福。前天在清單上簽過宇了。赫雷諾夫的那幫人起初閙些彆扭……真的,閙些彆扭,老爺。他們要求這樣,要求那樣……鬼知道他們到底要什麼,那都是些傻瓜,老爺,都是些蠢驢。而我們呢,老爺,照您的意思表示謝謝,給中間人米科萊‧米科拉伊奇一些好處;一切都是照您的吩咐去辦的,老爺,您怎麼吩咐的,我們就怎麼辦,而我們做的,葉戈爾‧德米特裡奇全知道。」

總管(3)



  
「葉戈爾向我報告過了,」阿爾卡季‧帕夫雷奇鄭重地說。「那當然,老爺,葉戈爾‧德米特裡奇當然會報告的。」

「喂,如今你們大概都滿意了吧?」索夫龍正等着這句話呢。

「哎呀,您哪,我們的好老爺,我們的大恩人!」他又像唱似地說起來……「托您的福啦……我們的好老爺,我們日日夜夜都在為您祈禱上帝呀……要說地嗎,當然還少了些……」

佩諾奇金打斷他的話,說:


  

「哦,好了,好了,索夫龍,我知道,你是我忠心耿耿的僕人……那麼,收成怎麼樣呀?」

索夫龍嘆了口氣。

「唉,我們的好老爺呀,收成可不大好呢。是這樣的,阿爾卡季‘帕夫雷奇老爺,允許我向您報告,出了一檔子事。(這時候他攤開雙手走近佩諾奇金先生,彎下身子,眯起一隻眼睛。)在我們的地裡發現了一具屍體。」

「怎麼會呢?」

「我也搞不清,老爺,我們的好老爺,看來,那是仇人搞的鬼。還好,那是在靠近別人地界的地方;不過,說實話,是在我們的地裡。我趁還沒有別人發現,趕緊叫入把屍體拖到別人的地上.還派人去看守着,我叮囑過自己的人:不許亂說。為了防備萬一,我對警察局長解釋過了,告訴他是怎麼怎麼回事,還請他喝了茶.給他上點貢……老爺,您猜怎麼著‧這事就推到別人身上了;要不然,為了這具屍體,得花銷兩百盧布,那就虧了。」

佩諾奇金先生聽著總管能耍這樣的鬼花招,不住地發笑,幾次用頭指指他,對我說:「Quel gailiard,ah‧ ‧ 」

這時候天色已全黑了;阿爾卡季‧帕夫雷奇叫人把餐桌上的東西清理走,把乾草拿來。侍仆替我們鋪好床,擺好枕頭;我們便躺下。紫夫龍聽了第二天的活動安排之後就回去了。阿爾卡季.

帕夫雷奇臨睡前還談了一會兒關於俄國BEtA的優秀品質,並且告訴我說,自從索夫嚨管事以來,希皮洛夫卡村的農民就沒有欠過一分錢的租……更夫敲起了梆子;一個還沒有養成自我剋制精神的小娃娃在某間屋裡尖聲啼哭起來…我們睡着。

第二天,我們起了個大早。我本準備到里亞博沃去,可是阿爾卡季.帕夫雷奇希望我參觀他的田莊,要我留下來。我本人倒很想看一看,那個有治國安邦之才的索夫龍的優秀品質究竟如何,眼見為實嘛。總管來了。他穿一件藍色外衣,系一條紅腰帶。他說話比昨天少多了,機靈而專注地瞧著老爺的眼色,回答問題頭頭是道。我們和他一起去打穀場。索夫龍的兒子,那彪形大漢的村長,從各種特徵來看,是個十足的笨蛋,他也跟着我們去,還有一個名叫費多謝伊奇的地保也來作陪,他是個退伍士兵,長着濃密的小鬍子,臉上帶著極古怪的表情,彷彿老早受了什麼特殊的驚嚇而一直沒有恢復正常。我們參觀了打穀場、乾燥棚、烘禾房、庫棚、風磨、牲12)院、幼苗、大麻田等等,的確一切都顯得井井有條。不過那些莊稼人的憂鬱神情卻使我產生幾分疑惑。索夫龍不僅講究實用,而且也注意美觀:每條水渠邊上都栽着爆竹柳,打穀場上各禾堆玄問都留出一條條小道並鋪上沙子,磨房的風車上還裝有風向標,樣子很像張着嘴巴吐着紅舌頭的狗熊;在磚砌的牲口院牆上加砌了一道希臘式的三角牆,它的下面有用白粉題寫的一行字:「此生(牲)口元(院)。一千(千)八白(百)四十年健(建)于希波洛夫卡村。」①阿爾卡季.帕夫雷奇心裡甚為感動,他用法語向我講了代役租制的種種好處,可是又指出,勞役租制對於地主好處更多——那就不管它了!……他開始給總管出點子:如何種土豆,如何給牲口儲備飼料等等。索夫龍很專心聆聽主人的高見,有時也談點不同的看法,已經不再尊稱阿爾卡季‧帕夫雷奇為好老爺和大恩人了,而且老是強調耕地太少,不妨再買一些。「這有什麼,就去買吧,」阿爾卡季‧帕夫雷奇說,「以我的名義,我不反對。」索夫龍聽了這話也不說什麼,只是捋捋大鬍子。「不過這一會兒不妨到林子裡去看看,」佩諾奇金說。立即有人把騎的馬給我們牽來了;我們便騎着馬前往樹林,或者如我們那裡所說的,前往「禁伐區」去了。在這片「禁伐區」裡,我們看到了極其荒僻和原始的景象,阿爾卡季。帕夫雷奇為此誇讚了索夫龍,並拍拍他的肩膀。關於造林方面的事,佩諾奇金先生抱的是俄國人的傳統觀點,當即他給我講了一件他認為極其有趣的事,他說,有一個愛開玩笑的地主為了開導他的護林人,就把護林人的鬍子拔了近一半,以此來說明樹林不是越砍得多便越長得旺的……不過,在其他一些方面,無論索夫龍或是阿爾卡季‧帕夫雷奇,兩人都不拒絶採用新方法。回到村子後,總管帶我們去看看他近期從莫斯科定購來的簸谷機。這台機器確實顯得效率高,但是,假如索夫龍知道這最後一段遊覽中有何等掃興的事在等待他和老爺,大概他就寧願和我們一起留在家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