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獵人日記    P 52


作者:屠格涅夫
頁數:52 / 0
類別:世界名著

 

獵人日記

作者:屠格涅夫
第52,共0。
「我不認識。他帶著狗和獵槍。」

隔壁房間裡床咯吱地響了。門開了,進來一個五十來歲的人,矮矮胖胖的,脖子粗得像公牛,眼睛鼓鼓的,腮幫滾圓,滿臉油光。「您有何貴幹?」他問我。


「想烘一下衣服。」

”這兒不是烘衣服的地方。”

「我不知道這兒是辦事處;不過,我會付錢的…」

「興許這兒也可以吧,」這胖子回答說,「那麼請上這邊來。(他帶我去到另一房間,但不是他剛纔從那兒出來的那一間。)您就在這兒,好不好?」

「好的……給點茶和奶油行嗎?」

「行,馬上給送來。您先把衣服脫了,休息一下,茶過一會兒就得。」

「這是誰的田莊呀?」

「女主人葉列娜‘尼古拉耶夫娜‧洛斯尼亞科娃的。」

他出去了。我打量了一下四周:我在的這房間與辦事室之問隔有一道板壁,挨板壁擺着一張很大的皮面沙發;還有兩張也是皮面的椅子,椅子背高高的,擺在朝馬路的唯一的窗子兩旁。在糊有帶粉紅花紋的綠壁紙的牆上掛着三大幅油畫。其中一幅畫的是一條戴藍脖套的獵狗,並題有幾個字:「這是我的歡樂」;在狗的腳邊固有一條河,河的對岸有一棵松樹,樹下蹲着一隻大得過分的兔子,豎著一隻耳朵。另一幅畫上畫着兩個老頭在吃西瓜;西瓜後面遠處顯出一個希臘式柱廊,上題「娛樂宮」幾個字。第三幅畫上畫有一個躺羲的半裸體女人,呈透視縮狹形,有一對紅紅的膝蓋和肥肥的腳後踉。我的狗趕緊拚死勁鑽到沙發底下,顯然在那裡吸了不少灰塵,所以接連大打噴嚏。我走到窗前。看見從地主住宅到辦事處的路上斜鋪着木板:這種預防措施是頂管用的,因為我們這一帶地方都是黑土壤,加上雨水連綿,到處泥濘不堪。這座背向馬路的地主宅院附近的情況,也和一般地主宅院周圍的情況差不多:穿著褪色花布衫的丫頭們在跑前跑後;僕人們在泥濘地裡費勁地仃走,亨時停下步,心思重重地搔搔脊背;甲長的一匹拴着的馬懶洋洋地搖着尾巴,高高地抬頭去啃柵欄;母鷄咕咕地叫着;患癆病似的火鷄不停地相互呼喊着。有一座大概像澡堂的黑糊糊的破房子,台階上坐著一個體格堅實的小伙子,手裡拿着吉他,頗有激情地唱着一首有名的情歌:

辦事處(2)

唉,我就要離開這美麗的地方,前往荒僻的遙遠他鄉……

胖子走進我在的這間屋子。

「給您送茶來了。」他帶著愉快的微笑對我說。

穿灰外套的小伙子,即那個辦事室值班員,把茶炊、茶壺、墊着破茶碟的茶杯,一小罐鮮奶油和一串硬如石頭的波爾霍夫麵包圈擺在一張舊的牌桌上。胖子便走出去了。

「這是什麼人,」我問值班的小伙子,「是管家嗎?」

「不是,他原先是主任出納,現在升為辦事處主任。」

「難道你們沒有管家嗎?」


「沒有。有總管,米哈拉‧維庫洛夫,可沒有管家。」

「那麼有主管人嗎?」

「當然有的:一個德國人,卡洛‧卡雷奇-林達曼多爾;不過他不做主。」

「那你們這裡誰做主呢?」

「女主人自己。」

「原來是這樣!……那麼你們辦事處裡的人多嗎?」小伙子想了一下。

「有六個人。」

「有些什麼人呀?」

「有這樣~些人:首先是瓦西里‧尼古拉耶維奇,主任出納:還有彼得是辦事員,彼得的兄弟伊萬也是辦事員,另外一個伊萬也是辦事員;科斯肯金‧納爾基佐夫也是辦事員,還有我——還沒有全都算上。」

144

「你們女主人家裡僕人大概很多吧‧,,“不,不算很多……」

「到底有多少呢?」

“總共大約一百五十來個吧。’,我們兩人都沉默了一會。

「你的字寫得很好,是嗎?」我又開El問,

小伙子咧開嘴笑了笑,點點頭,到辦事室裡拿來一張寫滿了字的紙。

「這就是我寫的,」他低聲說,不停地微笑着。

我看到一張淡灰色的四開紙上用漂亮而粗大的筆跡寫着如下的一些字:

命 令

阿納尼耶夫地主莊園總辦事處

命令總管米海拉維庫洛夫(第209號)

接到此令後務必從速查明,何人于昨夜醉酒並唱下流小嬙,闖入英國式花園驚憂法籍家庭教師恩熱尼夫人‧守夜人職責何在‧守夜者係何人,竟讓出現如此不規之事‧命你對上述情況詳加偵查,並儘快呈報本處。

辦事處主任尼古拉‧赫沃斯托夫

命令上蓋着一個大印章,印上寫的是:「阿納尼耶夫村地主莊園總辦事處印」,下方還有一個批示:「切實執行。葉列娜.洛斯尼亞科娃。」

「這是女主人親筆批的嗎?」裁問。

「當然是的,她總是親筆批的。否則命令不能生效。」

「怎麼,這命令是由你們交給總管嗎?」

「不,他自己會來念的,就是說,由旁人唸給他聽,因為他不識字。(值班的小伙子又沉默了一會。)您認為怎麼樣,」他微笑着又說,「寫得不錯嗎?」

「挺好。」

「不過不是我起的稿。科斯肯金對這個很拿手。」

「怎麼‧……你們寫命令都要先起稿?」

「怎麼能不起稿呢‧直接寫是寫不整潔的。」

「你拿多少錢薪水?」我問。

「三十五盧布,外加五盧布鞋補。」

「你滿意嗎?」

「當然滿意。我們這個辦事處不是任何人都進得了的。說實話,我是有路子的。我的叔叔是當領班的。」

「你過得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