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唐詩鑑賞上    P 10


作者:唐代詩人
頁數:10 / 158
類別:古典詩

 

作者:唐代詩人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唐詩鑑賞上

送杜少府之任蜀川

王勃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

與君離別意,同是宦遊人。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

首聯屬「工對」中的「地名對」,極壯闊,極精整。第一句寫長安的城垣、宮闕被遼闊的三秦之地所「輔」(護持、拱衛),氣勢雄偉,點送別之地。第二句裡的「五津」指岷江的五大渡口白華津、萬里津、江首津、涉頭津、江南津,泛指「蜀川」,點杜少府即將宦遊之地;而「風煙」、「望」,又把相隔千里的秦、蜀兩地連在一起。自長安遙望蜀川,視線為迷蒙的風煙所遮,微露傷別之意,已攝下文「離別」、「天涯」之魂。

因首聯已對仗工穩,為了避免板滯,故次聯以散調承之,文情跌宕。「與君離別意」承首聯寫惜別之感,欲吐還吞。翻譯一下,那就是:「跟你離別的意緒啊!……」那意緒怎麼樣,沒有說;立刻改口,來了個轉折,用「同是宦遊人」一句加以寬解。意思是:我和你同樣遠離故土,宦遊他鄉;這次離別,只不過是客中之別,又何必感傷!

三聯推開一步,奇峰突起。從構思方面看,很可能受了曹植《贈白馬王彪》「丈夫志四海,萬里猶比鄰;恩愛苟不虧,在遠分日親」的啟發。但高度概括,自鑄偉詞,便成千古名句。

尾聯緊接三聯,以勸慰杜少府作結。「在歧路」,點出題面上的那個「送」字。歧路者,岔路也,古人送行,常至大路分岔處分手,所以往往把臨別稱為「臨歧」。作者在臨別時勸慰杜少府說:只要彼此瞭解,心心相連,那麼即使一在天涯,一在海角,遠隔千山萬水,而情感交流,不就是如比鄰一樣近嗎?可不要在臨別之時哭鼻子、抹眼淚,象一般小兒女那樣。

南朝的著名文學家江淹在《別賦》裡寫了各種各樣的離別,都不免使人「黯然消魂」。古代的許多送別詩,也大都表現了「黯然消魂」的情感。王勃的這一首,卻一洗悲酸之態,意境開闊,音調爽朗,獨標高格。


  

(霍松林)

江亭夜月送別二首(其二)

江亭夜月送別二首(其二)

王勃

亂煙籠碧砌,飛月向南端。

寂寞離亭掩,江山此夜寒。

在王勃的《王子安文集》中,可以與上面這首詩參證的江邊送別詩,有《別人四首》、《秋江送別二首》等,都是他旅居巴蜀期間所寫的客中送客之作。與這首詩同題的第一首詩是:江送巴南水,山橫塞北雲。津亭秋月夜,誰見泣離群?

兩詩合看,大致可知寫詩的背景,即送客之地是巴南,話別之所是津亭,啟行之時是秋夜,分手之處是江邊,而行人所去之地則可能是塞北,此一去將有巴南、塞北之隔。

沈德潛在《唐詩別裁》中選錄了兩首中的第一首,但就兩詩比較而言,其實以第二首為勝。第一首詩最後用「誰見泣離群」一句來表達離情,寫得比較平實淺露,缺乏含蓄深婉、一唱三嘆的韻味,沈德潛也不得不指出其用意「未深」;而在寫景方面,「山橫塞北雲」一句寫的是千里外的虛擬景,沒有做到與上下兩句所寫的當前實景水乳交融,形成一個完美和諧的特定境界,因而也不能與詩篇所要表達的離情互為表裡,收到景與情會的藝術效果。而在藝術上達到了這一要求的,應當推第二首。在這詩中,詩人的離情不是用「泣離群」之類的話來直接表達的,而是通過對景物的描繪來間接表達。詩人在江邊送走行人後,環顧離亭,仰望明月,遠眺江山,感懷此夜,就身邊眼前的景色描繪出一幅畫面優美、富有情味的冮干月夜圖。通首詩看來都是寫景,而詩人送別後的留連顧望之狀、淒涼寂寞之情,自然浮現紙上,是一首寓情於景、景中見情的佳作,兼有耐人尋味的深度和美感。

詩的前兩句「亂煙籠碧砌,飛月向南端」,以煙籠月移,顯示送別後夜色的深沉;後兩句「寂寞離亭掩,江山此夜寒」,以亭掩夜寒,顯示人去後周圍的冷寂。這四句詩,分別來看,首句寫的是地面景,次句寫的是天空景,第三句寫的是近處景,末句寫的是遠方景,看似各自獨立的四個畫面,而又相互關連,融合為一。黃叔燦在《唐詩箋注》中指出這首詩的「『寂寞』句跟首句,『江山』句頂次句」。這是說,一三兩句都是寫離亭,而門戶深掩之景是與煙籠碧砌之景相照應的;二四兩句都是寫從離亭眺望所見,而江山夜寒之景又是與中天月馳之景相綰合的。這是一三兩句之間與二四兩句之間的承接關係。其實,一二兩句之間與三四兩句之間也有其內在聯繫。對月夜景色有體驗的讀者會知道,地面的煙霧往往隨夜深月轉而加濃。杜牧《泊秦淮》詩中的「煙籠寒水月籠紗」句和李存勗《憶仙姿》詞中的「殘月落花煙重」句,都是如實地寫出了煙霧與夜月的關係。同時,對送別有體驗的讀者也知道,當行人未去、匆匆話別之際,是無暇遠眺周圍景色的,只有在行人已去、惘惘若失之時,才會從凝望中產生這種江山夜寒之感。謝逸《千秋歲》詞中的「人散後,一鈎新月天如水」句,所寫的感受也與此相似。

黃叔燦在《唐詩箋注》中還稱讚這首詩末句中的「寒」字之妙,指出:「一片離情,俱從此字托出。」這個「寒」字的確是一個畫龍點睛的字,正如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所說,着此一字而「境界全出」。但詩中的任何一個字,都不可能離開句和篇而孤立地起作用。這個「寒」字在本句內還因「此夜」兩字而注入離情,說明這不是通常因夜深感覺到的膚體寒冷,而是在這個特定的離別之夜獨有的內心感受。而且,這首詩中可以拈出的透露離情的字眼,還不止一個「寒」字。首句寫煙而曰「亂」煙,既是形容夜煙瀰漫,也表達了詩人心情的迷亂。次句寫月而曰「飛」月,既是說明時間的推移,也暗示詩人佇立凝望時產生的聚散匆匆之感。第三句寫離亭掩而加了「寂寞」二字,既是寫外界的景象,也是寫內心的情懷。從整首詩看,詩人就是運用這樣一些字眼把畫面點活,把送別後的孤寂悵惘之情融化入景色的描寫之中。而這首詩的妙處更在於這融化的手法運用得渾然無跡;從而使詩篇見空靈蘊藉之美。

(陳邦炎)

山中

山中

王勃

長江悲已滯,萬里念將歸。

況屬高風晚,山山黃葉飛。

這是一首抒寫旅愁歸思的詩,大概作於王勃被廢斥後在巴蜀作客期間。

詩的前半首是一聯對句。詩人以「萬里」對「長江」,是從地理概念上寫遠在異鄉、歸路迢迢的處境;以「將歸」對「已滯」,是從時間概念上寫客旅久滯、思歸未歸的狀況。兩句中的「悲」和「念」二字,則是用來點出因上述境況而產生的感慨和意願。詩的後半首,即景點染,用眼前「高風晚」、「黃葉飛」的深秋景色,進一步烘托出這個「悲」和「念」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