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老殘遊記 第 1 頁


老殘遊記 (清)劉鶚著 目錄 第一回 土不制水歷年成患............. 001 風能鼓浪到處可危 第二回 歷山山下古帝遺蹤............. ...
作者:劉鶚 / 頁數:(1 / 43)




老殘遊記

(清)劉鶚著

目錄

第一回 土不制水歷年成患............. 001

風能鼓浪到處可危

第二回 歷山山下古帝遺蹤............. 009

明湖湖邊美人絶調

第三回 金綫東來尋黑虎.............. 016

布帆西去訪蒼鷹

第四回 宮保愛才求賢若渴............. 024

太尊治盜疾惡如仇

第五回 烈婦有心殉節............... 032

鄉人無意逢殃

第六回 萬家流血頂染猩紅............. 040

一席談心辯生狐白

第七回 借箸代籌一縣策.............. 049

納楹閒訪百城書

第八回 桃花山月下遇虎.............. 059

柏樹峪雪中訪賢


第九回 一客吟詩負手面壁............. 067

三人品茗促膝談心

第十回 驪龍雙珠光照琴瑟............. 076

犀牛一角聲葉箜篌

第十一回 疫鼠傳殃成害馬.............084

痴犬流災化毒龍

第十二回 寒風凍塞黃河水.............092

暖氣催成白雪辭

第十三回 娓娓青燈女兒酸語............103

滔滔黃水觀察嘉謨

第十四回大縣若蛙半浮水面............111

小船如蟻分送饅頭

第十五回 烈焰有聲驚二翠.............119

嚴刑無度逼孤孀

第十六回 六千金買得凌遲罪............127

一封書驅走喪門星

第十七回 鐵炮一聲公堂解索............136

瑤琴三疊旅舍啣環

第十八回 白太守談笑釋奇冤............146

鐵先生風霜訪大案

第十九回 齊東村重搖鐵串鈴............155

濟南府巧設金錢套

第二十回 浪子金銀伐性斧.............165

道人冰雪返魂香

第一回土不制水歷年成患風能鼓浪到處可危

話說山東登州府東門外有一座大山,名叫蓬萊山。山上有個閣子,名叫蓬萊閣。這閣造得畫棟飛雲,珠簾卷雨,十分壯麗。西面看城中人戶,煙雨萬家;東面看海上波濤,崢嶸千里。所以城中人士往往于下午攜尊挈酒,在閣中住宿,準備次日天來明時,看海中出日。習以為常,這且不表。

卻說那年有個遊客,名叫老殘。此人原姓鐵,單名一個英字,號補殘。因慕懶殘和尚煨芋的故事,遂取這「殘」字做號。大家因他為人頗不討厭,契重他的意思,都叫他老殘。不知不覺,這「老殘」二字便成了個別號了。他年紀不過三十多歲,原是江南人氏。當年也曾讀過幾句詩書,因八股文章做得不通,所以學也來曾進得一個,教書沒人要他,學生意又嫌歲數大,不中用了。其先,他的父親原也是個三四品的官,因性情迂拙,不會要錢,所以做了二十年實缺,回家仍是賣了袍褂做的盤川。你想,可有餘資給他兒子應用呢?

這老殘既無祖業可守,又無行當可做,自然「饑寒」二字漸漸的相逼來了。正在無可如何,可巧天不絶人,來了一個搖串鈴的道士,說是曾受異人傳授,能治百病,街上人找他治病,百治百效。所以這老殘就拜他為師,學了幾個口訣。從此也就搖個串鈴,替人治病餬口去了,奔走江湖近二十年。

這年剛剛走到山東古千乘地方,有個大戶,姓黃,名叫瑞和,害了一個奇病:渾身潰爛,每年總要潰幾個窟窿。今年治好這個,明年別處又潰幾個窟窿。經歷多年,沒有人能治得這病。每發都在夏天,一過秋分,就不要緊了。

那年春天,剛剛老殘走到此地,黃大戶家管事的,問他可有法子治這個病,他說:「法子盡有,只是你們未必依我去做,今年權且略施小技,試試我的手段。若要此病永遠不發,也沒有什麼難處,只須依着古人方法,那是百發百中的。別的病是神農、黃帝傳下來的方法,只有此病是大禹傳下來的方法。後來唐朝有個王景得了這個傳授,以後就沒有人知道此方法了。今日奇緣,在下到也懂得些個。」於是黃大戶家遂留老殘住下,替他治病。說也奇怪,這年雖然小有潰爛,卻是一個窟窿也沒有出過。為此,黃大戶家甚為喜歡。

看看秋分己過,病勢今年是不要緊的了。大家因為黃大戶不出窟窿。是十多年來沒有的事,異常快活,就叫了個戲班子,唱了三天謝神的戲;又在西花廳上,搭了一座菊花假山:今日開筵,明朝設席,閙的十分暢快。

這日,老殘吃過午飯,因多喝了兩懷酒,覺得身子有些睏倦,就跑到自己房裡一張睡榻上躺下,歇息歇息,才閉了眼睛,看外邊就走進兩個人來:一個叫文章伯,一個叫德慧生。這兩人本是老殘的至友:一齊說道:「這麼長天大日的,老殘,你蹲家裡做甚?」老殘連忙起身讓坐,說:「我因為這兩天困于酒食,覺得怪膩的。」二人道:「我們現在要往登州府去,訪蓬菜閣的勝景,因此特來約你。車子已替你僱了,你趕緊收拾行李,就此動身罷。」老殘行李本不甚多,不過古書數卷,儀器幾件,收檢也極容易,頃刻上間便上了車。無非風餐露宿,不久便到了登州,就在蓬萊閣下覓了兩間客房,大家住下,也

就玩賞玩賞海市的虛情,蜃樓的幻相。

次日,老殘向文、德二公說道:「人人都說日出好看,我們今夜何妨不睡,看一看日出何如?」二人說道:「老兄有此清興,弟等一定奉陪。」秋天雖是晝夜停勻時候,究竟日出日入,有蒙氣傳光,還覺得夜是短的。三人開了兩瓶酒,取出攜來的餚饌,一面吃酒,一面談心,不知不覺,那東方已漸漸發大光明了。其實離日出尚遠,這就是蒙氣傳光的道理。三人又略談片刻,德慧生道:「此刻也差不多是時候了,我們何妨先到閣子上頭去等呢?」文章伯說:「耳邊風聲甚急,上頭窗子太敞,恐怕寒冷,比不得這屋子裡暖和,須多穿兩件衣服上去。」各人照樣辦了,又都帶了千里鏡,攜了毯子,由後面扶梯曲折上去。到了閣子中間,靠窗一張桌子旁邊坐下,朝東觀看,只見海中白浪如山,一望無際。東北青煙數點,最近的是長山島,再遠便是大竹、大黑等島了。那閣子旁邊,風聲「呼呼」價響,彷彿閣子都要搖動似的。天上雲氣一片一片價疊起,只見北邊有一片大雲,飛到中間,將原有的雲壓將下去。並將東邊一片雲擠的越過越緊:越緊越不能相讓,情狀甚為譎詭。過了些時,也就變成一片紅光了。

慧生道:「殘兄,看此光景,今兒日出是看不着的了。」老殘道:「天風海水,能移我情,即是看不着日出,此行亦不為辜負。」章伯正在用遠鏡凝視。說道:「你們看!東邊有一絲黑影,隨波出沒,定是一隻輪船由此經過。」於是大家皆拿出遠鏡,對著觀看。看了一刻,說道:「是的,是的。你看,有極細一絲黑線,在那天水交界的地方,那不就是船身嗎?」大家看了一會,那輪船也就過去,看不見了。

慧生還拿遠鏡左右觀視。正在凝神,忽然大叫:「噯呀,噯呀!你瞧,那邊一隻帆船在那洪波巨浪之中,好不危險!」

兩人道:「在什麼地方?」慧生道:「你望正東北瞧,那一片雪白浪花,不是長山島嗎,在長山島的這邊,漸漸來得近了。」兩人用遠鏡一看,都道:「噯呀,噯呀!實在危險得極!幸而是向這邊來,不過二三十里就可泊岸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