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一 第 9 頁


按讚收藏   

魏伯陽是吳國人,出身門第很高,但非常喜歡道術。後來,他帶著三個弟子進山去煉丹。丹煉成以後,魏伯陽知道有的弟子心不太誠,就故意試驗他們說,「丹雖然煉成了,但最好還是先拿狗試一試。如果狗吃了丹以後飛昇騰空,然後我們才能吃。如果狗吃了丹死了,那人 ...
作者:李昉 / 頁數:(9 / 334)

魏伯陽是吳國人,出身門第很高,但非常喜歡道術。後來,他帶著三個弟子進山去煉丹。丹煉成以後,魏伯陽知道有的弟子心不太誠,就故意試驗他們說,「丹雖然煉成了,但最好還是先拿狗試一試。如果狗吃了丹以後飛昇騰空,然後我們才能吃。如果狗吃了丹死了,那人就不能吃。」於是就把丹給狗吃,狗當時就死了。伯陽就對弟子們說,「煉丹時唯恐煉不成功,現在煉成了,狗吃後卻死了。我想恐怕是我們煉丹違背了神靈的意旨,如果我們吃了也會像狗一樣死去,這可怎麼辦呢?」弟子說,「先生吃不吃這丹呢?」伯陽說:「我違抗了世俗的偏見,離家進山,沒有得道,實在沒臉再回去,不管是死是活,我都得把丹吃掉。」說罷就把丹服下去了。剛一吃完,伯陽就死了。弟子們互相大眼瞪小眼,說,「本來煉丹是為了長生不死,現在吃了丹卻死了,真是沒法辦了。」只有一個弟子說,「我看老師不是平常人,吃丹後死了,大概不是他的真心吧。」說罷就拿丹吃下去,也立刻死了。剩下的兩個弟子互相說,「咱們煉丹就是為求長生,現在吃了丹就死,要這丹有什麼用呢?不吃它,仍可以在世上活它幾十年。」於是他倆都沒有服丹,一塊出山,打算給伯陽和已死的弟子尋求棺材。兩個弟子走後,伯陽就站起來了,把自己所服的丹放在那個死弟子和白狗的嘴裡,弟子和狗都活了。這個弟子姓虞,和伯陽一同升仙而去。在路上他們看見一個上山砍柴的人,伯陽就寫了封信讓砍柴人捎給那兩個弟子,兩個弟子十分懊悔。魏伯陽著了本書叫《參同契五行相類》,一共三卷,表面上是論述《周易》,其實是假借《易經》中的八卦圖象來論述煉丹的要領。後來的儒生們不懂得煉丹的事,把魏伯陽這部書當成論陽陰八卦的書來註解,這和書的原意就相去太遠了。


卷第三 神仙三

漢武帝

漢武帝

漢孝武皇帝,景帝子也。

未生之時,景帝夢一赤彘從雲中下,直入崇芳閣,景帝覺而坐閣下。果有赤龍如霧,來蔽戶牖。宮內嬪禦,望閣上有丹霞蓊蔚而起。霞滅,見赤龍盤迴棟間。

景帝召占者姚翁以問之。翁曰:「吉祥也,此閣必生(生原作主,據明抄本、陳校本改)命世之人,攘夷狄而獲嘉瑞,為劉宗盛主也。然亦大妖。」景帝使王夫人移居崇芳閣,欲以順姚翁之言也,乃改崇芳閣為猗蘭殿。

旬餘,景帝夢神女捧日以授王夫人,夫人吞之,十四月而生武帝。

景帝曰:「吾夢赤氣化為赤龍,占者以為吉,可名之吉。」

至三歲,景帝抱于膝上,撫念之,知其心藏洞徹,試問兒樂為天子否。對曰:「由天不由兒。願每日居宮垣,在陛下前戲弄,亦不敢逸豫,以失子道。」景帝聞而愕然,加敬而訓之。

他日復抱之幾前,試問兒悅習何書,為朕言之。乃誦伏羲以來,群聖所錄,陰陽診候,及龍圖龜策數萬言。無一字遺落。


至七歲,聖徹過人,景帝令改名徹。

及即位,好神仙之道,常禱祈名山大川五嶽,以求神仙。

元封元年,正月甲子,登嵩山,起道宮。帝齋七日,祠訖乃還。

至四月戊辰,帝閒居承華殿,東方朔、董仲君。(君原作舒。據明抄本、陳校本改)在側。忽見一女子,著青衣,美麗非常,帝愕然問之,女對曰:「我墉宮玉女王子登也。向為王母所使,從崑崙山來。語帝曰:聞子輕四海之祿,尋道求生,降帝王之位,而屢禱山嶽,勤哉有似可教者也。從今日清齋,不閒人事,至七月七日,王母暫來也。」帝下席跪諾。言訖,玉女忽然不知所在。

帝問東方朔:「此何人?」

朔曰:「是西王母紫蘭宮玉女,常傳使命,往來扶桑,出入靈州,交關常陽,傳言玄都。阿母昔出配北燭仙人,近又召還,使領命祿,真靈官也。」

帝於是登延靈之台,盛齋存道;其四方之事權,委于塚宰焉。

到七月七日,乃修除宮掖,設坐大殿。以紫羅薦地,燔百和之香,張雲錦之幃。燃九光之燈,列玉門之棗,酌蒲萄之醴,宮監(明抄本宮作躬)香果,為天宮之饌。帝乃盛服,立於陛下,敕端門之內,不得有妄窺者。內外寂謐,以候雲駕。

到夜二更之後,忽見西南如白雲起,鬱然直來,逕趨宮庭,須臾轉近,聞雲中簫鼓之聲,人馬之響。半食頃,王母至也。

縣投殿前,有似鳥集。或駕龍虎,或乘白麟,或乘白鶴,或乘軒車,或乘天馬,群仙數千,光耀庭宇。既至,從官不復知所在,唯見王母乘紫雲之輦,駕九色斑龍。別有五十天仙,側近鸞輿,皆長丈餘,同執彩旄之節,佩金剛靈璽,戴天真之冠,咸住殿下。

王母唯挾二侍女上殿,侍女年可十六七,服青綾之褂,容眸流盼,神姿清發,真美人也。王母上殿東向坐,著黃金褡襡,文采鮮明,光儀淑穆。帶靈飛大綬,腰佩分景之劍,頭上太華髻,戴太真晨嬰之冠,履玄璚鳳文之舄。

視之可年三十許,修短得中,天姿掩藹,容顏絶世,真靈人也。

下車登床,帝跪拜問寒暄畢立。因呼帝共坐,帝面南。

王母自設天廚,真妙非常:豐珍上果,芳華百味;紫芝萎蕤,芬芳填樏;清香之酒,非地上所有,香氣殊絶,帝不能名也。

又命侍女更索桃果。須臾,以玉盤盛仙桃七顆,大如鴨卵,形圓青色,以呈王母。母以四顆與帝,三顆自食。桃味甘美,口有盈味。

帝食輒收其核,王母問帝,帝曰:「欲種之。」母曰:「此桃三千年一生實,中夏地薄,種之不生。」帝乃止。

于坐上酒觴數遍,王母乃命諸侍女王子登彈八琅之璈,又命侍女董雙成吹雲和之笙,石公子擊昆庭之金,許飛瓊鼓震靈之簧,婉凌華拊五靈之石,范成君擊湘陰之磬,段安香作九天之鈞。於是眾聲澈朗,靈音駭空。又命法嬰歌玄靈之曲。

歌畢,王母曰:「夫欲修身,當營其氣,《太仙真經》所謂行『益、易之道』。『益』者益精;『易』者易形。能益能易,名上仙籍;不益不易,不離死厄。行益易者,謂常思『靈寶』也。『靈』者神也;『寶』者精也。子但愛精握固,閉氣吞液,氣化為血,血化為精,精化為神,神化為液,液化為骨。行之不倦,神精充溢。為之一年易氣,二年易血,三年易精,四年易脈,五年易髓,六年易骨,七年易筋,八年易發,九年易形。『形易』則變化,變化則成道,成道則為仙人。吐納六氣,口中甘香。欲食靈芝,存得其味,微息揖吞,從心所適。氣者水也,無所不成,至柔之物,通至神精矣。此元始天王在丹房之中所說微言,今敕侍笈玉女李慶孫,書錄之以相付。子善錄而修焉。」於是王母言語既畢,嘯命靈官,使駕龍嚴車欲去。

帝下席叩頭,請留慇勤,王母乃止。

王母乃遣侍女郭密香與上元夫人相問云:「王九光之母敬謝。比(比原作但,據明抄本、陳校本改)不相見,四千餘年矣。天事勞我,致以愆面。劉徹好道,適來視之,見徹了了,似可成進。然形漫神穢,腦血淫漏,五臟不淳,關胃彭孛,骨無津液,脈浮反升,肉多精少,瞳子不夷,『三屍』絞亂,玄白失時。雖當語之以至道,殆恐非仙才也。吾久在人間,實為臭濁,然時復可游望,以寫細念。庸(明抄本、陳校本庸作客)主對坐,悒悒不樂,夫人可暫來否?若能屈駕,當停相須。」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