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一 第 10 頁


按讚收藏   

帝見侍女下殿,俄失所在。須臾郭侍女返,上元夫人又遣一侍女答問云:「阿環再拜。上問起居,遠隔絳河,擾以官事,遂替顏色。『近五千年,仰戀光潤,情系無違。密香至,奉信承降尊于劉徹處。聞命之際,登當命駕,先被太帝君敕,使詣玄洲,校定天元。正爾暫住, ...
作者:李昉 / 頁數:(10 / 334)

帝見侍女下殿,俄失所在。須臾郭侍女返,上元夫人又遣一侍女答問云:「阿環再拜。上問起居,遠隔絳河,擾以官事,遂替顏色。『近五千年,仰戀光潤,情系無違。密香至,奉信承降尊于劉徹處。聞命之際,登當命駕,先被太帝君敕,使詣玄洲,校定天元。正爾暫住,如是當還,還便束帶,願暫少留』。」


帝因問王母:「不審上元何真也?」

王母曰:「是三天上元之官,統領十萬(明抄本萬作方)玉女名籙者也。」

俄而夫人至,亦聞雲中簫鼓之聲。既至,從官文武千餘人,並是女子,年皆十八九許,形容明逸,多服青衣,光彩耀目,真靈官也。

夫人年可二十餘,天姿精耀,靈眸絶朗,服青霜之袍,雲彩亂色,非錦非綉,不可名字。頭作三角髻,余發散垂至腰,戴九雲夜光之冠,曳六出火玉之珮,垂鳳文林華之綬,腰流黃揮精之劍。上殿向王母拜,王母坐而止之,呼同坐,北向。

夫人設廚,廚亦精珍,與王母所設者相似。王母敕帝曰:“此真元之母,尊貴之神,汝當起拜。帝拜問寒溫,還坐。

夫人笑曰:「五濁之人,耽酒榮利,嗜味淫色,固其常也。且徹以天子之貴,其亂目者倍于凡焉,而復于華麗之墟,拔嗜欲之根,願無為之事,良有志矣。」

王母曰:「所謂有心哉。」


夫人謂帝曰:「汝好道乎?聞數招方術,祭山嶽,祠靈神,禱河川,亦為勤矣。勤而不獲,實有由也。汝胎性暴,胎性淫,胎性奢,胎性酷,胎性賊,五者恆舍于榮衛之中,五臟之內,雖獲良針,固難愈也。暴則使氣奔而攻神,是故神擾而氣竭;淫則使精漏而魄疲,是故精竭而魂消;奢則使真離而魄穢,是故命逝而靈失;酷則使喪仁而自攻,是故失仁而眼亂;賊則使心鬥而口乾,是故內戰而外絶。此五事者,皆是截身之刀鋸,刳命之斧斤矣,雖復志好長生,不能遣茲五難,亦何為損性而自勞乎。然由是得此小益,以自知往爾。若從今己,舍爾五性,反諸柔善,明務察下,慈務矜冤,惠務濟貧,賑務施勞,念務存孤,惜務及愛身,恆為陰德。救濟死厄,旦夕孜孜。不泄精液,於是閉諸淫。養汝神,放諸奢,從至儉,勤齋戒,節飲食,絶五穀,去膻腥,鳴天鼓,飲玉槳,蕩華池,叩金梁。按而行之,當有異耳。今阿母遷天尊之重,下降于蟪蛄之窟。(明抄本、陳校本「窟」作「戶屈」二字,「戶」屬上為句,「屈」屬下為句)霄虛之靈,而詣狐鳥之俎,且阿母至誠,妙唱玄音,驗其敬勖節度,明修所奉。比及百年,阿母必能致汝于玄都之墟,迎汝于昆閬之中,位以仙官,游于十方。信吾言矣,子勵之哉;若不能爾,無所言矣。」

帝下席跪謝曰:「臣受性凶頑,生長亂濁,面牆不啟,無由開達。然貪生畏死,奉靈敬神。今日受教,此乃天也。徹戢聖命以為身范,是小丑之臣,當獲生活,唯垂哀護,願賜上元。」(明抄本,陳校本「願賜上元」作「賜其元元」)

夫人使帝還坐。

王母謂夫人曰:「卿之為戒,言甚急切,更使未解之人,畏于志意。」

夫人曰:「若其志道,將以身投餓虎,忘軀破滅,蹈火履水,固于一志,必無憂也;若其志道,則心凝真性。嫌惑之徒,不畏急言,急言之發,欲成其志耳。阿母既有念,必當賜以屍解之方耳。」王母曰:「此子勤心已久,而不遇良師,遂欲毀其正志,當疑天下必無仙人。是故我發閬宮,暫舍塵濁,既欲堅其仙志,又欲令向化不惑也。今日相見,令人念之。至于屍解下方,吾甚不惜。後三年,吾必欲賜以成丹半劑,石象散一具,與之則徹不得復停。當今匈奴未彌,邊陲有事,何必令其倉卒舍天下之尊,而便入林岫?但當問篤向之志,必卒何如。(如字原缺,據明抄本、許本、黃本補)其回改,吾方數來。」

王母因拊帝背曰:「汝用上元夫人至言,必得長生,可不勖勉耶?」

帝跪曰:「徹書之金簡,以身模(模原作莫。據明抄本、陳校本改,黃本作佩。)之焉」。

帝又見王母巾笈中有一卷書,盛以紫錦之囊。帝問:「此書是仙靈方耶?不審其目,可得瞻盼否?」

王母出以示之曰:「此五嶽真形圖也,昨青城諸仙,就吾請求,今當過以付之。乃三天太上所出,文秘禁重,豈汝穢質所宜佩乎?今且與汝《靈光生經》,可以通神勸心也。」

帝下地叩頭,固請不已。

王母曰:「昔上皇清虛元年,三天太上道君,下觀六合,瞻河海之長短,察丘山之高卑,立天柱而安於地理,植五嶽而擬諸鎮輔,貴昆陵以舍靈仙,尊蓬丘以館真人,安水神于極陰之源,棲太帝于扶桑之墟。於是方丈之阜,為理命之室,滄浪海島,養九老之堂。祖瀛玄炎,長元流(流下原有光字,據明抄本、陳校本刪)生。鳳麟聚窟,各為洲名,並在滄流大海玄津之中。水則碧黑俱流,波則震盪群精。諸仙玉女,聚居滄溟,其名難測,其實分明。乃因山源之規矩,睹河岳之盤曲,陵回阜轉,山高隴長,周旋逶迤,形似書字,是故因象制名,定實之號。書形秘于玄台,而出為靈真之信,諸仙佩之,皆如傳章;道士執之,經行山川,百神群靈,尊奉親近。汝雖不正,然數訪仙澤,扣求不忘于道。欣子有心,今以相與。當深奉慎,如事君父。泄示凡夫,必禍及也。」

上元夫人語帝曰:「阿母今以瓊笈妙韞,發紫台之文,賜汝八會之書。《五嶽真形》,可謂至珍且貴,上帝之玄觀矣。子自非受命合神,弗見此文矣。今雖得其真形,觀其妙理,而無『五帝六甲左右靈飛之符』、『太陰六丁通真逐靈玉女之籙』、『太陽六戊招神天光策精之書』、『左乙混沌東蒙之文』、『右庚素收攝殺之律』、『壬癸六遁隱地八術』、『丙丁入火九(九字原闕,據明抄本、陳抄本補)赤班符』、『六辛入金致黃水月華之法』、『六己石精金光藏景化形之方』、『子午卯酉八稟十訣六靈咸(明抄本咸作威)儀』、『醜辰未戌地真素訣』(明抄本素上有曲字,訣下有辭字)、『長生紫書』、『三五順行』、『寅申巳亥紫度炎光內視中方』。凡缺此十二事者,當何以召山靈,朝地神,攝總萬精,驅策百鬼,束虎豹,役蛟龍乎?子所謂適知其一,未見其他也。」

帝下席叩頭曰:「徹下土濁民,不識清真,今日聞道,是生命會遇。聖母今當賜以真形,修以度世。夫人云今告徹,應須『五帝六甲六丁六符致靈之術』。既蒙啟發,弘益無量,唯願告誨,濟臣饑渴,使已枯之木,蒙靈陽之潤,焦炎之草,幸甘雨之溉,不敢多陳。」帝啟叩不已。

王母又告夫人曰:「夫真形寶文,靈宮所貴,此子守求不已,誓以必得,故虧科禁,特以與之。然『五帝六甲』,通真招神,此術眇邈,必須清潔至誠,殆非流濁所宜施行。吾今既賜徹以真形,夫人當授之以致靈之途矣。吾嘗憶與夫人共登玄隴朔野,及曜真之山。視王子童、王子立就吾求請太上隱書。吾以三元秘言,不可傳泄于中仙。夫人時亦有言,見助于子童之言志矣,(明抄本言志矣作至以,《雲笈七簽》卷七九作至矣,擬當從七簽作至矣為是)吾既難違來意,不獨執惜。至于今日之事,有以相似。後造朱火丹陵,食靈瓜,味甚好,憶此未久,而已七千歲矣,夫人既以告徹篇目十二事畢,必當匠而成之,緣何令人主稽首請乞,叩頭流血耶?」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