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一 第 11 頁


按讚收藏   

上元夫人曰:「阿環不苟惜,向不持來耳。此是太虛群丈真人赤童所出,傳之既自有男女之限禁;又宜授得道者,恐徹下才,未應得此耳。」 王母色不平,乃曰:「天禁漏泄,犯違明科,傳必其人,授必知真者。夫人何向下才而說其靈飛之篇目乎?妄說則泄,泄而不 ...
作者:李昉 / 頁數:(11 / 334)

上元夫人曰:「阿環不苟惜,向不持來耳。此是太虛群丈真人赤童所出,傳之既自有男女之限禁;又宜授得道者,恐徹下才,未應得此耳。」


王母色不平,乃曰:「天禁漏泄,犯違明科,傳必其人,授必知真者。夫人何向下才而說其靈飛之篇目乎?妄說則泄,泄而不傳,是炫天道,此禁豈輕於傳耶?別敕三官司直,推夫人之輕泄也。吾之《五嶽真形》太寶,乃太上天皇所出,其文寶妙而為天仙之信,豈復應下授于劉徹耶?直以徹孜孜之心,數請川岳,勤修齋戒,以求神仙之應,志在度世,不遭明師,故吾等有以下眄之耳。至于教仙之術,不復限惜而弗傳。夫人且有致靈之方,能獨執之乎?吾今所以授徹真形文者,非謂其必能得道,欲使其精誠有驗求仙之不惑,可以誘進向化之徒;又欲令悠悠者,知天地間有此靈真之事,足以卻不信之狂夫耳,吾意在此也。此子性氣淫暴,服精不純,何能得成真仙,浮空參差十方乎?勤而行之,適可度于不死耳。明科所云:非長生難,聞道難也;非聞道難(非聞道難四字原缺,據明抄本、陳校本補)行之難;非行之難也,終之難。良匠能與人規矩,不能使人必巧也。何足隱之耶?」

夫人謝曰:「謹受命矣。但環(環下原有倒字,據明抄本、陳校本刪)昔蒙倒景君、無常先生二君,傳靈飛之約,以四千年一傳,女授女,不授男,太上科禁,已表於昭生之符矣。環受書以來,並賢大女即抱蘭,凡傳六十八女子,固不可授男也。伏見扶廣山青真小童,受《六甲靈飛》于太甲中元,凡十二事,與環所授者同。青真是環入火弟子,所受《六甲》,未聞別授於人。彼男官也,今止敕取之,將以授徹也。先所以告篇目者,意是憫其有心,將欲堅其專氣,令且廣求。他日與之,亦欲以男授男,承科而行。使勤而方獲,令知天真之珍貴耳。非徒苟執,炫泄天道,阿環主臣,願不罪焉。阿母《真形》之貴,憫于勤志,亦已授之,可謂大不宜矣。」

王母笑曰:「亦可恕乎?」

上元夫人即命侍女紀離容,徑到扶廣山,敕青真小童,出「六甲左右靈飛致神之方」十二事,當以授劉徹也。須臾侍女還,捧五色玉笈,鳳文之藴。以出六甲之文曰:「弟子何昌言:向奉使絳河,攝南真七元君檢校群龍猛獸之數,事畢授教。承阿母相邀(邀字原缺,據明抄本、陳校本補)詣劉徹家,不意天靈玉尊,乃復下降于臭濁中也,不審起居比來何如?侍女紀離容至云:尊母欲得『金書秘字六甲靈飛左右策精』之文十二事,欲授劉徹。輒封一通付信,曰徹雖有心,實非仙才,詎宜以此傳泄於行尸乎?昌近在帝處,見有上言者甚眾,雲山鬼哭于叢林,孤魂號于絶域;興師旅而族有功,忘賞勞而刑士卒;縱橫白骨,煩擾黔首,淫酷自恣。罪己彰于太上,怨已見于天氣,囂言互聞,必不得度世也。奉尊見敕,不敢違耳。」

王母嘆曰:「言此子者誠多,然帝亦不必推也。夫好道慕仙者,精誠志念:齋戒思愆,輒除過一月;克己反善,奉敬真神,存真守一,行此一月,輒除過一年。徹念道累年,齋亦勤矣,累禱名山、願求度脫,校計功過,殆已相掩。但今以去,勤修至誠,奉上元夫人之言,不宜復奢淫暴虐,使萬兆勞殘,冤魂窮鬼,有被掘之訴,流血之屍,忘功賞之辭耳。」夫人乃下席起立,手執八色玉笈鳳文之藴,仰帝而祝曰:「九天浩洞,太上耀靈。神照玄寂,清虛朗明。登虛者妙,守氣者生。至念道臻,寂感真誠。役神形辱,安精年榮。授徹靈飛,及此六丁。左右招神,天光策精。可以步虛,可以隱形。長生久視,還白留青。我傳有四萬之紀,授徹傳在四十之齡。違犯泄漏,禍必族傾。反是天真,必沉幽冥。爾其慎禍,敢告劉生。爾師主是真青童小君,太上中黃道君之師真,(明抄本師真作司直)元始十天王入室弟子也。姓延陵名陽,字庇華,形有嬰孩之貌,故仙宮以青真小童為號。其為器也,玉朗洞照。聖周萬變,玄鏡幽覽。才為真俊,游于扶廣。權此始運,館于玄圃。治仙職分,子在師居,從爾所願。不存所授,命必傾淪!」

言畢,夫人一一手指所施用節度,以示帝焉。凡十二事都畢,又告帝曰:「夫五帝者,方面之天精,六甲六位之通靈,佩而尊之,可致長生。此書上帝封于玄景之台,子其寶秘焉。」

王母曰:「此三天太上之所撰,藏於紫陵之台,隱以靈壇之房,封以華琳之函,韞以蘭繭之帛,約以紫羅之素,印以太帝之璽。受之者,四十年傳一人;無其人,八十年可頓授二人。得道者四百年一傳,得仙者四千年一傳。得真者四萬年一傳,升太上者四十萬年一傳。非其人謂之泄天道;得其人不傳,是謂蔽天寶;非限妄傳,是謂輕天老;受而不敬,是謂慢天藻。泄、蔽、輕、慢四者,取死之刀斧,延禍之車乘也。泄者身死於道路,受上刑而骸裂;蔽者盲聾于來世,命凋枉而卒歿;輕者鐘禍于父母,詣玄都而考罰;慢則暴終而墮惡道,棄疾于後世。此皆道之科禁,故以相戒,不可不慎也。」王母因授以《五嶽真形圖》,帝拜受俱畢。


夫人自彈雲林之璈,歌步玄之曲。王母命侍女田(田原作曰,據明抄本、陳校本改)四非,答歌。歌畢,乃告帝從者姓名,及冠帶執佩物名,所以得知而紀焉。

至明旦,王母與上元夫人同乘而去,人馬龍虎,導從音樂如初,而時雲彩鬱勃,盡為香氣,極望西南,良久乃絶。

帝既見王母及上元夫人,乃信天下有神仙之事。其後帝以王母所授《五真圖》、《靈光經》,及上元夫人所授《六甲靈飛》十二事,自撰集為一卷,及諸經圖,皆奉以黃金之箱,封以白玉之函,以珊瑚為軸,紫錦為囊,安著柏梁台上。數自齋潔朝拜,燒香灑掃,然後乃執省焉。

帝自受法,出入六年,意旨清暢,高韻自許,為神真見降,必當度世。

恃此不修至德,更興起台館,勞弊萬民,坑降殺服,遠征夷秋,路盈怒嘆,流血膏城,每事不從。

至太初元年,十一月乙酉,天火燒柏梁台,《真形圖》、《靈飛經》、錄十二事《靈光經》,及自撰所受,凡十四卷,並函並失。

王母當知武帝既不從訓,故火災耳。

其後東方朔一旦乘龍飛去。同時眾人,見從西北上冉冉,仰望良久,大霧覆之,不知所適。

至元狩二年二月,帝病,行盩厔西,憩五柞宮。

丁卯,帝崩,入殯未央宮前殿;三月,葬茂陵。是夕,帝棺自動,而有聲聞宮外,如此數遍,又有芳香異常。

陵畢,墳埏間大霧,門柱壞,霧經一月許日。

帝塚中先有一玉箱,一玉杖,此是西胡康渠王所獻,帝甚愛之,故入梓宮中。

其後四年,有人于扶風市中買得此二物。帝時左右侍人,有識此物,是先帝所珍玩者,因認以告。有司詰之,買者乃商人也,從關外來,宿鄽市。其日,見一人于北車巷中,賣此二物,青布三十匹,錢九萬,即售交(原作之,據明抄本、陳校本改)度,實不知賣箱杖主姓名,事實如此。有司以聞,商人放還,詔以二物付太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