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二    P 8


作者:李昉
頁數:8 / 471
類別:中國古代史

 

太平廣記 二

作者:李昉
第8,共471。
陸法和隱居在江陵的百里洲。衣食住行等生活方式都與出家修道的人相同,自稱居士,不到城市裡去,面容神色總是一個樣兒,毫無喜怒哀樂的變化,誰也猜不透他的心理活動和感情變化。侯景剛剛投降了梁國,法和對南郡朱元英說:「貧道我應當與施主共同打擊侯景,為國效力。」元英問他打擊侯景幹什麼,法和說:「正該這樣做。」等到侯景過江的時候,法和正住在清溪山,元英前去問他道:「侯景現在要攻城,這件事應當怎樣對待?」法和說:「應當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他會不打自敗。施主只管等待侯景給予一個好機會,您不必問我。」元英又問他能不能攻下來,他說:「也可能攻下來,也可能攻不下來。」侯景派遣部將任約率領五萬人馬,進軍江陵討伐湘東王。當任約的軍隊逼近江陵時,法和出山去見湘東王說:「我自有兵馬,今向您請命出戰任約。」他召集了各處蠻夷弟子八百人駐紮在江津,兩天之後便出發了,湘東王派遣胡僧袩帶領一千餘人與法和同行。法和登上兵船大笑說:「我們有無數的人馬。」江陵一帶有很多神殿寺廟,當地人的風俗是經常到這些地方祈禱,自從法和的軍隊出發之後,人們再不去寺廟祈禱了,因為他們都以為各位神靈都跟從法和出兵打仗去了。法和的軍隊到了赤洲湖,與任約的軍隊形成對峙。法和乘坐輕便小船,不披戴盔甲,沿流而下,到離任約軍隊一里遠的地方。便遠遠地對將士們說:「看到對方的龍旗像睡了一樣並不飄動,而我軍的龍旗則揮舞踴躍的時候,要立即發起進攻。」法和的軍隊起動大船衝在前面,因為逆風不便於行動,法和便手持白色羽毛扇子指揮風向。風向頓時反移過來,任約的部下都看見梁國的戰士正佈置在水上。見到大船順風衝來,立即潰敗,紛紛跳進水裡。任約逃竄了,不知逃到了什麼地方。法和說:「明日中午時就能抓到他。」第二天中午並沒有抓到任約。人們便問法和。他說:「我以前在這個洲裡水乾的時候修建了一座佛塔,我對施主們說,這雖是一座佛塔,實際上是個賊摽(按:與前面法和所說的:「宜待熟時,不撩自落」對照,「摽」即《詩·召南·摽有梅》中的「摽梅」,指梅子熟了之後自然落下來。表示瓜熟蒂落的意思。當然也可單就字面理解為「標誌」的「標」)。現在何不現成地去摽下抓賊呢。」像他說的一樣,果然看見任約正在水裡抱住塔柱的頂端,剛剛露出鼻孔,有人便上去捉住了他。任約請求讓他死在法和大師面前,法和說:「施主面有吉相,肯定不會死的,而且與湘王有緣分,請不要有任何顧慮,湘東王以後還要稍稍借助施主的力量呢。」任約果然被釋放了,湘東王用他當了郡守。待西軍圍江陵時,任約出兵援救,與敵軍奮力作戰。法和平息了任約的軍隊後,便回報湘東王說:「侯景自然而然就會平息的。用不着有半點憂慮。」蜀賊快要攻上來了,法和又請命鎮守巫峽等待賊軍。他統領各路軍隊前往巫峽,先運石頭填到江裡,三天之後江水便為石頭堵截分散流淌,他們又在水上拉上了鐵鎖鏈。蕭紀果然命令蜀將率軍渡過峽口,但形勢險阻,陷于進退兩難的境地。王琳與法和運籌謀略,一戰而殲滅了他們。巫峽附近的山裡有許多毒蟲猛獸,法和教給將士如何防範,他們便不再遭受咬傷中螫的痛苦。他讓兵士在江湖岸邊駐紮,說這裡能夠避免殺害生靈,有人想要撲殺生靈也得不到它們。他又告誡將士禁止隨意撲殺,如有偷着撲殺的,半夜猛獸必來咬他吃他。有個弟子砍掉蛇的腦袋玩耍,召來見法和時,法和說:「你為什麼殺蛇?」說著指給這個人看,這個人便見蛇的腦袋咬住自己的褲襠不放。又有個人拿牛試刀的鋒利與否,一刀下去牛頭被砍斷了,來見法和時,法和說:「有一頭斷了腦袋的牛,十分着急地向你索求它的命。你如果不為它作功德祈禱謝罪,一月之內必有報應降臨。」那個人不相信,幾天之後果然死了。法和的話,大多數應驗了。元帝任命法和為郢州刺史,法和並不在皇帝面前稱臣,在他的公文和印鑒上他自稱居士。後來又自稱司徒,元帝跟仆射王褒說:「我從未有意任用陸法和為三公,他卻以三公自稱,這是怎麼回事?」王褒說:「他既然以道術自命,可能這是他的先見。」元帝說:「法和的功業確實比較重。」於是就拜他為司徒。之後,他大量聚集兵船,準備襲擊襄陽而挺進武關。元帝派人制止他,法和便把全部兵權交出來,對使者說:「法和是求道的人,對佛道天王尚不希求,豈能把人主的位子放在眼裡,我只因與君主有香火的緣分才來援救他罷了。現在既然被他懷疑,這番功業是肯定成就不了了。」於是,他就擺上供品,都是薄薄的大蒸餅。等到西魏舉兵討伐梁國時,法和急忙趕赴江陵,元帝派人擋住他說:「這次自能破賊,你只要鎮守郢州就行,不用你出動了。」法和便返回郢州,用白色堊粉涂刷城門,身穿白色粗布大衫和褲子,斜繫著頭巾,腰上束着大麻繩,坐在葦席上,過了整整一天才脫掉這身打扮,後來聽說梁國滅亡了,他又把前面穿過的那套凶服拿出來穿上,接受人們的弔喪。梁人進入西魏時,果然看到當初法和所擺放的大包餅。

王梵志


王梵志,衛州黎陽人也。黎陽城東十五里,有王德祖,當隋文帝時,家有林檎樹,生癭大如鬥,經三年朽爛,德祖見之,乃剖其皮,遂見一孩兒抱胎,而德祖收養之。至七歲,能語,曰:「誰人育我,復何姓名?」德祖具以實語之,因名曰林木梵天(明抄本因名曰林木梵天句作因曰雙木曰梵名曰梵天),後改曰梵志。曰王家育我,可姓王也。梵志乃作詩示人,甚有羲旨。(出史遺,明抄本作出《逸史》)

【譯文】


王梵志是衛州黎陽人。在黎陽城東面十五里處有個人叫王德祖,隋文帝在位時,他家裡有棵林檎樹,樹上生了個斗大的瘤子,過了三年腐爛了,德祖看見後便剖開這個瘤子的外皮,看到裡面有個胎兒,便把他收養了起來。這個小孩長到七歲時,會說話了,他說:「誰生養了我,叫什麼名字?」德祖便將他的身世如實跟他說了,於是起名叫林木梵天,後來改叫梵志。他說:「王家養育了我,我就姓王吧。」梵志作詩給別人看,詩寫得很有義理和旨趣。

王守一

唐貞觀初,洛城有一布衣,自稱終南山人,姓王名守一,常負一大壺賣藥。人有求買之不得者,病必死,或急趁無疾人授與之者,其人旬日後必染沉痛也。柳信者,世居洛陽,家累千金,唯有一子。既冠後,忽于眉頭上生一肉塊。歷使療之,不能除去,及聞此布衣,遂躬自禱請,既至其家,乃出其子以示之。布衣先焚香,命酒脯,猶若祭祝,後方于壺中探一丸藥,嚼傅肉塊,復請具樽俎。須臾間,肉塊破,有小蛇一條突出在地,約長五寸,五色爛然,漸漸長及一丈已來。其布衣乃盡飲其酒,叱蛇一聲,其蛇騰起,雲霧昏暗。布衣忻然乘蛇而去,不知所在。(出《大唐奇事》)

【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