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二    P 9


作者:李昉
頁數:9 / 471
類別:中國古代史

 

太平廣記 二

作者:李昉
第9,共471。
唐朝貞觀初年,洛陽城有個平民百姓叫王守一,自稱是終南山人,經常背着個大壺賣藥,有人求他買藥買不到的,必然病重而死;如果他急忙趕着沒病的人送給他藥,這人十天後必定染上重病。有個叫柳信的,祖祖輩輩住在洛陽,他家有萬貫財產,卻只有一個兒子。兒子成年後,忽然在眉頭生出個肉塊。多次讓人治療,肉塊也不能除掉,聽說有這麼個王守一,他便親自登門祈求,請到家裡後,便叫出兒子讓他看。王守一先點上香,叫人擺上酒餚果脯,就像祭奠什麼一樣,然後才從藥壺裡取出一丸藥。用嘴嚼一嚼攤敷在肉塊上,又叫擺上酒肉筵席。不多時,肉塊破了,有一條小蛇露出來掉在地上,長約五寸,五彩斑斕,漸漸長到一丈左右長。王守一把筵席上擺的酒喝光了,對著蛇呵叱一聲,那條蛇便騰空躍起,頓見雲露繚繞天色昏暗。王守一忻然自得地騎着蛇飛去,不知飛到了什麼地方。

李子牟


李子牟者,唐蔡王第七子也,風儀爽秀,才調高雅,性閒音律,尤善吹笛,天下莫比其能。江陵舊俗,孟春望夕,尚列影燈。其時士女緣江,軿闐縱觀。子牟客遊荊門,適逢其會,因謂朋從曰:「吾吹笛一曲,能令萬眾寂爾無嘩。」於是同遊贊成其事。子牟即登樓,臨軒回(明抄本回作獨)奏,清聲一發,百戲皆停,行人駐愁(明抄本愁作足),坐者起聽,曲罷良久,眾聲復喧。而子牟恃能,意氣自若,忽有白臾,自樓下小舟行吟而至,狀貌古峭,辭韻清越,子牟洎坐客,爭前致敬。臾謂子牟曰:「向者吹笛,豈非王孫乎?天格絶高,惜者樂器常常耳。」子牟則曰:「仆之此笛,乃先帝所賜也,神鬼異物,則仆不知,音樂之中,此為至寶,平生視僅過萬數,方仆所有,皆莫能知(明抄本能知作之比),而臾以為常常,豈有說乎?」臾曰:「吾少而習焉,老猶未倦,如君所有,非吾敢知,王孫以為不然,當為一試。」子牟以授之,而臾引氣發聲,聲成而笛裂。四座駭愕,莫測其人,子牟因叩顙求哀,希逢珍異。臾對曰:「吾之所貯,君莫能吹。」即令小僮,自舟賫至,子牟就視,乃白玉耳,臾付子牟,令其發調,氣力殆盡,纖響無聞,子牟彌不自寧,虔恭備極。臾乃授之微弄,座客心骨冷然。臾曰:「吾愍子志尚,試為一奏。」清音激越,遐韻泛溢。五音六律,所不能偕,曲未終,風濤噴騰,雲雨昏晦,少頃開霽,則不知臾之所在矣。(出《集異記》)


【譯文】

李子牟是唐朝蔡王的第七個兒子,他的風度儀表清爽俊秀,才調高雅,愛好音樂精通音律,尤其善於吹笛子,天下沒有能趕上他的。江陵一帶的舊俗,每逢正月十五日夜晚,江邊掛起一排排的綵燈。兩岸擠滿了前來觀燈的男男女女和他們乘坐的彩車。子牟客遊于荊門,正趕上這個熱閙的場面,便對同遊的朋友說:「我吹奏一支笛子曲,能叫萬人寂靜無聲。」同遊者深表贊成。子牟便登上樓去臨窗獨奏,清脆悅耳的笛聲一響,各種喧聲吵語立即停止,行人止住腳步,坐者站立起來,全都沉浸在他的笛聲之中,一曲吹罷很久,各種聲音才又恢復了喧嘩。而子牟也因很相信自己的才能,神氣悠然自得,忽然有個白髮白鬚的老頭兒從樓下小船上邊行邊吟來到面前,他相貌古樸嚴峻,話音清亮激越,子牟及在座的客人爭着上前致敬。老翁對子牟說:「剛纔吹笛子的莫不是王孫麼?格調實在絶高,可惜的是樂器太平常了。」子牟則說:「我的這支笛子乃是先帝所賜給的,神鬼所有的奇異之物我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但我知道這支笛子在樂器之中算是至寶,有生以來我所見到的樂器僅僅超過一萬種,但沒有什麼能比上這支笛子的。而你卻認為這很平常,莫非有什麼說道呢?」老翁說:「我從小就學習吹笛子,老了仍沒有倦怠。像您所用的這支笛子,不是我敢於知道的,王孫如以為不是這樣,應當讓我為您試一試。」子牟把笛子遞給他,老翁引氣發聲,聲音剛剛吹出來笛子便破裂了。周圍的人見了十分驚訝,猜不透他是什麼人,子牟也急忙叩頭哀求,希望能見到珍貴奇異的笛子,老翁對他說:「我所保存的笛子您都不能吹。」便令小僮從船裡拿了來,子牟上去一看,乃是一支白玉笛子。老翁交給子牟,叫他吹出聲調,他用盡氣力吹出的聲音卻纖弱細小得聽不到,子牟更加心情不寧靜,虔誠恭敬到了極點。老翁接過笛子輕輕吹弄,在座的人便感到透心徹骨的寒冷。老翁說:「我同情您的志趣和愛好,現在為您試着吹奏一下。」只聽到清亮的笛音激昂騰越,餘韻飛揚充溢。為普通的五音六律所不能比擬,一曲未終,只見風濤噴騰,雲而迅至,天空昏暗,轉眼之間雲散天晴,這位吹笛子的老翁卻不知去了什麼地方。

呂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