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太平廣記 二    P 25


作者:李昉
頁數:25 / 0
類別:中國古代史

 

太平廣記 二

作者:李昉
第25,共0。
黃巢犯闕,僖宗幸蜀。張浚白身未有名第,時在河中永樂莊居。裡有一道人,或麻衣,或羽帔,不可親狎。一日張在村路中行。後有喚:「張三十四郎,駕前待爾破賊。」回顧,乃是此道人。浚曰:「一布衣爾,何階緣而能破賊乎?」道者勉其入蜀,時浚母有疾,未果南行。道者乃遺兩粒丹曰:「服此可十年無恙。」浚得藥奉親,所疾痊復。後歷登台輔,道者亦不復見。破賊之說,何其驗哉。(出《北夢瑣言》)

【譯文】


黃巢起事的時候,唐僖宗逃難到了西蜀。張浚當時是個沒有及第沒有官位的平民,家住河中永樂莊。村裡有個道人,無論是身穿麻布衣服的平民百姓,還是身着羽冠霞帔的誥命大員,都不敢侮辱他。一天,張浚在村里路上行走,背後有人招呼:「張三十四郎,皇上那邊等你去破賊寇呢!」回頭一看,原來是那個道人。張浚說:「我只是一個平民百姓,憑着什麼去破賊呢?」道人勸他去西蜀,當時張浚的母親正有病,所以沒有去成,道士送給他兩粒丹藥,說:「吃了這兩粒藥,可以保證十年之內不生病。」張浚得了藥拿去送給母親吃,母親吃了以後立即痊癒了。後來張浚官運亨通,得坐高位,這個道人再也沒有見到。當時這位道人的破賊之說,是多麼靈驗呵!

金州道人

金統水在金州。巢寇犯闕之年,有崔某為安康守,大駕已幸岷峨。惟金州地僻,戶口晏如。忽有一道人詣崔言事曰:「方今中原版蕩,乘輿播遷,宗社陵夷,鞠為茂草,使君豈無心殄寇乎?」崔曰:「泰山既頽,一木搘之可乎?」客曰:「不然,所言殄者,不必以劍戟爭鋒,力戰原野。」崔曰:「公將如何?」客曰:「使君境內有黃巢谷統水,知之乎?」曰:「不知,請詢其州人。」州人曰:「有之。」客曰:「巢賊稟此而生,請使君差丁役,賫畚鍤,同往掘之,必有所得。」乃去州數百里,深山中果有此名號者。客遂令尋源而劚之,仍使斷其山岡,窮其泉源。泉源中有一窟,窟中有一黃腰人,既逼之,遂舉身自撲,呦然而卒。穴中又獲寶劍一。客又曰:「吾為天下破賊訖。」崔遂西向進劍及黃腰,未逾劍利,聞巢賊已平,大駕復國矣。(出《王氏見聞錄》)

【譯文】


金統河在金州境內。黃巢的軍隊進犯京城的那一年,有個姓崔的鎮守安康,皇帝避難到了四川的岷山峨嵋山一帶。金州地處偏僻,人口稀少。忽然有個道人找到這個姓崔的告訴他一件事,說:「眼下中原地區動盪不定,皇上的車駕已經遷移,祖宗社稷遭受踐踏,成為荒草。您難道沒想到去平滅賊寇嗎?」崔說:「泰山都倒了,一根柱子能頂起來嗎?」道人說:「不是這個意思。我所說的平滅賊寇,不一定就是持刀拿槍去爭高低,與敵人征戰在疆場上。」崔說:「那你將要我怎樣呢?」道人說:「你管轄的地區內有一條黃巢谷金統河,知道嗎?“崔說:“不知道。」詢問金州人,金州人說有這麼條金統河。道人說:「黃巢逆賊因為有了它才能活。請你差遣勞力,帶上土籃鍬鎬,一塊兒去把它挖了,肯定會有收穫。」他們帶著人到了離金州城幾百里的地方,在深山溝裡果然有一條叫金統河的,道人便讓大家尋找源頭動手挖掘,挖斷山梁一直挖到泉源,在泉源中發現有一個洞,洞裡有一個黃腰的人,當人們靠近他時,他就自己縱身撲倒在地,叫了一聲就死了。在洞穴裡還找到一把寶劍。道人說:「我為天下破除賊寇的工作,現在已經結束了。」崔於是向着峨嵋方向進獻寶劍及黃腰人,還沒走到劍利便聽到黃巢賊寇已經平息,皇上已經恢復了天下。

李生

中和末。有明經李生應舉如長安,途遇道士同行宿,數日,言意相得。入關相別,因言黃白之術。道士曰:「點化之事,神仙淺術也。但世人多貪,將以濟其侈,故仙道秘之。夫至道不煩,仙方簡易,今人或貴重其藥,艱難其事,皆非也。吾觀子性靜而寡慾,似可教者。今以方授子,趣以濟乏絶而已。如遂能不仕,亦當不匱衣食。如得祿,則勿復為,為之則貪也,仙道所不許也。」因手疏方授之而別。方常藥草數種而已。每遇乏絶,依方為之,無不成者。後及第,歷州縣官,時時為之,所得轉少。及為南昌令,復為之,絶不成矣。從子智修為沙門,李以數丸與之,智修後游鐘離,止賣藥家。燒銀得二十兩,以易衣。時劉仁軌為刺史,方好其事,為人所告,遁而獲免。(出《稽神錄》)

【譯文】

唐朝中和末年,有個李生要到西安去參加明經科目的科舉考試,途中遇見一個道士與他一同趕路一起住宿,相處多日,兩人說得很投機。入關相別時,因為談到煉丹術,道士說:「煉丹一事在神仙看來很淺顯的技術;但世上的多數人很貪婪,用它來滿足過分的慾望;所以成仙得道的人便對此嚴守秘密。實上,最高的道術並不煩瑣,神仙的妙方最為簡易,當今人們不是以為煉丹所用的藥多麼貴重,就是把煉丹技術看得如何艱難,都是不對的。我看你的性情恬談寡慾,好像是可以教授的人,現將方法教授給你,聊以此方解救睏乏絶望而已。如果不能及第享受官祿時,靠了此方也不會挨凍受餓。如能得到官位利祿,那就不要再使用此方,再用就是貪婪,這是為仙之道所不允許的。」道士在手上將秘方一條條註明教授給他,然後分手告別。藥方裡面只有幾種平平常常的藥草而已。每當陷入睏乏絶望的時候,李生按照此方配製,沒有不成功的時候。後來考試及第,歷任州縣官吏,李生時常運用此方,但是所得甚微。等他做了南昌縣令時,又運用此方,那就絶無成果了。李的侄兒智修是個出家修道的,李生曾把幾丸仙丹給他,智修後來雲遊到鐘離,住在賣藥的家裡,他把這幾粒仙丹燒化之後得到二十兩銀子,用這銀子換了幾件衣服。當時劉仁軌當刺史,正喜好煉丹這件事,被人告發了,後因潛逃才未被捉到。

徐明府

金鄉徐明府者,隱而有道術,人莫能測。河南劉崇遠,崇龜從弟也,有妹為尼,居楚州。常有一客尼寓宿,忽病勞,瘦甚且死。其姊省之,眾共見病者身中有氣如飛蟲,入其姊衣中,遂不見。病者死,姊亦病。俄而劉氏舉院皆病,病者輒死。劉氏既函崇遠求于明府。徐曰:「爾有別業在金陵,可致金陵絹一匹,吾為爾療之。」如言送絹訖。翌曰,劉氏夢一道士執簡而至,以簡遍撫其身,身中白氣騰上如炊。既寤,遂輕爽能食,異於常日。頃之,徐封絹而至,曰:「置絹席下,寢其上即差矣。」如其言遂愈。已而視其絹,乃畫一持簡道士,如所夢者。(出《稽神錄》)

【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