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古文觀止譯注    P 3


作者:吳楚材
頁數:3 / 555
類別:古典散文

 

作者:吳楚材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古文觀止譯注

不久之後,太叔命令西邊和北邊的邊邑也同時歸他管轄。公子呂說‘一個國家不能容納兩個君王,您打算怎麼辦?如果您想把國家交給大叔,就請允許我去事奉他;如果不給,就請陳掉他,不要使百姓產生二心。”莊公說;「用不着,他會自食其果。太叔又把雙方共管的邊邑收歸自己,一直把邑地擴大到了廩延。公子呂說;“可以動手了。他占多了地方就會得到百姓擁護。」莊公說「做事不仁義就不會有人親近,地方再大也會崩潰。」

太叔修造城地,聚集百姓,修整鎧甲和武器.準備好了步兵和戰車,將要偷襲鄭國國都。武姜打算為他打開城門作內應。莊公得知了太叔偷襲的日期,說;‘可以動手了!”於是,他命令公子呂率領二百輛戰車去攻打京邑。京邑百姓背叛了共叔段,共叔段逃到了鄢地,莊公又攻打鄢。五月二十三日,共叔段逃奔去了共國。

於是莊公把武姜安置到城穎,並向她發誓說:「不到地下黃泉,水遠不再見面。」事後,他又後悔這麼說。

考叔當時是穎谷管理疆界的官員,他聽說了這件事,就送了些禮物給莊公。莊公請他吃飯,他卻把肉放在一旁不吃。莊公問他為什麼,穎考叔回答說:「我家中有母親,我的飯食她都吃過,就是從未吃過君王的肉羹,後允許我拿去送給她。」莊公說「你有母親可以送東西給她,唯獨我沒有!」穎考叔說「我冒昧問一下這話是什麼意思?」莊公把事情的緣由告訴了他,並說自己很後悔。穎考叔說;「君王何必擔憂呢?如果掘地見水,打成地道去見面,誰能說這不是黃泉相見?」莊公聽從了項考叔的話,照着做了。莊公進入地道,賦詩說:『隧道當中,心中快樂融和!”武姜走出隧道,賦詩說;』隧道之外,心中快樂舒暢!”於是。母于關係又與從前一樣了。

君子說;「穎考叔真是個孝子。愛自己的母親,還擴大影響了鄭莊公。《詩·大雅·既醉》說『孝子德行無窮個永久能分給同類。』大概說的就是這樣的事吧!」


  



  
【讀解】

這是一個流傳甚廣、十分典型的兄弟相爭的故事。

人們常用「親如兄弟」來形容親情的深厚,也用「親兄弟,明算帳」來說明親情和利益衝突之間的關係。我們憑自己的生活體 驗深知,親情在很多時候是脆弱的,在利益的驅使之下,親情遠 遠不足以化解由利益導致的矛盾衝突。

當然,兄弟相爭,並非完全沒有是非曲直,並非完全沒有正 義、真理的存在。比如,鄭莊公與共叔段的權位之爭,按傳統觀 念,長子是王位天然的繼承者,是「天理」,不容有違背。這樣, 鄭莊公就代表了合理的、正當的一方,而共叔段奪取王位的圖謀, 便是不合理的、不正當的。

代表合理的、正義的一方,往往充滿「正氣」,可以慷慨陳辭。 鳴鼓攻之,可以穩坐如山,居高臨下,所以鄭莊公才可以自豪地、 以先知的口吻說:「多行不義,必自斃。」

拋開這個故事不論,‘多行不義,必自斃”也算是一條普遍真 理,正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一樣。几乎可以說,古往今來, 凡是作惡的人,搞陰謀詭計的人,違法亂紀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最終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但是,如果坐著等待結果的到來,等待作惡者「自斃」,顯然 是愚蠢的,無異於自己坐以待斃,很可能讓作惡者占盡了風光好 處。我們要相信毛主席說過的:「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 不例。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所以,與其坐以待斃, 不如起而對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