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小說集》    P 10


作者:沈從文
頁數:10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小說集》

作者:沈從文
第10,共0。
  沒有到那裡以前,我們先得過一個地方,是縣太爺審案的衙門,衙門前面有站人的高木籠,不足道。過了衙門是一個麵館,麵館這地方,我以為就比學塾妙多了!早上麵館多半是在□面,一個頭包青帕滿臉滿身全是麵粉的大師傅騎在一條大木槓上壓碾著面皮,回頭又用大的寬的刀子齊手風快的切剝,回頭便成了我們過午的麵條。怪!麵館過去是寶華銀樓,遇到正在燒嵌時,鋪台上,一盞用一百根燈草並著的燈頂有趣的很威風的燃著,同時還可以見到一個矮肥銀匠,用一個小管子含在嘴上像吹嗩吶樣,用氣迫那火的焰,又總吹不熄,火的焰便轉彎射在一塊柴上,這是頂奇怪的融銀子方法!還有刻字的,在木頭上刻,刻反字全不要寫,大手指上套了一個皮戒子,就用那戒子按著刀背亂劃,誰明白他是從誰那學來這怪玩藝兒呢。
  到了鬥雞場後,大家是正圍著一個高約三尺的竹篾圈子,瞧著圈內雞的拚命的人滿滿密密的圍上數重,人之間,沒有罅,沒有縫,連附近的石獅上頭也全有人盤踞了。顯然是看不成了,但我們可以看別的逗笑的事情。我們從別人大聲喊加注的價錢上面也就明白一切了。
  在雞場附近,陳列著竹子編就各式各樣高矮的雞籠,有些籠是用青布幕著,則可以斷定這其中有那驃壯的戰士,趁到別人來找對手作下一場比武時,我們就可以瞧見這雞身段顏色了。還有雞,剛才敗過仗來的,把一個為血所染的頭垂著在發迷打盹;還有雞,蓄了力,想打架,忍耐不住的,就拖長喉嚨叫。

  還有人既無力又不甘心的「牛」,才更有意思!肋下挾著髒書包,或是提著破書籃,臉上不是有兩撇墨就少不了黃鼻液痕跡,這些「牛」,太關心了圈子裡戰爭,三三兩兩繞著這圈子打轉,只想在一條大個兒身子的人肋下腿邊擠進去,不成功,頭上給人抓了一兩把,又NFDFA著眼向這抓他摸他的人作生氣模樣,復自慰的同他同伴說,去去去,我已看見了,這裡的雞全不會溜頭,打死架,不如到那邊去瞧破黃鱔有味!

  我們也就是那樣的到破黃鱔的地方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