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說唐三傳 第 1 頁


第一回 李道宗設計害仁貴 傳假旨星夜召回京 前言說到薛仁貴大小團圓,今不細述。且說程咬金進京復旨,君臣相會,朝見已畢,退出朝門,回到府中。裴氏夫人接著說:「老相公辛苦了。」程咬金道:「如今這個生意做着了,果然好欽差!落了有三萬餘金 ...
作者:中都逸叟 / 頁數:(1 / 204)




第一回 李道宗設計害仁貴 傳假旨星夜召回京

前言說到薛仁貴大小團圓,今不細述。且說程咬金進京復旨,君臣相會,朝見已畢,退出朝門,回到府中。裴氏夫人接著說:「老相公辛苦了。」程咬金道:「如今這個生意做着了,果然好欽差!落了有三萬餘金,再有個把做做便好。」老夫人道:「有利不可再往。如今你年紀高大,將就些罷了。」

吩咐備酒接風。程鐵牛過來,拜見父親。孫兒程千忠也來拜見祖父,他年紀止得十三歲。今日夫妻兒孫吃酒,是不必說。次日自有各公爺來相望,就是秦懷玉、羅通、段林等。徐茂公往河南賑濟去了,尉遲恭在真定府鑄銅佛,也不在。惟有魏丞相在朝,他是文官,不大來往,惟以程咬金是長輩,也來相見。坐滿一殿,上前見禮,程咬金一一答禮。程鐵牛出來相見,把平遼王之事說知。眾公爺辭別起身,各歸府中。又有周青等八個總兵官,一同到來問安。問起薛大哥消息,程咬金道:「他有兩個老婆,又有女兒,興頭不過,不必掛念。」周青對姜興霸、李慶紅、薛賢徒、王心鶴、王心溪、周文、周武說:「如今在長安伴駕,不大十分有興。薛大哥在山西鎮守,要老柱國到駕前奏知,保我等往山西一同把守,豈不是弟兄時常相會,操演武藝,好不快活,勝似在京拘束。」程咬金道:「都在老夫身上。」周青等叩謝而出。


次日五更上朝,天子駕坐金鑾,文武朝見已畢,傳旨:「有事啟奏,無事退班。」程咬金上殿俯伏,天子一見龍顏大悅,說:「程王兄有何奏聞?」

程咬金奏道:「老臣並無別奏,單奏周青等總兵,願與薛仁貴同守山西全省,還要封贈樊氏夫人、王茂生等。」傳旨:「依王兄所奏,卷簾退班。」龍袖一轉,駕退回宮。文武散班,程咬金退出朝門。周青等聞知,不勝之喜,到衙門收拾領憑。八個總兵官辭行起程,文武送行,離了長安,徑到絳州,至王府與薛大哥相會。王茂生實授轅門都總管,柳氏原是護國夫人,樊氏封定國夫人。王府備酒,弟兄暢飲,自有一番言語,不必細表。

次日薛仁貴傳令,八位總兵官各處鎮守,以下副總、參將、都司等官,都是總兵掌管。果然仁貴到任以來,四方盜賊平息,境內太平,年歲豐捻,安樂做官,不必細述。

再說長安城中,有皇叔李道宗成清王在朝,曉得薛仁貴在山西鎮守,朝廷時常賜東西,袍帶、盔甲、名馬等項,自不必細說。這日回到銀鑾殿中,想起那薛仁貴,朝廷如此隆重,執掌兵權,鎮守山西,手下又有八個總兵。我只生一女,名喚鸞鳳,年方十七,是元配所生,才貌雙全。意欲招他為婿,使他退了前妻,難道他不從?但是張美人與他有仇,因他將張士貴子婿五人斬首,每每對我哭哭啼啼,要報冤仇。想那薛仁貴沒過失算計他,不如且回宮中,將此事勸他。算計已定,退回宮中。來到安樂宮,張妃朝見,宮娥備辦筵席,李道宗朝南坐著,下首張美人相伴,采女敬酒。酒過數巡之後,已到二更,退回內宮,與張妃安寢。成清王與朝廷只差一等,也有內監、宮娥采女,東西兩宮,殿前有指揮,一人之下,萬人之尊,此話不表。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