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說唐三傳 第 39 頁


夫人聽得此言,心中大喜,吩咐薛青:「快快出去請大爺進來。」「是,曉得。」來到外面,同了世子來到中堂。見柳氏夫人坐在中堂,丁山叫一聲:「母親,孩兒丁山拜見。」夫人抬頭一看,「果然是我丁山孩兒。」抱頭大哭:「七年不見,今日相逢,孩兒細細說來。」 ...
作者:中都逸叟 / 頁數:(39 / 204)

夫人聽得此言,心中大喜,吩咐薛青:「快快出去請大爺進來。」「是,曉得。」來到外面,同了世子來到中堂。見柳氏夫人坐在中堂,丁山叫一聲:「母親,孩兒丁山拜見。」夫人抬頭一看,「果然是我丁山孩兒。」抱頭大哭:「七年不見,今日相逢,孩兒細細說來。」丁山道:「母親,那日孩兒射雁,誤被父親射死。王敖師父差虎將孩兒銜去,救活性命,在山學道。今日師父命孩兒下山,付十樁寶貝。說聖駕被困鎖陽城,父親被飛鏢所傷,無人往救。目下長安掛榜求賢,孩兒要往長安揭榜,領兵前往西涼救父要緊。故此先來拜見母親,就要起程。」夫人聽了大喜,說:「難得仙師相救,七年恩養,又叫前去救父親,這也難得。」金蓮小姐在內聞知哥哥回來大喜,忙走到中堂,見了哥哥,滿心喜悅。兄妹二人也有言語。回身拜見樊氏二娘。


「設團圓酒與孩兒接風。」酒席之間,夫人下淚,說道:「兒嗄,聞得西涼兵將凶狠,但不知你父親死活存亡,教做娘的那裡放心得下。」丁山聽了,跪下說:「母親不必愁煩,待孩兒明日到長安揭榜,前去救父。母親放心!」

夫人說:「孩兒,你要往長安,西涼去救父。也罷麼,生死願同一處,做娘的同你前去,免得牽腸掛肚。」金蓮小姐上前說:「哥哥,做妹子的有仙母教習仙法,煉就六丁六甲,金甲神將,武藝精通。憑他番兵百萬,那裡在妹子心上。與哥哥一同前去救父。」丁山說:「妹子果有本事,一同前去更妙。但不知家室田園王府托與何人?」夫人想一想說:「王茂生伯伯夫妻今已去世,如今怎麼處?嗄,有了,不免盡行托與樊氏二夫人便了。」母子兄妹三人講了半夜,說起王茂生身故,丁山下淚,酒筵席散,各自歸房。未到天明,各自抽身,將家事托與樊氏夫人。收拾完備,兄妹結束停當,同母親離了山西。有官員相送,吩咐不必相送。放炮三聲,竟往長安大路而行。


不一日到了長安,進城果見教場演兵馬。來到午門,看見榜文大張。聖諭:「有將領兵到西涼,救回聖駕,封萬戶侯,妻封一品夫人。」丁山大悅,忙上前揭榜文。有守榜官看見,忙來見魯國公程咬金。咬金聽說,忙上馬來到榜前,見一年少將軍揭了榜文,程咬金大喜,說:「昨日張掛,今就有人揭榜。待我問他姓名,不知可有怎樣本事退得番兵。」不知此人是誰,且看下回分解。

第十八回 薛丁山領兵救父 竇仙童擒捉丁山

適纔話言不表。再言程咬金帶年少將軍來到自家府中,說:「小將軍姓甚名誰?有何本事來揭此榜文?」丁山說:「老千歲,我乃薛平遼王之子丁山,向年被師父救去練習兵法。師父命小將下山,往西涼救君父,同母親妹子一同到此。望老千歲奏明殿下,領兵前去征番。」咬金聽了大喜說:「你原來是平遼公之子,可喜。待吾二人一同去朝見殿下。」二人上馬,來至午門。當駕官奏知,李治殿下升殿。程咬金同薛丁山來到金鑾,朝見已畢。殿下問道:「卿家,何人揭此榜文?」程咬金說:「殿下洪福齊天。這小將軍乃元帥之子薛丁山,前來揭榜領兵。」殿下說:「原來是薛卿,平身。卿家有何本領領此重任?」丁山奏說:「千歲在上,臣父蒙聖上洪恩,拜將征西,隨駕番邦,不料被困鎖陽城。聞千歲招賢納士,臣遇仙師傳授仙法,那怕番兵百萬、蘇寶同利害?臣此去必要殺卻蘇賊,平定西涼。得勝班師,猶如反掌。」殿下抬頭一看,果然相貌不凡,人才出眾,必是大將之材,心中大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