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浮士德 第 1 頁


獻詞 飄搖的形象,你們又漸漸走近, 從前曾經在我模糊的眼前現形。 這回我可是要將你們牢牢握緊? 難道我的心兒還嚮往昔時的夢境? 好吧,你們要來就儘管向前逼近! 從煙霧中升起在我周圍飛行; 環繞你們行列的靈風 ...
作者:歌德 / 頁數:(1 / 70)




獻詞

飄搖的形象,你們又漸漸走近,

從前曾經在我模糊的眼前現形。

這回我可是要將你們牢牢握緊?

難道我的心兒還嚮往昔時的夢境?

好吧,你們要來就儘管向前逼近!

從煙霧中升起在我周圍飛行;

環繞你們行列的靈風陣陣,

使我心胸感到青春一般震盪難平。

你們帶來了歡樂時日的形景,

好些可愛的影兒向上飄升;

同來的有初戀和友情,

這好似一段古老的傳說半已銷聲;

苦痛更新,哀嘆又生,

嘆人生處處是歧路迷津,

屈指算善良的人們已先我逝盡,

他們在美好的時分受盡了命運的欺凌。

聽我唱過前部歌詞的人們,

再也聽不到後部的歌詠;

友誼的聚首已四散離分,

最初的反響啊,也一併消沉。

我的苦痛傳向陌生的人群,

他們的讚美適足使我心驚。

往昔欣賞我歌詞的人們,

縱然活着,在世上也如飄蓬斷梗。

驀然間有種忘卻已久的心情,

令我嚮往那肅穆莊嚴的靈境。

我微語般的歌詞像是豎琴上的哀音,

一聲聲搖曳不定。

我渾身顫慄,淚珠幾流個不停,

鐵石的心腸也覺得溫柔和平;

我眼前的所有已遙遙退隱,

渺茫的往事卻一一現形。

舞台序劇

經理 劇作家 丑角

經理

你們二位仁兄,

常常在艱難困苦中給我幫忙。

說吧,關於我們在德國的營業,

你們究竟抱有多大希望?

我極願使得觀眾舒暢,

尤其因為他們不僅獨享而且共享。

廠棚高張,座場停當,

人人都期待着一番歡樂景象。

他們揚眉高坐,神氣洋洋,

巴不得出現新鮮花樣。

我知道怎樣滿足觀眾的願望,

可是從沒有過現在這樣慌張:

觀眾雖然沒有看慣傑作,

卻飽讀過無數戲曲文章。

咱們怎樣才做到一切都新鮮別緻,

既意義深長,也使人歡暢?

但願觀眾川流不息,

不斷使出渾身氣力,

爭把這通往天國的窄門衝開。


在白天四點鐘以前,

就你推我擠,朝着票房競跑,

有如饑荒年份在麵包鋪門口搶購麵包,

為了一張戲票几乎命也不要。

要在這複雜的觀眾中產生如此奇效,

只有劇作家,我的朋友,今天着手來搞!

劇作家

哦,別向我提起那雜沓的人群,

我見了他們,靈感就要逃遁。

別讓我碰着那動盪的人潮,

以免它強把我向漩渦卷進。

還是引導我去幽靜的仙都,

那兒只有詩人才暢享歡娛;

那兒有愛情和友誼,

用神手把我們心中的幸福創造和培育。

唉!凡是從我的內心湧出,

凡是在我唇間低吟,

有時或許失敗,有時或許完成,

都被那剎那間的暴力吞併。

往往經過許多歲月,

才出現完整的作品。

浮光只徒炫耀一時,

真品才能傳諸後世。

丑角

什麼後世不後世,我真不愛聽!

還有誰來叫現代開心?

人們需要開心,而且也應當開心。

劇場中有我這個好夥計,

一個人會得愉快地自我表白,

群眾發脾氣就不會使他難過;

為了更能扣動觀眾的心弦,

希望圍成一個大大的圓圈。

快快使出勇氣,作出榜樣,

想入非非,加上各種合唱,

比如什麼理性、悟性、感性和熱情,

可要當心,非帶有滑稽趣味不行!

經理

尤其是場面要多多益善!

人們是來欣賞,人們最愛觀看。

使得觀眾眼花繚亂,

你們便會四處揚名,

為大眾所吹捧和喜歡。

你們只有讓觀眾儘量飽看,

每個人終會挑選出一點半點。

多多拿出東西,總會對人有益;

人人跨齣劇場,都是樂不可支。

凡是一部劇作,不妨多寫幾出!

這樣的雜燴,想你必然會做;

容易端上檯面,何必枉費心思。

你縱然做得十全十美又頂啥用?

觀眾終究會給你零扯碎撕!

劇作家

你不覺得,這樣的手藝多麼惡劣,

對於真正的藝術家太不合適!

我看出,那些漂亮的先生們粗製濫造,

已成了你們的最高準則。

經理

我毫不在乎這樣的責備:

不過,要知道劈軟木不用重斧。

看清楚你在為誰寫劇!

而最壞的還有一些人,

他們讀厭了時事新聞。

三三兩兩好比是來赴化裝舞會,

只被好奇心逼得健步如飛;

女士們儘量地梳妝打扮,

儼然在免費參加表演。

你高坐在詩壇上作何夢想?

難道觀眾滿場真的使你歡暢?

請你把他們仔細端詳!

半數是冷淡,半數是粗野,

看完戲後,有人想去打牌,

有人想在妓女懷中放蕩過夜。

你這可憐的傻瓜何苦多事,

何必為這種目的而苦壞了溫雅的繆司?

我勸你還是多拿東西出來,越多越好,

這樣你決不會迷失目標。

只須把人們弄得糊里糊塗,

很難望使他們心滿意足——

高明以為如何?是歡欣還是痛苦?

劇作家

去吧,去找另外一個奴僕!

怎能為你把它褻瀆!

他用什麼去感動人心?

他憑什麼去征服一切?

難道不是出自胸中的和音,

把世界向內心回攝?

大自然繅着永恆的長絲,

始終如一地在紡錘上運轉,

是誰生動地分出勻稱的序列,

是誰號召萬物而渾成一體,

向情侶聯步的道上散佈?

編織榮冠以表功績?

是誰穩立奧林巴斯而聚集神祇?

這都是人的能力,在詩人心中得到啟示。

丑角

那就多多賣勁,

正象那戀愛冒險的情景:

偶爾邂逅便一見鍾情,

戀戀不捨,漸被情絲纏緊;

幸福茁生,互相勾引,

歡樂未去,痛苦來臨,

一剎那間,小說完成。

讓咱們也來編這樣的戲文!

材料就向這豐富的人生中去找尋!

人人都如此生活,大多數都沒有看清,

等你一經着手,頓覺意趣橫生,

在繽紛的彩色中看來不甚分明,

錯誤百出而雜有真理的火星:

美酒就是這樣釀成,

讓人人都來開懷暢飲。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