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書 上 第 2 頁


昭皇帝諱祿官立,始祖之子也。分國為三部:帝自以一部居東,在上谷北,濡源之西,東接宇文部;以文帝之長子桓皇帝諱猗統一部,居代郡之參合陂北;以桓帝之弟穆皇帝諱猗盧統一部,居定襄之盛樂故城。自始祖以來,與晉和好,百姓乂安,財畜富實,控弦騎士四十 ...
作者:魏收 / 頁數:(2 / 253)

昭皇帝諱祿官立,始祖之子也。分國為三部:帝自以一部居東,在上谷北,濡源之西,東接宇文部;以文帝之長子桓皇帝諱猗統一部,居代郡之參合陂北;以桓帝之弟穆皇帝諱猗盧統一部,居定襄之盛樂故城。自始祖以來,與晉和好,百姓乂安,財畜富實,控弦騎士四十餘萬。是歲,穆帝始出并州,遷雜胡北徙雲中、五原、朔方。又西渡河擊匈奴、烏桓諸部。自杏城以北八十里,迄長城原,夾道立碣,與晉分界。


二年,葬文帝及皇后封氏。初,思帝欲改葬,未果而崩。至是,述成前意焉。

晉成都王司馬穎遣從事中郎田思,河間王司馬顒遣司馬靳利,并州刺史司馬騰遣主簿梁天,並來會葬。遠近赴者二十萬人。

三年,桓帝度漠北巡,因西略諸國。

四年,東部未耐婁大人倍斤入居遼東。

五年,宇文莫廆之子遜昵延朝貢。帝嘉其誠款,以長女妻焉。

七年,桓帝至自西略,諸降附者二十餘國,凡積五歲,今始東還。

十年,晉惠帝為成都王潁逼留在鄴。匈奴別種劉淵反于離石,自號漢王。并州刺史司馬騰來乞師。桓帝率十餘萬騎,帝亦同時大舉以助之,大破淵眾于西河、上黨。會惠帝還洛,騰乃辭師。桓帝與騰盟于汾東而還。乃使輔相衛雄、段繁,于參合陂西累石為亭,樹碑以記行焉。

十一年,劉淵攻司馬騰,騰復乞師。桓帝以輕騎數千救之,斬淵將綦母豚。淵南走蒲子。晉假桓帝大單于,金印紫綬。

是歲,桓帝崩。帝英傑魁岸,馬不能勝。常乘安車,駕大牛,牛角容一石。帝曾中蠱,嘔吐之地仍生榆木。參合陂土無榆樹,故世人異之,至今傳記。帝統部凡十一年。後定襄侯衛操,樹碑于大邗城,以頌功德。子普根代立。

十二年,賨人李雄僭帝號于蜀,自稱大成。

十三年,昭帝崩。徒何大單于慕容廆遣使朝貢。是歲,羯胡石勒與晉馬牧帥汲桑反。

穆皇帝天姿英特,勇略過人,昭帝崩後,遂總攝三部,以為一統。

元年,劉淵僭帝號,自稱大漢。


三年,晉并州刺史劉琨遣使,以子遵為質。帝嘉其意,厚報饋之。

白部大人叛入西河,鐵弗劉虎舉眾于雁門以應之,攻琨新興、雁門二郡。琨來乞師,帝使弟子平文皇帝將騎二萬,助琨擊之,大破白部;次攻劉虎,屠其營落。虎收其餘燼,西走度河,竄居朔方。晉懷帝進帝大單于,封代公。帝以封邑去國懸遠,民不相接,乃從琨求句注、陘北之地。琨自以托附,聞之大喜,乃徙馬邑、陰館、樓煩、繁畤、崞五縣之民于陘南,更立城邑,盡獻其地,東接代郡,西連西河、朔方,方數百里。帝乃徙十萬家以充之。

劉琨又遣使乞師救洛陽,帝遣步騎二萬助之。

晉太傅東海王司馬越辭以洛中饑饉,師乃還。是年,劉淵死,子聰僭立。

四年,劉琨牙門將邢延據新興叛,招引劉聰。帝遣軍討之,聰退走。

五年,劉琨遣使乞師以討劉聰、石勒。帝以琨忠義,矜而許之。

會聰遣其子粲襲晉陽,害琨父母而據其城,琨來告難,帝大怒,遣長子六脩、桓帝子普根,及衛雄、范班、姬澹等為前鋒,帝躬統大眾二十萬為後繼。粲懼,焚輜重,突圍遁走。縱騎追之,斬其將劉儒、劉豐、簡令、張平、邢延,伏屍數百里。琨來拜謝,帝以禮待之。

琨固請進軍,帝曰:「吾不早來,致卿父母見害,誠以相愧。今卿已復州境,然吾遠來,士馬疲弊,且待終舉。賊奚可盡乎?」饋琨馬牛羊各千餘,車令百乘,又留勁鋭戍之而還。是年,晉雍州刺史賈疋、京兆太守閻鼎,以晉懷帝為劉聰所執,共立懷帝兄子秦王業為太子,于長安稱行台。帝復戒嚴,與琨更克大舉。命琨自列晉行台,部分諸軍,帝將遣十萬騎從西河鑒谷南出,晉軍從蒲阪東度,會于平陽,就食聰粟,迎復晉帝。事不果行。

六年,城盛樂以為北都,修故平城以為南都。帝登平城西山,觀望地勢,乃更南百里,于氵壘水之陽黃瓜堆築新平城,晉人謂之小平城,使長子六脩鎮之,統領南部。

七年,帝復與劉琨約期,會于平陽。會石勒擒王浚,國有匈奴雜胡萬餘家,多勒種類,聞勒破幽州,乃謀為亂,欲以應勒,發覺,伏誅。討聰之計,於是中止。

八年,晉愍帝進帝為代王,置官屬,食代、常山二郡。帝忿聰、勒之亂,志欲平之。

先是,國俗寬簡,民未知禁。至是,明刑峻法,諸部民多以違命得罪。凡後期者皆舉部戮之。

或有室家相攜而赴死所,人問;「何之?」答曰:「當往就誅。」

其威嚴伏物,皆此類也。

九年,帝召六修,六修不至。帝怒,討之,失利,乃微服民間,遂崩。普根先守外境,聞難來赴,攻六修,滅之。

衛雄、姬澹率晉人及烏丸三百餘家,隨劉遵南奔并州。普根立月餘而薨。普根子始生,桓帝后立之。

其冬,普根子又薨。是年,李雄遣使朝貢。

平文皇帝諱鬱律立,思帝之子也。姿質雄壯,甚有威略。

元年,歲在丁丑。

二年,劉虎據朔方,來侵西部。帝逆擊,大破之。

虎單騎迸走。其從弟路孤率部落內附,帝以女妻之。

西兼烏孫故地,東吞勿吉以西,控弦上馬將有百萬。劉聰死,子粲僭立,為其將靳準所殺。淵族子曜僭立。帝聞晉愍帝為曜所害,顧謂大臣曰:「今中原無主,天其資我乎?」劉曜遣使請和,帝不納。是年,司馬睿僭稱大位於江南。

三年,石勒自稱趙王,遣使乞和,請為兄弟。帝斬其使以絶之。

四年,私署涼州刺史張茂遣使朝貢。

五年,僭晉司馬睿遣使韓暢加崇爵服,帝絶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