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書 下 第 139 頁


瑩年八歲,能誦《詩》、《書》;十二,為中書學生。好學耽書,以晝繼夜,父母恐其成疾,禁之不能止。常密於灰中藏火,驅逐僮仆,父母寢睡之後,燃火讀書,以衣被蔽塞窗戶,恐漏光明,為家人所覺。由是聲譽甚盛,內外親屬呼為「聖小兒」。尤好屬文,中書監高允 ...
作者:魏收 / 頁數:(139 / 623)

瑩年八歲,能誦《詩》、《書》;十二,為中書學生。好學耽書,以晝繼夜,父母恐其成疾,禁之不能止。常密於灰中藏火,驅逐僮仆,父母寢睡之後,燃火讀書,以衣被蔽塞窗戶,恐漏光明,為家人所覺。由是聲譽甚盛,內外親屬呼為「聖小兒」。尤好屬文,中書監高允每嘆曰:「此子才器,非諸生所及,終當遠至。」


時中書博士張天龍講《尚書》,選為都講。生徒悉集,瑩夜讀書勞倦,不覺天曉。催講既切,遂誤持同房生趙郡李孝怡《曲禮》卷上座。博士嚴毅,不敢還取,乃置《禮》于前,誦《尚書》三篇,不遺一字。講罷,孝怡異之,向博士說,舉學盡驚。後高祖聞之,召入,令誦五經章句,並陳大義,帝嗟賞之。

瑩出後,高祖戲盧昶曰:「昔流共工于幽州北裔之地,那得忽有此子?」昶對曰:「當是才為世生。」

以才名拜太學博士,征署司徒、彭城王勰法曹行參軍。高祖顧謂勰曰:「蕭賾以王元長為子良法曹,今為汝用祖瑩,豈非倫匹也?」敕令掌勰書記。瑩與陳郡袁翻齊名秀出,時人為之語曰:「京師楚楚袁與祖,洛中翩翩祖與袁。」

再遷尚書三公郎。尚書令王肅曾于省中詠《悲平城》詩,云:「悲平城,驅馬入雲中。陰山常晦雪,荒松無罷風。」

彭城王勰甚嗟其美,欲使肅更詠,乃失語云:「王公吟詠情性,聲律殊佳,可更為誦《悲彭城》詩。」

肅因戲勰云:「何意《悲平城》為《悲彭城》也?」勰有慚色。瑩在座,即云:「所有《悲彭城》,王公自未見耳。」

肅云:「可為誦之。」

瑩應聲云:「悲彭城,楚歌四面起。屍積石樑亭,血流睢水裡。」


肅甚嗟賞之。

勰亦大悅,退謂瑩曰:「即定是神口。今日若不得卿,幾為吳子所屈。」

為冀州鎮東府長史,以貨賄事發,除名。後侍中崔光舉為國子博士,仍領尚書左戶部。李崇為都督北討,引瑩為長吏。坐截沒軍資,除名。未幾,為散騎侍郎。孝昌中,于廣平王第掘得古玉印,敕召瑩與黃門侍郎李琰之,令辨何世之物。瑩云:「此是于闐國王晉太康中所獻。」

乃以墨涂字觀之,果如瑩言,時人稱為博物。累遷國子祭酒,領給事黃門侍郎,幽州大中正,監起居事,又監議事。元顥入洛,以瑩為殿中尚書。莊帝還宮,坐為顥作詔罪狀爾朱榮,免官。後除秘書監,中正如故。以參議律歷,賜爵容城縣子。坐事系于廷尉。前廢帝遷車騎將軍。初,莊帝末,爾朱兆入洛,軍人焚燒樂署,鐘石管弦,略無存者。敕瑩與錄尚書事長孫稚、侍中元孚典造金石雅樂,三載乃就,事在《樂志》。遷車騎大將軍。及出帝登阼,瑩以太常行禮,封文安縣子。天平初,將遷鄴,齊獻武王因召瑩議之。

以功遷儀同三司,進爵為伯。薨,贈尚書左仆射、司徒公、冀州刺史。

瑩以文學見重,常語人云:「文章須自出機杼,成一家風骨。何能共人同生活也?」蓋譏世人好偷竊他文以為己用。而瑩之筆札,亦無乏天才,但不能均調,玉石兼有,制裁之體,減于袁、常焉。

性爽俠,有節氣,士有窮厄,以命歸之,必見存拯,時亦以此多之。

其文集行于世。子珽,字孝征,襲。

常景,字永昌,河內人也。父文通,天水太守。景少聰敏,初讀《論語》、《毛詩》,一受便覽。及長,有才思,雅好文章。廷尉公孫良舉為律博士,高祖親得其名,既而用之。

後為門下錄事、太常博士。正始初,詔尚書、門下于金墉中書外省考論律令,敕景參議。

世宗季舅護軍將軍高顯卒,其兄右仆射肇私托景及尚書邢巒、并州刺史高聰、通直郎徐紇各作碑銘,並以呈禦,世宗悉付侍中崔光簡之,光以景所造為最,乃奏曰:「常景名位乃處諸人之下,文出諸人之上。」

遂以景文刊石。肇尚平陽公主,未幾主薨,肇欲使公主家令居戶制服,付學官議正施行。尚書又以訪景,景以婦人無專國之理,家令不得有純臣之義,乃執議曰:“喪紀之本,實稱物以立情;輕重所因,亦緣情以制禮。雖理關盛衰,事經今古,而製作之本,降殺之宜,其實一焉。

是故臣之為君,所以資敬而崇重;為君母妻,所以從服而制義。然而諸侯大夫之為君者,謂其有地土,有吏屬;無服文者,言其非世爵也。今王姬降適,雖加爵命,事非君邑,理異列土。何者?諸王開國,備立臣吏,生有趨奉之勤,死盡致喪之禮;而公主家令,唯有一人,其丞已下,命之屬官,既無接事之儀,實闕為臣之體。原夫公主之貴所以立家令者,蓋以主之內事脫須關外,理無自達,必也因人。然則家令唯通內外之職,及典主家之事耳,無關君臣之理,名義之分也。由是推之,家令不得為純臣,公主不可為正君明矣。且女人之為君,男子之為臣,古禮所不載,先朝所未議。而四門博士裴道廣、孫榮乂等以公主為之君,以家令為之臣,制服以斬,乖謬彌甚。又張虛景、吾難覊等,不推君臣之分,不尋致服之情,猶同其議,準母制齊,求之名實,理未為允。竊謂公主之爵,既非食菜之君;家令之官,又無純臣之式。若附如母,則情義罔施;若準小君,則從服無據。案如經禮,事無成文;即之愚見,謂不應服。”

朝廷從之。

景淹滯門下,積歲不至顯官,以蜀司馬相如、王褒、嚴君平、揚子云等四賢,皆有高才而無重位,乃托意以贊之。

其贊司馬相如曰:「長卿有艷才,直致不群性。鬱若春煙舉,皎如秋月映。游梁雖好仁,仕漢常稱病。清貞非我事,窮達委天命。」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