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書 下 第 250 頁


彌俄突既立,復遣朝貢,又奉表獻金方一、銀方一、金杖二、馬七匹、駝十頭。詔使者慕容坦賜彌俄突雜彩六十匹。世宗詔之曰:「卿遠據沙外,頻申誠款,覽揖忠志,特所欽嘉。蠕蠕、嚈噠、吐谷渾所以交通者,皆路由高昌,掎角相接。今高昌內附,遣使迎引,蠕蠕往來 ...
作者:魏收 / 頁數:(250 / 623)

彌俄突既立,復遣朝貢,又奉表獻金方一、銀方一、金杖二、馬七匹、駝十頭。詔使者慕容坦賜彌俄突雜彩六十匹。世宗詔之曰:「卿遠據沙外,頻申誠款,覽揖忠志,特所欽嘉。蠕蠕、嚈噠、吐谷渾所以交通者,皆路由高昌,掎角相接。今高昌內附,遣使迎引,蠕蠕往來路絶,奸勢。不得妄令群小敢有陵犯,擁塞王人,罪在不赦。」


彌俄突尋與蠕蠕主伏圖戰于蒲類海北,為伏圖所敗,西走三百餘里。伏圖次於伊吾北山。先是,高昌王曲嘉表求內徙,世宗遣孟威迎之,至伊吾,蠕蠕見威軍,怖而遁走。彌俄突聞其離駭,追擊大破之,殺伏圖于蒲類海北,割其發,送於孟威。又遣使獻龍馬五匹、金銀貂皮及諸方物,詔東城子于亮報之,賜樂器一部,樂工八十人,赤綢十匹,雜彩六十匹。彌俄突遣其莫何去汾屋引叱賀真貢其方物。

肅宗初,彌俄突與蠕蠕主醜奴戰敗被擒,醜奴系其兩腳于弩馬之上,頓曳殺之,漆其頭為飲器。其部眾悉入嚈噠。經數年 ,嚈噠聽彌俄突弟伊匐還國。伊匐既復國,遣使奉表,於是詔遣使者谷楷等拜為鎮西將軍、西海郡開國公、高車王。伊匐復大破蠕蠕,蠕蠕王婆羅門走投涼州。正光中,伊匐遣使朝貢,因乞朱畫步輓一乘並幔褥,鞦必一副,傘扇各一枚,青曲蓋五枚,赤漆扇五枚,鼓角十枚。詔給之。

伊匐後與蠕蠕戰,敗歸,其弟越居殺伊匐自立。天平中,越居復為蠕蠕所破,伊匐子比適復殺越居而自立。興和中,比適又為蠕蠕所破。越居子去賓自蠕蠕來奔,齊獻武王欲招納遠人,上言封去賓為高車王,拜安北將軍、肆州刺史。既而病死。

初,太祖時,有吐突鄰部,在女水上,常與解和部相為脣齒 ,不供職事。登國三年,太祖親西征,渡弱洛水,復西行趣其國,至女水上,討解如部落破之。

明年春,盡略徙其部落畜產而還。

又有紇突鄰,與紇奚世同部落,而各有大人長帥,擁集種類,常為寇于意辛山。登國五年 ,太祖勒眾親討焉,慕容驎率師來會,大破之。

紇突鄰大人屋地鞬、紇奚大人庫寒等皆舉部歸降。皇始二年,車駕伐中山,軍于柏肆,慕容寶夜來攻營,軍人驚走還於國,路由并州,遂反,將攻晉陽,并州刺史元延討平之。

紇突鄰部帥匿物尼、紇奚部帥叱奴根等復聚黨反于陰館,南安公元順討之不克,死者數千人。太祖聞之,遣安遠將軍庾岳還討匿物尼等,皆殄之。”

又有侯呂鄰部,眾萬餘口,常依險畜牧。登國中,其大人叱伐為寇于苦水河。八年夏,太祖大破之 ,並禽其別帥焉古延等。


薛幹部,常屯聚于三城之間。及滅衛辰後,其部帥太悉伏望軍歸順,太祖撫安之。

車駕還,衛辰子屈丐奔其部。太祖聞之 ,使使詔太悉仗執送之。

太悉伏出屈丐以示使者曰:「今窮而見投,寧與俱亡,何忍送之。」

遂不遣。太祖大怒,車駕親討之。

會太悉伏先出擊曹覆寅,官軍乘虛,遂屠其城,獲太悉伏妻子珍寶,徙其人而還。太悉伏來赴不及,遂奔姚興,未幾亡歸嶺北。上郡以西諸鮮卑、雜胡聞而皆應之。

天賜五年,屈丐盡劫掠總服之。

及平統萬,薛干種類皆得為編戶矣。

而率屯山鮮卑別種破多蘭部世傳主部落,至木易干有武力壯勇,劫掠左右,西及金城,東侵安定 ,數年間諸種患之。

天興四年,遣常山王遵討之於高平,木易幹將數千騎棄國遁走,盡徙其人于京師。余種分迸,其後為赫連屈丐所滅。

又黜弗、素古延等諸部,富而不恭,天興五年,材官將軍和突率六千騎襲而獲之。

又越勒倍泥部,永興五年,轉牧跋那山西。七月,遣奚斤討破之,徙其人而還。

史臣曰:周之獫狁,漢之匈奴,其作害中國固亦久矣。魏晉之世,種族瓜分,去來沙漠之陲。窺擾鄣塞之際,猶皆東胡之餘緒,冒頓之枝葉。至如蠕蠕者,匈奴之裔,根本莫尋,逃形集醜;自小為大,風馳烏赴,倏來忽往,代京由之屢駭,戎車所以不寧。是故魏氏祖宗揚威曜武,驅其畜產,收其部落,剪之窮髮之野,逐之無人之鄉,豈好肆兵極鋭,兇器不戢,蓋亦急病除惡,事不得已而然也。

列傳第九十二 自序

漢初,魏無知封高良侯,子均,均子恢,恢子彥。彥子歆 ,字子胡,幼孤有志操,博洽經史,成帝世,位終鉅鹿太守,仍家焉。

歆子悅,字處德,性沉厚有度量,宣城公趙國李孝伯見而重之,以女妻焉。

位濟陰太守,以善政稱。

悅子子建,字敬忠。釋褐奉朝請,累遷太尉從事中郎。初,世宗時平氐,遂於武興立鎮 ,尋改為東益州。其後鎮將、刺史乖失人和,群氐作梗,遂為邊患,乃除子建為東益州刺史。子建布以恩信,風化大行,遠近清靜。正光五年,南、北二秦城人莫折念生、韓祖香、張長命相繼構逆,僉以州城之人莫不勁勇,同類悉反,宜先收其器械。子建以為城人數當行陳,盡皆驍果,安之足以為用,急之腹背為憂,乃悉召居城老壯曉示之;並上言諸誠人本非罪坐而來者悉求聽免。肅宗優詔從之。

子建漸分其父兄子弟外居郡戍,內外相顧,終獲保全。及秦賊乘勝,屯營黑水,子建乃潛使掩襲,前後斬獲甚眾,威名赫然,先反者及此悉降。乃間使上聞,肅宗甚嘉之,詔子建兼尚書為行台,刺史如故。於是威震蜀土,其梁、巴、二益、兩秦之事,皆所節度。梁州刺史傅豎眼子敬和中心以為愧,在洛大行貨賄,以圖行台。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