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沈從文全集《小說集》 第 187 頁


  祖父有點心事,心子重重的。翠翠長大了。   翠翠一天比一天大了,無意中提到什麼時,會紅臉了。時間在成長她,似乎正催促她,使她在另外一件事情上負點兒責。她歡喜看撲粉滿臉的新嫁娘,歡喜述說關於新嫁娘的故事,歡喜把野花戴到頭上去,還歡喜 ...
作者:沈從文 / 頁數:(187 / 287)

  祖父有點心事,心子重重的。翠翠長大了。
  翠翠一天比一天大了,無意中提到什麼時,會紅臉了。時間在成長她,似乎正催促她,使她在另外一件事情上負點兒責。她歡喜看撲粉滿臉的新嫁娘,歡喜述說關於新嫁娘的故事,歡喜把野花戴到頭上去,還歡喜聽人唱歌。茶峒人的歌聲,纏綿處她已領略得出。她有時彷彿孤獨了一點,愛坐在岩石上去,向天空一片雲一顆星凝眸。祖父若問:「翠翠,你在想什麼?」她便帶著點兒害羞情緒,輕輕的說:「在看水鴨子打架!」照當地習慣意思,就是「翠翠不想什麼」。但在心裡卻同時又自問:「翠翠,你真在想什麼?」同是自己也就在心裡答著:「我想的很遠,很多。可是我不知想些什麼。」她的確在想,又的確連自己也不知是想些什麼。這女孩子身體既發育得很完全,在本身上因年齡自然而來的一件「奇事」,到月就來,也使她多了些思索,多了些夢。

  祖父明白這類事情對於一個女子的影響,祖父心情也變了些。祖父是一個在自然裡活了七十年的人,但在人事上的自然現象,就有了些不能安排處。因為翠翠的長成,使祖父記起了些舊事,從掩埋在一大堆時間裡的故事中,重新找回了些東西。這些東西壓到心上很顯然是有個份量的。

  翠翠的母親,某一時節原同翠翠一個樣子。眉毛長,眼睛大,皮膚紅紅的。也乖得使人憐愛——也照例在一些小處,起眼動眉毛,機靈懂事,使家中長輩快樂。也彷彿永遠不會同家中這一個分開。但一點不幸來了,她認識了那個兵。到末了丟開老的和小的,卻陪了那個兵死了。這些事從老船夫說來誰也無罪過,只應由天去負責。翠翠的祖父口中不怨天,不尤人,心中卻不能完全同意這種不幸的安排。到底還像年輕人,說是放下了,也正是不能放下的莫可奈何容忍到的一件事情。攤派到本身的一份說來實在不太公平!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