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沈從文全集《小說集》 第 188 頁


  可是終究還有個翠翠。如今假若翠翠又同媽媽一樣,老船夫的年齡,還能把再下一代小雛兒再撫育下去嗎?人願意的事天卻不同意!人太老了,應當休息了,凡是一個良善的中國鄉下人,一生中活下來所應得到的勞苦與不幸,業已全得到了。假若另外高處真有一個玉皇 ...
作者:沈從文 / 頁數:(188 / 287)

  可是終究還有個翠翠。如今假若翠翠又同媽媽一樣,老船夫的年齡,還能把再下一代小雛兒再撫育下去嗎?人願意的事天卻不同意!人太老了,應當休息了,凡是一個良善的中國鄉下人,一生中活下來所應得到的勞苦與不幸,業已全得到了。假若另外高處真有一個玉皇上帝,這上帝且有一雙巧手能支配一切,很明顯的事,十分公道的辦法,是應當把祖父先收回去,再來讓那個年輕的在新的生活上得到應分接受那一份幸或不幸,才合道理!
  可是祖父並不那麼想,他為翠翠擔心,有時便躺到門外岩石上,對著星子想他的心事。他以為死是應當快到了的,正因為翠翠人已長大了,證明自己也真正老了。可是無論如何,得讓翠翠有個著落。翠翠既是她那可憐的母親交把他的,翠翠大了,他也得把翠翠交給一個可靠的人,手續清楚,他的事才算完結!翠翠應分交給誰?必須什麼樣的人才不委屈她?

  前幾天順順家天保大老過溪時,同祖父談話,這心直口快的青年人,第一句話就說:
  「老伯伯,你翠翠長得真標緻,像個觀音樣子。再過兩年,若我有閒空能留在茶峒照料家事,不必像老鴉成天到處飛,我一定每夜到這溪邊來為翠翠唱歌。」

  祖父用微笑獎勵這種自白。一面把船拉動,一面把那雙飽經風日小眼睛瞅著大老。意思好像說:好小子,你的傻話我全明白,我不生氣。你儘管說下去,看你還有什麼要說。
  於是大老當真又說:
  「翠翠太嬌了,我擔心她只宜於聽點茶峒人的歌聲,不能作茶峒女子做媳婦的一切正經事。我要個能聽我唱歌的有情人,卻更不能缺少個照料家務的好媳婦。我這人就是這麼一個打算,『又要馬兒不吃草,又要馬兒走得好』,唉,這兩句話恰是古人為我說的!」
  祖父慢條斯理把船轉了頭,讓船尾傍岸,就說:
  「大老,也有這種事兒!你瞧著吧。」究竟是什麼一種事兒?祖父可並不明白說下去。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