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北齊書 第 1 頁


北齊書 卷一 帝紀第一 神武上 齊高祖神武皇帝,姓高名歡,字賀六渾,渤海蓚人也。 六世祖隱,晉玄菟太守。 隱生慶,慶生泰,泰生湖,三世仕慕容氏。及慕容寶敗,國亂,湖率眾歸魏,為右將軍。湖生四子,第三子謐,仕 ...
作者:李百藥 / 頁數:(1 / 80)




北齊書

卷一

帝紀第一

神武上

齊高祖神武皇帝,姓高名歡,字賀六渾,渤海蓚人也。

六世祖隱,晉玄菟太守。

隱生慶,慶生泰,泰生湖,三世仕慕容氏。及慕容寶敗,國亂,湖率眾歸魏,為右將軍。湖生四子,第三子謐,仕魏,位至侍御史,坐法徙居懷朔鎮。謐生皇考樹,性通率,不事家業。住居白道南,數有赤光紫氣之異,鄰人以為怪,勸徙居以避之。

皇考曰:「安知非吉?」居之自若。及神武生而皇妣韓氏殂,養于同產姊婿鎮獄隊尉景家。

神武既累世北邊,故習其俗,遂同鮮卑。長而深沉有大度,輕財重士,為豪俠所宗。目有精光,長頭高顴,齒白如玉,少有人傑表。家貧,及聘武明皇后,始有馬,得給鎮為隊主。鎮將遼西段長常奇神武貌,謂曰:「君有康濟才,終不徒然。」

便以子孫為托。及貴,追贈長司空,擢其子寧用之。

神武自隊主轉為函使。嘗乘驛過建興,雲霧晝晦,雷聲隨之,半日乃絶,若有神應者。每行道路,往來無風塵之色。又嘗夢履眾星而行,覺而內喜。為函使六年,每至洛陽,給令史麻祥使。詳嘗以肉啖神武,神武性不立食,坐而進之。

祥以為慢己,笞神武四十。及自洛陽還,傾產以結客。親故怪問之,答曰:“吾至洛陽,宿衛羽林相率焚領軍張彞宅,朝廷懼其亂而不問。為政若此,事可知也。

財物豈可常守邪?”自是乃有澄清天下之志。與懷朔省事雲中司馬子如及秀容人劉貴、中山人賈顯智為奔走之友,懷朔戶曹史孫騰、外兵史侯景亦相友結。劉貴嘗得一白鷹,與神武及尉景、蔡俊、子如、賈顯智等獵于沃野。見一赤兔,每搏輒逸,遂至回澤。澤中有茅屋,將奔入,有狗自屋中出,噬之,鷹兔俱死。神武怒,以鳴鏑射之,狗斃。屋中有二人出,持神武襟甚急。其母兩目盲,曳杖呵其二子曰:「何故觸大家!」出瓮中酒,烹羊以飯客。因自言善暗相,遍捫諸人皆貴,而指麾俱由神武。


又曰:「子如歷位,顯智不善終。」

飯竟出,行數里還,更訪之,則本無人居,乃向非人也。

由是諸人益加敬異。

孝昌元年,柔玄鎮人杜洛周反于上谷,神武乃與同志從之。

醜其行事,私與尉景、段榮、蔡俊圖之。

不果而逃,為其騎所追。文襄及魏永熙後皆幼,武明後於牛上抱負之。

文襄屢落牛,神武彎弓將射之以決去。後呼榮求救,賴榮遽下取之以免。遂奔葛榮,又亡歸爾朱榮于秀容。先是,劉貴事榮,盛言神武美,至是始得見,以憔悴故,未之奇也。

貴乃為神武更衣,復求見焉。因隨榮之廄。廄有惡馬,榮命翦之。

神武乃不加覊絆而翦,竟不蹄嚙,已而起曰:「禦惡人亦如此馬矣。」

榮遂坐神武于床下,屏左右而訪時事。神武曰:「聞公有馬十二谷,色別為群,將此竟何用也?」榮曰:「但言爾意。」

神武曰:“方今天子愚弱,太后淫亂,孽寵擅命,朝政不行。以明公雄武,乘時奮發,討鄭儼、徐紇而清帝側,霸業可舉鞭而成。此賀六渾之意也。

”榮大悅,語自日中至夜半,乃出。自是每參軍謀。後從榮徙據并州,抵揚州邑人龐蒼鷹,止團焦中。每從外歸,主人遙聞行響動地。蒼鷹母數見團焦赤氣赫然屬天。又蒼鷹嘗夜欲入,有青衣人拔刀叱曰:「何故觸王!」言訖不見。始以為異,密覘之,唯見赤蛇蟠床上,乃益驚異。因殺牛分肉,厚以相奉。蒼鷹母求以神武為義子。及得志,以其宅為第,號為南宅。雖門巷開廣,堂宇崇麗,其本所住團焦,以石堊涂之,留而不毀,至文宣時,遂為宮。

既而榮以神武為親信都督。于時魏明帝銜鄭儼、徐紇,逼靈太后,未敢制,私使榮舉兵內向。榮以神武為前鋒。至上黨,明帝又私詔停之。

及帝暴崩,榮遂入洛,因將篡位。神武諫,恐不聽,請鑄像卜之,鑄不成,乃止。孝莊帝立,以定策勛,封銅鞮伯。及爾朱榮擊葛榮,令神武喻下賊別稱王者七人。後與行台于暉破羊侃于泰山,尋與元天穆破邢杲于濟南。累遷第三鎮人酋長,常在榮帳內。榮嘗問左右曰:「一日無我,誰可主軍?」皆稱爾朱兆。曰:「此正可統三千騎以還,堪代我主眾者,唯賀六渾耳。」

因誡兆曰:「爾非其匹,終當為其穿鼻。」

乃以神武為晉州刺史。

於是大聚斂,因劉貴貨榮下要人,盡得其意。時州庫角無故自鳴,神武異之,無幾而孝莊誅榮。

及爾朱兆自晉陽將舉兵赴洛,召神武。

神武使長史孫騰辭以絳蜀、汾胡欲反,不可委去。兆恨焉。騰覆命,神武曰:“兆舉兵犯上,此大賊也,吾不能久事之。

”自是始有圖兆計。及兆入洛,執莊帝以北,神武聞之,大驚。又使孫騰偽賀兆,因密覘孝莊所在,將劫以舉義,不果。乃以書喻之,言不宜執天子以受惡名于海內。兆不納,殺帝,而與爾朱世隆等立長廣王曄,改元建明。封神武為平陽郡公。

及費也頭紇豆陵步藩入秀容,逼晉陽,兆征神武。

神武將往,賀拔焉過兒請緩行以弊之。

神武乃往往逗遛,辭以河無橋不得渡。步藩軍盛,兆敗走。初,孝莊之誅爾朱榮,知其黨必有逆謀,乃密敕步藩令襲其後。步藩既敗兆等,以兵勢日盛,兆又請救于神武。

神武內圖兆,復慮步藩後之難除,乃與兆悉力破之。

藩死,深德神武,誓為兄弟。時世隆、度律、彥伯共執朝政,天光據關右,兆據并州,仲遠據東郡,各擁兵為暴,天下苦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