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古文觀止    P 7


作者:吳楚材
頁數:7 / 0
類別:古典散文

 

古文觀止

作者:吳楚材
第7,共0。
蘇秦曰:「臣固疑大王之不能用也!昔者神農伐補遂,黃帝伐涿鹿而禽蚩尤,堯伐驩兜,舜伐三苗,禹伐共工,湯伐有夏,文王伐崇,武王伐紂,齊桓任戰而霸天下。由此觀之,惡有不戰者乎?古者使車轂擊馳,言語相結,天下為一。約從連橫,兵革不藏;文士並飭,諸侯亂惑;萬端俱起,不可勝理。科條既備,民多偽態;書策稠濁,百姓不足;上下相愁,民無所聊;明言章理,兵甲愈起;辯言偉服,戰攻不息;繁稱文辭,天下不治;舌敝耳聾,不見成功;行義約信,天下不親。於是乃廢文任武,厚養死士,綴甲厲兵,效勝於戰場。夫徒處而致利,安坐而廣地,雖古五帝三王五霸,明主賢君,常欲坐而致之,其勢不能,故以戰續之。寬則兩軍相攻,迫則杖戟相撞,然後可建大功。是故兵勝於外,義強於內;威立於上,民服于下。今欲並天下,凌萬乘,詘敵國,制海內,子元元,臣諸侯,非兵不可。今之嗣主,忽于至道,皆惛于教,亂於治,迷於言,惑于語,沈于辯,溺于辭,以此論之,王固不能行也.」

說秦王書十上而說不行,黑貂之裘敝,黃金百斤盡。資用乏絶,去秦而歸。羸媵履蹻,負書擔橐,形容枯槁,面目黧黑,狀有愧色。歸至家,妻不下絍,嫂不為炊,父母不與言。蘇秦喟然嘆曰:「妻不以我為夫,嫂不以我為叔,父母不以我為子,是皆秦之罪也!」


乃夜發書,陳篋數十,得太公陰符之謀。伏而誦之,簡練以為揣摩。讀書欲睡,引錐自剌其股,血流至足,曰:「安有說人主,不能出其金玉錦繡,取卿相之尊者乎?」

期年,揣摩成。曰:「此真可以說當世之君矣。」於是乃摩燕烏集闕,見說趙王于華屋之下。抵掌而談,趙王大悅,封為武安君,受相印。革車百乘,錦繡千純,白璧百雙,黃金萬鎰,以隨其後。約從散橫,以抑強秦。故蘇秦相于趙,而關不通。當此之時,天下之大,萬民之眾,王侯之威,謀臣之權,皆欲決蘇秦之策。不費鬥糧,未煩一兵,未戰一士,未絶一弦,未折一矢,諸侯相親,賢于兄弟。夫賢人在而天下服,一人用而天下從。故曰:「式於政,不式于勇;式于廊廟之內,不式于四境之外。」當秦之隆,黃金萬鎰為用,轉轂連騎,炫熿于道。山東之國,從風而服,使趙大重。

且夫蘇秦特窮巷、掘門、桑戶、棬樞之士耳,伏軾撙銜,橫歷天下,庭說諸侯之主,杜左右之口,天下莫之伉。將說楚王,路過洛陽。父母聞之,清宮除道,張樂設飲,郊迎三十里。妻側目而視,側耳而聽。嫂蛇行匍伏,四拜自跪而謝。蘇秦曰:「嫂何前倨而後卑也?」嫂曰:「以季子之位尊而多金。」蘇秦曰:「嗟乎!貧窮則父母不子,富貴則親戚畏懼。人生世上,勢位富厚,盍可忽乎哉?」

鄒忌諷齊王納諫

戰國策

鄒忌修八尺有餘,而形昳麗。朝服衣冠,窺鏡,謂其妻曰:「我孰與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

城北徐公,齊國之美麗者也。忌不自信,而復問其妾曰:「吾孰與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


旦日,客從外來,與坐談。問之曰:「吾與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

明日,徐公來,熟視之,自以為不如。窺鏡而自視,又弗如遠甚。暮寢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於我也。」

於是入朝見威王曰:「臣誠知不如徐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皆以美于徐公。今齊,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宮婦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內,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觀之,王之蔽甚矣。」

王曰:「善。」乃下令:「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過者,受上賞。上書諫寡人者,受中賞。能謗議于市朝,聞寡人之耳者,受下賞。」

令初下,群臣進諫,門庭若市。數月之後,時時而間進。期年之後,雖欲言,無可進者。燕趙韓魏聞之,皆朝于齊,此所謂戰勝於朝廷。

顏鐲說齊王

戰國策

齊宣王見顏鐲曰:「鐲前。」鐲亦曰:「王前。」宣王不說。左右曰:「王,人君也。鐲,人臣也。王曰鐲前,鐲亦曰王前,可乎?」鐲對曰:「夫鐲前為慕勢,王前為趨士,與使鐲為慕勢,不如使王為趨士。」

王忿然作色曰:「王者貴乎?士貴乎?」對曰:「士貴耳,王者不貴。」王曰:「有說乎?」鐲曰:「有.昔者秦攻齊,令曰:『有敢去柳下季壟五十步而樵採者,死不赦。』令曰:『有能得齊王頭者,封萬戶侯,賜金千鎰。』由是觀之,生王之頭,曾不若死士之壟也。」

宣王曰:「嗟乎!君子焉可侮哉?寡人自取病耳。願請受為弟子,且顏先生與寡人遊,食必太牢;出必乘車,妻子衣服麗都。」顏鐲辭去。曰:「夫玉生於山,制則破焉。非弗寶貴矣,然大璞不完。士生乎鄙野,推選則祿焉。非不得尊遂也,然而形神不全。鐲願得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清淨貞正以自虞。」則再拜而辭去。

君子曰:「鐲知足矣!歸真反璞,則終身不辱。」

馮諼客孟嘗君

戰國策

齊人有馮諼者,貧乏不能自存,使人屬孟嘗君,願寄食門下。孟嘗君曰:「客何好?」曰:「客無好也。」曰:「客何能?」曰:「客無能也。」孟嘗君笑而受之,曰:「諾!」左右以君賤之也,食以草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