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沈從文全集《丈夫》 第 1 頁


沈從文《丈夫》 落了春雨,一共有七天,河水漲大了。   河中漲了水,平常時節泊在河灘的煙船妓船,離岸極近,船皆繫在吊腳樓下的支柱上。   在四海春茶館樓上喝茶的閒漢子,伏身在臨河一面窗口,可以望到對河的寶塔「煙雨紅桃」好景致,也可 ...
作者:沈從文 / 頁數:(1 / 17)

沈從文《丈夫》
落了春雨,一共有七天,河水漲大了。

  河中漲了水,平常時節泊在河灘的煙船妓船,離岸極近,船皆繫在吊腳樓下的支柱上。

  在四海春茶館樓上喝茶的閒漢子,伏身在臨河一面窗口,可以望到對河的寶塔「煙雨紅桃」好景致,也可以知道船上婦人陪客燒煙的情形。因為那麼近,上下都方便,有喊熟人的聲音,從上面或從下面喊叫,到後是互相見到了,談話了,取了親暱樣子,罵著野話粗話,於是樓上人會了茶錢,從濕而發臭的甬道走去,從那些骯髒地方走到船上了。
  上了船,花錢半元到五塊,隨心所欲吃煙睡覺,同婦人毫無拘束的放肆取樂,這些在船上生活的大臀肥身年青女人,就用一個婦人的好處,服侍男子過夜。
  船上人,她們把這件事也像其餘地方一樣稱呼,這叫做「生意」。她們都是做生意而來的。在名分上,那名稱與別的工作同樣,既不與道德相衝突,也並不違反健康。她們從鄉下來,從那些種田挖園的人家,離了鄉村,離了石磨同小牛,離了那年青而強健的丈夫,跟隨到一個熟人,就來到這船上做生意了。做了生意,慢慢的變成為城市裡人,慢慢的與鄉村離遠,慢慢的學會了一些只有城市裡才需要的惡德,於是這婦人就毀了。但那毀,是慢慢的,因為需要一些日子,所以誰也不去注意了。而且也仍然不缺少在任何情形下還依然會好好的保留著那鄉村純樸氣質的婦人,所以在市的小河妓船上,決不會缺少年青女子的來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