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丈夫》    P 8


作者:沈從文
頁數:8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丈夫》

作者:沈從文
第8,共0。
  「我歡喜。這是我屋後栗樹上長的。去年結了好多,乖乖的從刺球裡爆出來,我歡喜。」他笑了,近於提到自己兒子模樣,很高興說這個話。
  「這樣大栗子不容易得到。」
  「我一個一個選出來的。」
  「你選?」

  「是的,因為老七歡喜吃這個,我才留下來。」

  「你們那裡可有猴栗?」
  「什麼猴栗?」
  水保就把故事所說的「猴子在大山上住,被人辱罵時,拋下拳大栗子打人。人想這栗子,就故意去山下罵醜話,預備撿栗子。」一一說給鄉下人聽。
  因為栗子,正苦無話可說的年青人,得到同情他的人了。
  他就告水保另外屬於栗子的種種事情。他知道的鄉下問題可多咧。於是他說到地名 「栗坳」的新聞。又說到一種栗木作成的犁具如何結實合用。這人是太需要說到這些了。 昨天來一晚上都有客人吃酒燒酒,把自己關閉在小船後梢,同五多說話,五多睡得成死豬。今天一早上,本來應當有機會同媳婦談到鄉下事情了,女人又說要上岸過七里橋燒香,派他一個人守船。坐到船上等了半天,還不見人回,到後梢去看河上景致,一切新 不同,全只給自己發悶。先一時,正睡在艙裡,就想這滿江大水若到鄉下漲,魚樑上不知道應當有多少鯉魚上梁!把魚捉來時,用柳條穿鰓到太陽下去曬,正計算到那數目,總算不清楚。忽然客人來到船上,似乎一切魚都爭著跳進水中去了。
  來了客人,且在神氣上看出來人是並不拒絕這些談話的,所以這年青人,凡是預備到同自己媳婦在枕邊訴說的各樣事情,這時得到了一個好機會,都拿來同水保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