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丈夫》    P 9


作者:沈從文
頁數:9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丈夫》

作者:沈從文
第9,共0。
  他告給水保許多鄉下情形,說到小豬搗亂的脾氣,叫小豬名字是「乖乖」,又說到新由石匠整治過的那副石磨,順便告給了一個石匠的笑話。又說到一把失去了多久的鐮刀,一把水保夢想不到的小鐮刀,他說,「你瞧,奇怪不奇怪?我賭咒我各處都找到了。 我們的床下,門枋上,倉角里,什麼不找到?它躲了。躲貓貓一樣,不見了。我為這件事罵過老七。老七哭過。可還是不見。鬼打巖,濛濛眼,原來它躲在屋樑上飯籮裡!半年躲在飯籮裡!它吃飯!一身銹得像生瘡。這東西多狡猾!我說這個你明白我沒有?怎麼會到飯籮裡半年?那是一隻做樣子的東西,掛到斗窗上。我記起那事了,是我削楔子,手上刮了皮,流了血,生了大氣,賭氣把刀一丟。……到水上磨了半天,還不錯,仍然能吃肉,你一不小心,就得流血。我還不曾同老七說到這個,她不會忘記那哭得傷心的一回事。找到了,哈哈,真找到了。」
  「找到它就好了。」
  「是的,得到了它那是好的。因為我總疑心這東西是老七掉到溪裡,不好意思說明。 我知道她不騙我了。我明白了。我知道她受了冤屈,因為我說過:『找不出麼?那我就要打人!』我並不曾動過手。可是生氣時也真嚇人。她哭了半夜!」

  「你不是用得著它割草麼?」

  「嗨,哪裡,用處多咧。是小鐮刀,那麼精巧,你怎麼說是割草?那是削一點薯皮, 刮刮簫:這些這些用的。小得很,值三百錢,鋼火妙極了。我們都應當有這樣一把刀放到身邊,不明白麼?」
  水保說,「明白明白:都應當有一把,我懂你這個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