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聊齋誌異 上 第 66 頁


樂雲鶴、夏平子,二人少同裡,長同齋(1) ,相交莫逆(2)。夏少慧,十歲知名。樂虛心事之,夏亦相規不倦,樂文思日進,由是名並著。而潦倒場屋(3) ,戰輒北(4)。無何,夏遘疫卒( ...
作者:蒲松齡 / 頁數:(66 / 170)

樂雲鶴、夏平子,二人少同裡,長同齋(1) ,相交莫逆(2)。夏少慧,十歲知名。樂虛心事之,夏亦相規不倦,樂文思日進,由是名並著。而潦倒場屋(3) ,戰輒北(4)。無何,夏遘疫卒(5) ,家貧不能葬,樂鋭身自任之。遺襁褓子及未亡人(6) ,樂以時恤諸其家(7) ;每得升鬥,必析而二之,夏妻子賴以活。於是士大夫益賢樂。樂恆產無多(8) ,又代夏生憂內顧,家計日蹙(9) ,乃嘆曰:「文如平子,尚碌碌以歿(10),而況於我!人生富貴須及時(11),慼慼終歲,恐先狗馬填溝壑(12),負此生矣,不如早自圖也(13)。 」於是去讀而賈。操業半年,家資小泰。


一日,客金陵(14),休于旅舍。見一人頎然而長(15),筋骨隆起,徨坐側,色黯淡,有戚容。樂問:「欲得食耶?」其人亦不語。樂推食食之(16);則以手掬(17),頃刻已盡。樂又益以兼人之饌。食復盡。遂命主人割豚肩(18),堆以蒸餅(19);又盡數人之餐,始果腹而謝曰(20):「三年以來,未嘗如此飫飽(21)。 」

樂曰:「君固壯士,何飄泊若此?」曰:「罪嬰天譴(22),不可說也。」問其裡居,曰:「陸無屋,水無舟,朝村而暮郭耳(23)。 」樂整裝欲行,其人相從,戀戀不去。樂辭之。告曰:「君有大難,吾不忍忘一飯之德。」樂異之,遂與借行。

途中曳與同餐。辭曰:「我終歲僅數餐耳。」

益奇之。次日,渡江,風濤暴作,估舟盡覆(24),樂與其人悉沒江中。俄風定,其人負樂踏波出,登客舟,又破浪去;少時,輓一船至,扶樂人,囑樂臥守,復躍入江,以兩臂夾貨出,擲舟中;又入之:數入數出,列貨滿舟。

樂謝曰:「君生我亦良足矣(25),敢望珠還哉(26)!」檢視貨財,並無亡失。

益喜,驚為神人。放舟欲行;其人告退,樂苦留之,遂與共濟。樂笑云:「此一厄也,止失一金簪耳。」其人欲復尋之。樂方勸止,已投水中而沒。驚愕良久。忽見含笑而出,以簪授樂曰:「幸不辱命(27)。 」江上人罔不駭異。

樂與歸,寢處共之。每十數日始一食,食則啖嚼無算(28)。 一日,又言別,樂固輓之。適晝晦欲雨,聞雷聲。樂曰:“雲間不知何狀?雷又是何物?

安得至天上視之,此疑乃可解。「其人笑曰:」君欲作雲中游耶?“少時,樂倦甚,伏塌假寐(29)。 既醒,覺身搖搖然,不似榻上;開目,則在雲氣中,周身如絮。驚而起,暈如舟上。踏之,無地(30)。 仰視星斗(31),在眉目間。


遂疑是夢。細視星箱天上,如老蓮實之在蓬也,大者如瓮,次如瓿(32),小如盎盂(33)。 以手撼之,大者堅不可動;小星動搖,似可摘而下者。遂摘其一,藏袖中。撥雲下視,則銀海蒼茫,見城郭如豆。愕然自念:設一脫足,此身何可復問。俄見二龍夭矯(34),駕縵車來(35)。 尾一掉,如鳴牛鞭(36)。 車上有器,圍皆數丈,貯水滿之。有數十人,以器掬水,遍灑雲間。忽見樂,共怪之。樂審所與壯士在焉,語眾曰:「是吾友也。」因取一器,授樂令灑。

時苦旱,樂接器排雲,約望故鄉(37),盡情傾注。未幾,謂樂曰:「我本雷曹(38)。 前誤行雨,罰謫三載;今天限已滿(39),請從此別。」乃以駕車之繩萬尺擲前,使握端縋下(40)。 樂危之。其人笑言:「不妨。」樂如其言,然瞬息及地。視之,則墮立村外;繩漸收入雲中,不可見矣。時久旱,十里外,雨僅盈指,獨樂裡溝澮皆滿(41)。 歸探袖中,摘星仍在。出置案上,黯黝如石(42):入夜,則光明煥發,映照四壁。益寶之,什襲而藏。每有佳客,出以照飲。正視之,則條條射目(43)。 一夜,妻坐對握髮(44),忽見星光漸小如螢,流動橫飛。妻方怪吒(45),

已入口中,咯之不出(46),竟已下嚥。愕奔告樂,樂亦奇之。既寢,夢夏平子來,曰:「我少微星也(47)。 君之惠好,在中不忘(48)。 又蒙自天上攜歸,可雲有緣。今為君嗣,以報大德。」樂三十無子,得夢甚喜。自是,妻果娠;及臨蓐(49),光耀滿室,如星在幾上時,因名「星兒」。機警非常。十六歲,及進士第。

異史氏曰:「樂子文章名一世(50),忽覺蒼蒼之位置我者不在是(51),遂棄毛錐如脫展(52),此與燕頷投筆者(53),何以少異?至雷曹感一飯之德,少微酬良友之知,豈神人之私報恩施哉,乃造物之公報賢豪耳。」

【註釋】

(1) 同齋:同學。齋,謂學塾。

(2) 莫逆:志趣相投。

(3) 潦倒場屋:在科舉考試中屢試不中,落拓失意。場屋,科舉考場。(4)戰輒北:每次考試都失利。戰,喻科舉考試。北,戰敗。《荀子。議兵》:「遇敵處戰則必北。」註:「北者,乖背之名,故以敗走為北也。」(5) 遘(g òu夠)疫:染上瘟疫。遘,遇。

(6) 未亡人:寡婦。「婦人既寡,自稱未亡人。」見《左傳。莊公二十八年》注。

(7) 恤:救濟;賑濟貧者。

(8) 恆產:土地、房屋之類不動產。

(9) 內顧:謂自審家計。

(10)碌碌:平庸無所作為。

(11)人生富貴須及時:謂人生不論求富求貴,必于盛壯之年得之,方可一生適意。與其守貧讀書以求倘來之貴顯,不如經商謀利以改善生活也。及時,當其盛壯之年。

(12)恐先狗馬填溝壑:語出《漢書。公孫弘傳》。狗馬,服役於人之最低下者。此謂恐己未及脫離貧賤而憂瘁致死,尚不如狗馬得終其天年也。(13)自圖:自己想辦法;意謂另謀出路。(14)金陵:南京的舊名。

(15)頎:《詩。衛風。碩人》:「碩人其頎。」傳:「頎,長貌。」(16)推食食(s ì四)之:把食物推讓給他吃。食,通「飼」。(17)掬:捧着吃。久餓貪食的樣子。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