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聊齋誌異 中 第 1 頁


全本新注聊齋誌異(中) 卷五 陽武侯 陽武侯薛公祿(1) ,膠薛家島人。父薛公最貧,牧牛鄉先生家(2).先生有荒田,公牧其處,輒見蛇兔鬥草萊中,以為異;因請于主人為宅兆(3) ,構茅而居 ...
作者:蒲松齡 / 頁數:(1 / 160)

全本新注聊齋誌異(中)


卷五

陽武侯

陽武侯薛公祿(1) ,膠薛家島人。父薛公最貧,牧牛鄉先生家(2).先生有荒田,公牧其處,輒見蛇兔鬥草萊中,以為異;因請于主人為宅兆(3) ,構茅而居。

後數年,太夫人臨蓐(4) ,值雨驟至;適二指揮使奉命稽海(5) ,出其途,避雨戶中。見舍上鴉鵲群集,竟以翼覆漏處,異之。既而翁出,指揮問:「適何作?」因以產告。又詢所產,曰:「男也。」指揮又益愕,曰:「是必極貴。不然,何以得我兩指揮護守門戶也?」咨嗟而去。

侯既長,垢面垂鼻涕,殊不聰穎。島中薛姓,故隷軍籍(6).是年應翁家出一丁口戍遼陽(7) ,翁長子深以為憂。時侯十八歲,人以太憨生(8) ,無與為婚。

忽自謂兄曰:「大哥啾唧(9) ,得無以造成無人耶?」曰:「然。」笑曰:「若肯以婢子妻我,我當任此役。」兄喜,即配婢。侯遂攜室赴戍所。

行方數十里,暴雨忽集。途側有危崖(10),夫妻奔避其下。少間,雨止,始復行。才及數武,崖石崩墜。居人遙望兩虎躍出,逼附兩人而沒(11). 侯自此勇健非常,丰采頓異。後以軍功封陽武侯世爵(12). 至啟、禎間(13),襲侯某公薨(14),無子,止有遺腹,因暫以旁支代。

凡世封家進禦者(15),有娠即以上聞(16),官遣媼伴守之,既產乃已。年餘,夫人生女。產後,腹猶震動,凡十五年,更數媼,又生男。應以嫡派賜爵(17).旁支噪之,以為非薛產。官收諸媼(18),械梏百端(19),皆無異言。爵乃定。

【註釋】

(1) 薛祿:明膠州(今山東省膠縣)人。出身軍旅。兄弟七人,排行第六,故軍中呼為薛六。既貴,乃更名祿。曾從燕王朱棣起乒,在朱棣與惠帝朱允炆爭奪帝位的「靖難」之役中,屢立戰功。朱棣即位後,官至右都督,封陽武侯。仁宗洪熙元年,加太保,佩鎮朔大將軍印,駐軍大同,守衛邊防。宣德元年卒,追封鄞國公,謚忠武。《明史》及光緒《山東通志。人物誌》、民國《增修膠(州)志》有傳。

(2) 鄉先生,年老辭官居鄉的人。《儀禮。士冠禮》:「奠摯見于君,遂以摯見于鄉大夫、鄉先生。」鄭玄註:「鄉先生,鄉中老人,為卿大夫致仕者。」

(3) 宅兆:建宅舍之地。

(4) 臨蓐:猶臨產。蓐,床上草墊。

(5) 指揮使:武官名。明初于京師和各地設立衛所,駐軍防衛。劃數府為一防區設衛,下設千戶所和百戶所。衛的軍事長官稱指揮使。當時膠州設膠州衛。

稽海:考察海防。


(6) 故隷軍籍:原隷屬軍戶。南北朝時,士兵及其家屬的戶籍屬於軍府,稱為軍戶。軍戶之子弟世代為兵,地位低於民戶。明代沿用古制,也有軍戶。

(7) 戍遼陽:戍守遼陽,指到遼陽服役。明初設遼東都司,治所在遼陽,轄區相當今遼寧省大部。

(8) 太憨生,獃蠢,生,語詞。

(9) 啾(jiū揪)唧:形容低聲私語,猶言唧唧咕咕。

(10)危崖:高聳的崖壁。危,高聳。

(11)逼附:逼近依附。附,附體,合為一體。

(12)世爵,世代繼承的爵位。

(13)啟、禎間:明天啟、崇禎年間。天啟,明熹宗朱由校年號(16211627年)。崇禎,明思宗朱由檢年號(16281644年)。

(14)襲侯:世襲的陽武侯,指薛祿後嗣。薨(h òng烘):古代天子死曰崩,諸侯死曰薨;此稱襲侯之死。(15)世封家:世襲封爵之家。進禦者:進奉給襲爵者的侍寢女子。蔡邕《獨斷》:「禦者,進也。凡衣服加于身,飲食入于口,妃妾接于寢,皆曰禦。」

(16)上聞:奏聞皇帝。

(17)嫡派:嫡子正支。

(18)收:拘捕。

(19)械梏(g ù固):指刑訊。

趙城虎

趙城嫗(1) ,年七十餘,止一子。一日入山,為虎所噬。嫗悲痛,幾不欲活,號啼而訴于宰。宰笑曰:「虎何可以官法制之乎?」嫗愈號咷,不能制之。宰叱之,亦不畏懼。又憐其老,不忍加威怒,遂諾為捉虎。媼伏不去,必待勾牒出(2),乃肯行。宰無奈之,即問諸役,誰能往者。一隷名李能,醺醉,詣座下,自言:「能之。」持牒下,嫗始去。隷醒而悔之;猶謂宰之偽局,姑以解嫗擾耳,因亦不甚為意。持牒報繳(3) ,宰怒曰:「固言能之,何容復悔?」隷窘甚,請牒拘獵戶(4).宰從之。隷集諸獵人,日夜伏山谷,冀得一虎,庶可塞責(5).月餘,受仗數百,冤苦罔控(6).遂詣東郭岳廟,跪而祝之,哭失聲。無何,一虎自外來。

隷錯愕(7) ,恐被咥噬(8).虎入,殊不他顧,蹲立門中。隷祝曰:「如殺某子者爾也,其俯聽吾縛。」遂出縲索縶虎項(9) ,虎帖耳受縛。牽達縣署,宰問虎曰:「某子爾噬之耶?」虎頷之(10). 宰曰:「殺人者死,古之定律。且嫗止一子,而爾殺之,彼殘年垂盡,何以生活?倘爾能為若子也,我將赦之。」虎又頷之。

乃釋縛令去。

媼方怨宰之不殺虎以償子也,遲旦,啟扉,則有死鹿;嫗貨其肉革,用以資度。自是以為常,時銜金帛擲庭中。嫗從此致豐裕,奉養過于其子。心竊德虎。

虎來,時臥檐下,竟日不去。人畜相安,各無猜忌。數年,嫗死,虎來吼于堂中。

嫗素所積,綽可營葬(11),族人共瘞之。墳壘方成,虎驟奔來,賓客盡逃。虎直赴塚前,嗥鳴雷動,移時始去。土人立「義虎祠」于東郊,至今猶存。

【註釋】

(1) 趙城:舊縣名,隋末置,治所在今山西省洪洞縣趙城鎮西南。

(2) 勾牒:拘捕犯人的公文。勾,捉拿。

(3) 持牒報繳:至期覆命,交回勾牒。指未完成使命。

(4) 牒拘獵戶:發出公文,拘禁獵戶,使之服役。

(5) 庶可:或可。

(6) 罔控:無法申訴。

(7) 錯愕:倉卒驚詫。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