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聊齋誌異 下    P 140


作者:蒲松齡
頁數:140 / 0
類別:古典小說

 

聊齋誌異 下

作者:蒲松齡
第140,共0。
【註釋】

(1) 洞庭:據二十四卷抄本,原作「洞廷」。



  
(2〕艎(huáng皇)下:猶言船艙。艎,吳地大舟。

(3) 目若瞑:眼睛好象是閉着。意謂偽裝閉目,暗地觀察。

(4) 南面:面向南。占以南面為尊,天子見群臣或卿大夫見僚屬,皆南面而坐。

(5) 洞庭君為柳氏:洞庭君,指柳毅。唐人李朝威《柳毅傳》,謂洞庭龍女遭受大家虐待,在野外放牧,碰到落第秀才柳毅。柳毅鋭身自任,赴洞庭湖為其傳書,解放龍女。後柳毅與龍女成為夫婦,並嗣為洞庭君。

(6) 賦「風鬟霧鬢」:以「風鬟霧鬢」為題作賦。《柳毅傳》柳毅在洞庭龍宮見到尤王,述說龍女的情況,有雲「見大王愛女牧羊于野,風鬟雨鬢,所不忍視。」此作「風鬟霧鬢」,亦用以形容龍女放牧時的苦難。

(7) 襄陽,今湖北省襄陽縣。

(8) 《三部賦》句:《三都賦》,西晉左思所在。《晉書。左思傳》,謂左思寫此賦,「構思十年,門庭藩溷皆著筆紙,遇得一句,即使疏之。」稔:年。

(9) 文貴工,不貴速,寫文章以精巧為好,不以速成為貴。

(10)溺籍:被淹死者的名冊。

(11)簽差:猶言派遣。舊時派遣官吏,稱「簽差」。


  

(12)界方:界尺,用以比劃直線或壓紙。一握:一柄,一具。

(13)羽葆:儀仗名。《漢書。韓延壽傳》:「建幢棨,植羽葆。」顏師古註:「羽葆,聚翟尾為之,亦個纛之類也。」

(14)毛將軍:據二十四卷抄本,原作「貓將軍」。

(15)築築:意謂象夯柄一樣上下搗動。築,打地基用的工具,俗稱夯。

(16)媚曼:美好。

(17)措辦:籌辦。

(18)長揖:拱手自上而至極下的一種禮節,表示敬重。

(19)沒(m ò漠)處:指織成消失之處。沒,潛入水中。

(20)覲(j ìn 近):覲見;拜見貴者。

(21)牲牢:殺牲為祭品。牛、羊、豕為「牲」,系養者為「牢」。

(22)許真君:東晉道士許遜,字敬之,汝南(治所在今河南汝南)人。

後居南昌(今江西省南昌市)。年二十歲學道于吳猛,盡傳其秘。曾任旌陽(今湖北省枝江縣北)令,政績卓著。後因晉室紛亂,棄官東歸,周游江湖。

傳說東晉寧康年間全家成仙飛昇,宋代封為「神功妙濟真君」,世稱許真君或許旌陽。

(23)郡伯:郡守。

竹青

魚客,湖南人,忘其郡邑(1).家貧,下第歸(2) ,資斧斷絶。羞於行乞,餓甚,暫憩吳王廟中(3) ,拜禱神座。出臥廊下,忽一人引去,見王,跪白曰:「黑衣隊尚缺一卒,可使補缺。」王曰:「可。即授黑衣。既着身,化為鳥,振翼而出。見烏友群集,相將俱去,分集帆檣(4).舟上客旅,爭以內向上拋擲。群于空中接食之。因亦尤效(5) ,須臾果腹。翔棲樹抄,意亦甚得。逾二三日,吳王憐其無偶,配以雌,呼之」竹青「。雅相愛樂。魚每取食,輒馴無機(6).竹青恆勸諫之,卒不能聽。一日,有滿兵過(7) ,彈之中胸。幸竹青銜去之,得不被擒。群烏怒,鼓翼扇波,波湧起,舟盡覆。竹青仍投餌哺魚。魚傷甚,終日而斃。忽如夢醒,則身臥廟中。先是,居人見魚死,不知誰何,撫之未冷,故不時令人邏察之。至是,訊知其由,斂資送歸(8).後三年,復過故所,參謁吳王。設食,喚烏下集群啖,祝曰:」竹青如在,當止。「食已,並飛去。後領薦歸(9) ,復謁吳王廟,薦以少牢(10). 已,乃大設以饗烏友(11),又祝之。是夜宿于湖村,秉燭方坐,忽幾前如飛鳥飄落;視之,則二十許麗人,囅然曰(12):」別來無恙乎?「魚驚問之,曰:」君不識竹青耶?「魚喜,詰所來。曰:」妾令為漢江神女(13),返故鄉時常少。前烏使兩道君情(14),故來一相聚也。「魚益欣感,宛如夫妻之久別,不勝歡戀。生將借與俱南(15),女欲邀與俱西(16),兩謀不決。寢初醒,則女已起。開目,見高堂中巨燭熒煌,競非舟中。驚起,問:」此何所?「女笑曰:」此漢陽也(17). 妾家即君家,何必南!「夭漸曉,婢媼紛集,酒炙已進。就廣床上設矮幾,夫婦對酌。魚問:」仆何在?「答:」在舟上。“

生慮舟人不能久待。女言:「不妨,妾當助君報之(18). 」於是日夜談嚥,樂而忘歸。舟人夢醒,忽見漢陽,駭絶。仆訪主人,杏無音信。舟人欲他適,而纜結不解,遂共守之。積兩月餘,生忽憶歸,謂女日:「仆在此,親戚斷絶。且卿與仆,名為琴瑟,而不一認家門,奈何?」女曰:「無論妾不能往;縱往,君家自有婦,將何以處妾乎?不如置妾于此,為君別院可耳(19). 」

生恨道遠,不能時至。女出黑衣,曰:「君向所著舊衣尚在。如念妾時,衣此可至;至時,為君解之。」乃大設餚珍,為生祖餞(20). 即醉而寢,醒則身在舟中。視之,洞庭舊泊處也。舟人及仆供在,相視大駭,詰其所往。生故悵然自驚。枕邊一袱,檢視,則女贈新衣襪履,黑衣亦折置其中。又有綉素維縶腰際(21),探之,則金資充初焉(22). 於是南發,達岸,厚酬舟人而去。

歸家數月,苦憶漢水,因潛出黑衣着之,兩脅生翼,翁然凌空(23),經兩時許(24),已達漢水。迴翔下視(25),見孤嶼中,有樓舍一簇,遂飛墮。

有婢子已望見之,呼曰:「官人至矣!」無何,竹青出,命眾手為緩結,覺羽毛劃然盡脫。握手入舍,曰:「郎來恰好,妾旦夕臨彥矣。」生戲問日:「胎生乎?卵生乎?」女曰「妾今為神,則皮骨已更(26),應與曩異。」越數日,果產,胎衣厚裹(27),如巨卵然,破之,男也。生喜,名之「漢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