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母親》    P 10


作者:沈從文
頁數:10 / 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母親》

作者:沈從文
第10,共0。
  兩人在吃飯時談的是外祖母,又談到外祖母的信。孩子的父親問信上說些什麼,母親才記起這信已被自己絞成一卷放到孩子的臥車裡皮墊下,就叫王媽去看,是不是在那裡。王媽把信取來了,孩子的父親對這紙折皺的信毫不有所奇異,儼然這是應當像這樣子的。在飯桌前把信看過,仍然吃飯。
  母親在父親看信時節心中自然有一種小小波浪。她雖然明知道信上凡是使自己心跳的話未必使父親也同樣心跳,她直到父親把信看完才把含在口中的飯嚥下。父親每一提到孩子,母親就如中惡,心身微微發抖。她雖能永遠是用那使人看不分明意義所在的微笑來掩飾自己;她對於這父親,坦白的幾乎可以稱為呆子的態度,是抱了一種說不分明的憐憫心情的。她的口時時微動,似乎只差一點就要大聲的喊這孩子父親做呆東西。但呆東西那種對孩子的希望卻並不下於外祖母,因此她的自白的機會,就永不會在什麼時候得到了。
  把飯吃過不久,父親仍然挾了他的大皮包到公司辦公去了,家中就剩下孩子同孩子母親。

  作母親的因為不許自己想起那些不是聰明人做的事,她把小孩子放到身邊,自己看書。她往日也這樣把日子消磨的,只是往日沒有像今天那樣勉強。在丈夫面前,她還可以像一個孩子,就因為丈夫把她當孩子。但是只她一人在自己孩子面前,她是一個完全的母親。一個母親對於孩子同孩子的父親,當是整個的愛,沒有別的成分攙入,才能使這母親完成母性的偉大。如今的孩子,仔細的分析,一個負疚的贅疣罷了。

  她一面看書,一面想起在三千里外為這外孫光榮未來作估計的外祖母,就低低的歎了氣。
  她從所看到的一本女人之懺悔上摘出許多彷彿為自己而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