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馬帝國興亡史    P 30

作者:吉本
頁數:30 / 319
類別:西洋古代史

 

卡拉卡拉的罪行未受到任何懲罰。但不論是忙於公務,是尋求歡樂,還是各種諂媚的言詞卻都不能使他逃避良心的譴責;在精神極度痛苦不安的時候,他承認在頭腦昏亂中常看到他父親和他弟弟像活着的時候一樣滿臉怒容前來責罵和威脅他。他的這種犯罪意識原可以使得他儘力讓人類看到他的高尚品德,從而相信他的那些血腥舉動實是身不由己不得已而為之。但卡拉卡拉的悔恨卻只不過使他力圖從世上消滅掉能使他想起他的罪行,或想起他的被謀殺的弟弟的一切。
在他從元老院回到皇宮的時候,他看到他的母親在幾位貴婦人的陪同下,正對著她的過早死去的小兒子痛哭。滿懷妒嫉的皇帝竟對她們以立即處死相威脅;這一判決終於對馬爾庫斯僅剩的一個女兒法迪娜執行了;而甚至痛苦萬分的尤利亞也不得不止住悲泣,壓住嘆息,對那刺殺事件報以微笑和贊同。

有人計算,大約有兩萬多男男女女,僅以被隨便指為是格塔的朋友而被處死。
他的衛兵和奴僕、他的擔任重要職務的大臣、和他一起玩兒樂的夥伴、凡通過他的關係在軍隊或地方得到提升的官員,再加上長串長串的瓜蔓抄,全都包括在流放的名單之中;几乎是不放過任何一個和格塔有過任何微不足道的聯繫、曾為他的死悲傷,或曾提到過他的名字的一切人。
和父親同名的赫爾維烏斯·佩提那克斯就因為在不恰當的時候開了一句玩笑便送掉了性命。出生於一個似乎以熱愛自由為傳統特點的家庭也足以構成了特拉西亞·普瑞斯庫斯的罪名。最後,這類因特殊原因而受到株連或懷疑的人終於全都處理完了;後來,當一位元老被指控為政府的秘密敵人,而皇帝就因為一般看來這人確是個很有錢的品德高尚的人,他便認為這就已經夠了。
根據這類不可辯駁的原則他常常會作出最為殘暴的結論。
如許多無辜公民的被殺只有他們的朋友和親人暗中為之落淚。禁衛軍長官帕皮尼安的死卻被作為一件大不幸的事公開進行了追悼。在塞維魯在位的最後7年中,他一直執行着國家的最重要的職務,並通過他的有益的影響,始終領導皇帝走在公正和仁政的道路上。塞維魯充分認識到他的品德和能力,因而在臨終前懇求他要儘力維護皇室的昌盛和團結。而帕皮尼安的忠心耿耿,為國效勞的作為卻恰足以更加撥旺了卡拉卡拉對他父親時代的大臣早已懷有的怒火。在格塔被刺殺以後,這位衛隊長官奉命利用他的全部技巧和辯才發表一篇為那一殘暴事件辯解的演說。哲人塞涅卡也曾以阿格麗皮娜的兒子和殺她的兇手的名義向元老院寫過一封類似的信。「犯下殺害親人的罪行可遠比為之辯解容易」,是帕皮尼安當時的回答;他毫不猶豫地在死亡和正義之間作出了自己的選擇。這種避開宮廷中的明爭暗鬥,不遇事隨俗,拋棄職業上的使乖弄巧手段,出污泥而不染的凜然正氣,較之他的一切重大職務、他的各種作品,以及他作為一位法學家在羅馬法學界長期保持着的崇高名聲,都更給帕皮尼安這個名字增加了更為燦爛的光輝。
在此以前,一直使羅馬人最感幸福,或在生活艱苦時最為欣慰的是,皇帝們的罪惡意圖受到了壓制,而他們的美德得以發揚了。

奧古斯都、圖拉真、哈德良和馬爾庫斯都經常在他們的廣闊的國土上親自到各處去視察,他們的行蹤所至都能讓人們看到明智和仁德行為的印跡。提比略、尼祿和圖密善等人則几乎始終居住在羅馬或其近郊的別墅中,對他們的暴政直接受害的,差不多僅限于元老和騎士等人。
但卡拉卡拉卻可說是人類的共同敵人。
他在殺害格塔大約一年之後,便離開了首都(而且再也沒有回來過)。在他其後的統治時期,他一直在帝國的幾個省份,特別是東部幾省中度過他的歲月,而所有那些省份,一個接一個,都變成了他行使掠奪和殘暴的據點。
元老院由於對他的瞬息萬變的情緒恐懼萬分,只得每天不惜花費巨資為他提供吃喝玩樂的場所,而他則總嗤之以鼻,立即賞給他的衛兵們去享受;他們還在各個城市為他修建宏偉的行宮和戲院,可他自己既從來不去看看,也從來不下令立即撤除。最富有的家庭,都由於交納無理的罰金或財產被沒收而一譬如洗,人民中的絶大部分都由於巧立名目、日益增多的賦稅而窮苦不堪。在國內完全平靜無事的時候,稍有一點不如他意的事,他便會在埃及的亞歷山大里亞發佈命令進行大規模屠殺。自己躲在一個極安全的地點,塞拉庇斯的神廟中,他觀望並指揮殺害了數以千計的羅馬公民和外鄉人,從不考慮被殺人數共有多少,或他們各犯有什麼罪,因為他曾經毫不動感情地通知元老院,所有的亞歷山大里亞人,包括所有已被殺和倖免的人,全都同樣有罪。
塞維魯的明智的教導在他的這個雖非全無想象力和辯才,而同時卻毫無判斷力和人性的兒子的頭腦中並未留下任何深刻印象。
一個為暴君所讚賞的危險格言卻深得卡拉卡拉的稱許,並被他到處加以濫用——「保證能得到部隊的歡心,對其他的臣民全可視如糞土。」但是,他父親的慷慨還多少受到必須謹慎從事的約束,他對部隊雖十分縱容,但從不曾放棄堅決的領導。而這兒子的一味放縱卻成了他的全部統治策略,其結果便必然既毀掉了軍隊,也毀掉了整個帝國。
軍隊的戰鬥力不是通過嚴格的軍營中的訓練而日益加強,卻是在城市的奢侈生活中全部消磨殆盡。過多的月薪和額外的賞賜使國家財政支絀,而軍人卻人人富有,而事實上必須使他們經常處于清苦生活之中,他們才可能平時謙恭知禮,戰時為國效命。卡拉卡拉態度橫暴、傲慢;但和部隊在一起時,他卻甚至忘了自己的尊嚴,讓士兵們跟他一起沒上沒下地打閙,完全不考慮自己作為將軍的重要職責,在穿著和態度上也處處模仿普通士兵。
像卡拉卡拉這樣一種性格和行為的人是既不可能贏得愛戴,也不可能獲得尊敬的;但是,只要他的罪惡活動對軍隊有利,他便可以確保免遭叛亂之災。一次由他自己的妒嫉心理引起的陰謀活動最後卻終於置這個暴君于死地了。
禁衛軍的領導權由兩個大臣分擔。軍事部分交託給亞得文圖斯,一個頗有經驗但能力有限的軍人;民政事務則由奧皮利烏斯馬克里努斯掌管,他憑着自己熟練的辦事能力,冠冕堂皇地使自己爬到了那一高位。
但他能否獲得寵幸卻完全得隨皇帝反覆無常的情緒而定,而且皇帝的極輕微的懷疑或任何一點意外情況都完全可能使他性命不保。一個善知過去未來的亞洲人不知是出於惡意還是荒唐的幻想,忽然作出一個十分危險的預言,斷定馬克里努斯和他的兒子注定要統治羅馬帝國。
這一說法很快在全省傳開;後來把那人捆綁起來帶到羅馬,他卻在該城的負責人面前堅持說,他的預言絶不會有錯。這位行政長官曾得到緊急的命令,要他弄清這兩個卡拉卡拉繼承人的情況,於是立即把他審訊那個亞洲人的經過向當時正設在敘利亞的皇宮報告。但儘管送信人日夜兼程而進,馬克里努斯的一個朋友卻仍然設法把這迫在眉睫的危險告訴了他。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