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馬帝國興亡史    P 31

作者:吉本
頁數:31 / 319
類別:西洋古代史

 

皇帝拿到了從羅馬來的公文;但他那時正忙於參加賽馬,連拆也沒拆開便全部交給了禁衛軍隊長,告訴他其中不關緊要的事由他代為處理,如有什麼重要事情再向他報告。馬克里努斯從公文中得悉自己的惡運,決定全力阻止其事。他設法挑起一些下級軍官的不滿,決定假手于最近曾被拒絶提升為百人隊隊長的士兵馬文提阿利斯。
卡拉卡拉的虔誠促使他要從埃德薩到卡雷着名的月神廟去進一次香。有一支馬隊護衛着他;但在半途中因事必須停下來的時候,他的衛兵本來都必須和他保持一定的距離,而這時馬爾提阿利斯卻假裝有事向他走過去,用匕首將他刺死,這勇敢的刺客立即被禁衛軍中的一個西徐亞的弓箭手殺死。

這個魔鬼的一生也就這麼結束了,他的一生是整個人類的恥辱,可恨羅馬人竟能容許他進行若干年的統治。對他無限感激的士兵只記得他對他們的偏愛和慷慨,全不管他一生的罪惡,竟強迫元老院出賣自己的尊嚴和宗教的尊嚴也把他尊為神靈。當這一神靈還在人世的時候,他認為只有亞歷山大大帝是一位值得他敬佩的英雄。
他自己用了亞歷山大的名字和旗號。組建了馬其頓方陣式的衛隊,迫害亞里士多德的門徒,並且以一種孩童的狂熱唯一一次表露出對品德和榮譽的關心。
我們很容易想象,在納爾瓦戰役和征服波蘭之後,查理十二(他雖然仍然缺乏菲利普的兒子的那種更為高雅的成就)也許可以自吹說,他在勇敢和寬厚待人方面不在他之下;但卡拉卡拉的一生卻沒有幹過任何一件事說得上近似那位馬其頓英雄的行徑,只除了他也曾大量屠殺他自己的和他父親的朋友。
馬克里努斯被禁衛軍推上了皇帝寶座。他企圖改革軍隊的打算使他遭怨恨。塞普提米烏斯·塞維魯的姨妹尤利亞·梅薩聲稱她的孫子是卡拉卡拉的孩。他被推為皇帝並襲用了安東尼的名字。馬克里努斯失敗被殺,於是安東尼和他的滿朝文武便開始向羅馬進發。

埃拉伽巴盧斯由於新皇帝全部身心只在於吃喝玩樂一類最無聊的事情上,他的奢侈無比的從敘利亞到意大利的行程竟花費了好幾個月的時光,他在尼科米底亞度過了他取得勝利後的第一個冬天,在那裡一直拖延到第二年夏天才威風凜凜地進入首都。
在他到達之前,他下令把他的一副維妙維肖的肖像立即掛在元老院的勝利之神的聖壇上,這畫像雖然十分逼真,卻使羅馬人清楚地看到了他的形貌的猥瑣。在畫中,他穿著一身金光閃閃的絲綢的牧師服裝,學着梅德人和腓尼基人的打扮,衣襟寬鬆飄灑;他頭上戴着一頂三重冕,多條頸圈和手鐲上都鑲嵌着價值連城的珠寶。額頭染作黑色,兩頰塗上不自然的紅色和白色。一些態度嚴肅的元老都不禁發出一聲哀嘆說,羅馬人在長期經歷過嚴厲的本國暴君的統治之後,現在又該俯伏在華貴的女性的東方暴政之下了。
在埃米薩,以埃拉伽巴盧斯的名義,在普遍相信是從天上落在這塊聖地上的一根圓錐形的黑石砫之下,向太陽神進行了膜拜。安東尼把自己得以榮登寶座的好運完全歸之於這位保護神,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在他的統治期間,他所幹的唯一一件嚴肅的事,便是出於迷信的對神的感恩。要讓那位埃米薩之神高於地球上的其它一切宗教的神祇是他熱情追求並引以自豪的一個偉大目標;而且他對埃拉伽巴盧斯這個稱號(因為他自稱為教皇,並極其樂意採用這一神聖的名字)比對帝王的一切宏偉的稱號都更感興趣。在一次走過羅馬街頭的莊嚴的儀式中,地上灑滿了金粉;那鑲嵌着寶石的黑色的石頭放在一輛由六匹一色雪白、裝備豪華的馬匹拉著的車上。這位虔誠的皇帝自己抓着繮繩,兩邊由他的大臣們護衛着倒退着緩緩行進,說是這樣他便可以享受永遠和神同在的幸福。在修建在帕拉丁山的一座無比雄偉的神廟中,奉獻給埃拉伽巴盧斯神的各種祭禮無不極盡其奢華、莊嚴之能事。最醇的酒、最奇特的犧牲、最稀有的香料全都毫不吝惜地堆放在他的聖壇上。在聖壇的四周由敘利亞姑娘組成的合唱隊,和着野蠻人的音樂節奏,跳着最為淫蕩的舞,而一些最為嚴肅的國家和軍隊的重要人物,則穿著腓尼基的長袍,帶著虛假的熱情和掩蓋着的憤怒,煞有介事地乾著那極端無聊的勾當。
皇帝的狂想使他曾企圖把安希利亞和巴拉狄昂以及努馬曾表示忠心信仰的一切神聖的象徵全都移到這座神廟裡來。
許多小神全按其身份的高下守護着這威嚴的埃米薩之神;但即使這樣,他的朝臣還顯得有欠完備,因而最後把一位最受人尊重的女神也弄到了他的床上。最初擬選作他的伴侶的是帕拉斯;但考慮到她的好戰的凶狠姿態也可能會嚇退一位敘利亞神靈的柔情,於是,受到亞洲人崇拜被稱作阿斯塔特的月神被看作是太陽神的最合適的伴侶。她的塑像,連同作為嫁妝送到她廟裡去的豐富的奉獻全部在鼓樂聲中由迦太基送到了羅馬,而舉行這次神秘婚禮的那一天在首都以及在帝國全國全都進行了歡慶。
一個有理性的好色之徒總始終對溫和的自然要求抱著一定的尊敬,併力圖通過社會交往、人與人的親密相處、淡化這方面的情趣和想象,以使感官的需要得到更高尚的滿足。但是這位埃拉伽巴盧斯(我講的是那個叫這個名字的皇帝),由於被自己的青春、自己的國家和幸運所毀,發瘋一般毫無節制地沉溺在最低級的淫樂之中,不要多久也便對這種自己沉溺其中的享樂感到厭惡和膩味了。
於是,他不得不求助于各種人為的刺激力量:成堆的各樣的女人、各種各色的酒和佳餚、經過精心設計的各種姿態和春藥全被用來挑撥起他的已經衰敗的情慾。這是這位君主唯一關心並加以扶植的一門學問,這方面出現的新名詞和新發現,構成他的統治時期的唯一特色,並使他在後人中留下萬代罵名。一種心血來潮似的肆意揮霍填補了欣賞能力和高雅情操方面的空虛;而當埃拉伽巴盧斯瘋狂無度地大量拋撒人民的財富的時候,他自己和他的一些諂媚者卻都大聲讚揚這種在溫和的前代皇帝時期聞所未聞的精神面貌和宏偉氣勢。顛倒冷暖不同的四季順序、戲弄臣民的熱情和偏見、破壞一切自然和社會禮儀的法則都在使他最為開心的娛樂項目之列。成隊的情婦、一日三換的妻子,其中有一個是從灶神的神廟拉來強加蹂躪的女尼,仍無法滿足他的已無能為力的情慾。這位羅馬世界的主人還極喜歡學女人打扮,喜愛紡紗桿更勝於權杖,他把帝國的最高職位全分配給他的無數的情人;其中有一個甚至公開被賦以皇帝的,或者按他更為經常自稱的說法,皇后的丈夫的頭銜和權限。
也許有人會覺得這裡所講埃拉伽巴盧斯的罪惡和愚蠢恐難免夾有許多想象成份或出於偏見的誇大。然而,我們僅以其公開暴露在羅馬人民面前、並得到當時嚴肅的歷史學家證實的一些情景來看,我們也不能不認為其無法形容的卑劣下流程度實為任何一個時代或國家所罕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