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馬帝國興亡史    P 32

作者:吉本
頁數:32 / 319
類別:西洋古代史

 

東方帝王的淫蕩行為總限制在後宮的四牆之內,非一般人所能窺視。榮譽和高貴感又使得現代歐洲的宮廷講究較高尚的娛樂、顧全體面、尊重公眾輿論;而那些墮落和極端富有的羅馬貴族卻不惜使自己的一切凡能從由各種民族和各種社會習俗匯成的洶湧的污流中所能找到的罪惡要求全能得到滿足。他們生活在他們的奴隷和食客之中,既無因犯罪而受到懲罰之虞,也不怕任何人批評。至于皇帝本人,他對他的各級的臣民都同樣不屑一顧,完全可以毫無顧忌地盡情享受皇家荒淫奢侈的特權。
人類中最下賤者也敢於痛斥在他自己身上也完全存在的別人的狂亂行為;而且很容易會找到年齡、性格或地位方面的微小差異,以表明其間完全有理由分別看待。無法無天的士兵把放蕩的卡拉卡拉的兒子推上了皇帝的寶座,現在又為自己愚昧的選擇惶愧不安,於是厭惡地拋開這個魔鬼,轉而十分欣喜地思量着馬梅亞的兒子他的表弟亞歷山大一開始所表現的美德。

狡猾的梅莎感覺到她的孫子埃拉伽巴盧斯最後必將毀于自身的罪惡,於是為她的家族又尋找到了另一個更為牢靠的支柱。他利用年輕皇帝的宗教狂熱抓住一個適當的機會,求他將亞歷山大收為養子,並加給他愷撒的稱號,以保證他自己所擔任的神職不致因塵世的煩惱而中斷了。
這位令人喜愛的王子居于這第二號人物的地位很快就得到了公眾的喜愛,並引起了那暴君的妒心,他決心要,或者讓他同流合污,或者結束他的生命,以了結這一危險的競爭。他的計謀累遭失敗;他的許多次無效的陰謀都被他自己愚蠢的胡言亂語泄露出去,而使得那些被細心的馬梅亞安排在她兒子身邊的善良而忠誠的僕人們能及時採取對策。在一陣狂熱情緒的推動之下,埃拉伽巴盧斯決心用武力來解決靠詭計無法完成的事,通過一項專制的命令剝奪掉他的愷撒的地位和榮譽。
消息傳到元老院沒有什麼反響,但在軍營中卻引起了軒然大波。禁衛軍的士兵發誓要保衛亞歷山大,並要向那有辱王座的人報仇。埃拉伽巴盧斯渾身發抖流着眼淚請求他們留他一條命,只要讓他能和他心愛的的希爾羅克里斯在一起就行了,這情景終於使得憤怒的禁衛軍心軟下來;他們同意授權他們的隊長密切注意亞歷山大的安全和皇帝的行徑。
這樣一種妥協是根本不可能長時間存在下去的,即使像埃拉伽巴盧斯這樣一個十分下流的人也絶不甘心在如此屈辱的條件下完全仰人鼻息作他的皇帝。
沒有多久,他通過一次危險的嘗試,要想試探一下士兵們的情緒。他放風說,亞歷山大已死,自然馬上就有人懷疑他已被謀殺,於是,軍營中本來尚未完全平靜的情緒立即變成了一種狂怒,兵營中的這場風暴顯然非讓那個受歡迎的青年親自露面,並恢復他的權利便無法平息了。
這一新的事件再次證明他們完全喜歡他的表弟,而對他本人十分厭惡,皇帝在一怒之下試圖懲罰幾個領導叛亂的頭目。他這一不識時務的嚴厲態度馬上帶來了他的一些親信、他的母親和他本人的死亡。

埃拉伽巴盧斯當即被憤怒的禁衛軍殺死,他的被支解的軀體被拖過羅馬街頭拋到第伯河中去。
元老院評定他勢必將遺臭萬年,這一公正的評價也完全得到了後代的承認。
亞歷山大·塞維魯的即位埃拉伽巴盧斯的表弟亞歷山大被禁衛軍推上皇帝的寶座,取代了他的位置。他和他改用其名姓的塞維魯家族的關係和他前一代的皇帝完全一樣;他的美德和危險處境使他獲得了羅馬人的歡心,急於表示慷慨的元老院又在一天之內給他加上了各種代表皇帝威嚴的稱號和權力。
但因為亞歷山大才不過是個靦腆的守本分的15歲的孩子,政府的管理大權實際是掌握在兩個女人——他媽媽馬梅亞和他祖母梅莎——手中。
梅莎在亞歷山大登上寶座之後不久便死去了,她死後,馬梅亞更成了她兒子和羅馬帝國的唯一攝政王。
婦女對朝政影響的增長在任何一個時代和國家兩性中總是較聰明的一性,或至少是較強壯的一性,掌握著國家政權,而讓另外一性去管理家庭生活中的煩惱與歡欣。但是,在世襲的君主國家,特別是在現代歐洲的那類國家中,騎士精神和繼承法已使我們習慣于完全承認一種奇特的例外;一個女人也能掌握著一個巨大王國的絶對統治權,儘管事實上誰都認為不論是對政治方面,還是軍事方面的工作她全都一竅不通。但是,由於羅馬皇帝仍然被看作是共和國的將軍和行政官,他們的妻子和母親,儘管也被加上奧古斯妲一類尊貴的稱號,從來也沒有真正享有過帝王的榮譽;而讓一個女人來進行統治,那對於一些結婚不是為了愛,或愛情中絶無柔情和尊敬可言的原始羅馬人來說,簡直是一種荒謬絶倫的事。傲慢的阿格麗皮娜的確真希望能分享他交給她兒子的那個帝國的各種榮譽;但她的這種必然遭到每一個關心羅馬尊嚴的公民厭惡的瘋狂野心卻被機智而堅決的塞涅卡和布羅斯所打消了。
一代代皇帝的聰慧或冷漠使得他們都沒有大膽去冒犯他們的臣民的這種偏見;一直到了荒淫無恥的埃拉伽巴盧斯,他才以他媽媽索埃米阿斯的名字玷污了元老院的名聲——她的名字被和執政官們的名字放在一起,她還作為一個成員簽署了立法議會的正式檔案。她的更為明智的妹妹馬梅亞卻拒絶了那種無用的、引起反感的特權,後來更通過了一項嚴肅的法律永遠不容婦女進入元老院,並言明誰如違反了這一規定便將把她的頭奉獻給地獄之神。
馬梅亞具有男性的野心,她所追求的是實權而不是排場。
她在她兒子的思想之上維持着一個絶對的永久的帝國,而在他的感覺中,他媽媽是絶不能容忍任何對手存在的。
亞歷山大在她的同意下,和一位貴族的女兒結了婚;但他對岳父的尊重和對皇后的愛都和馬梅亞的情感或利益不相一致。那貴族很容易被以叛國罪名處決,亞歷山大的妻子也受盡屈辱,被趕出王宮,併流放到非洲去。
儘管這類出於嫉妒的殘酷行徑和一些貪污行為使馬梅亞受到人們的指責,但她的治理措施總的來講是同樣既有利於她的兒子也有利於帝國的。
在元老院的同意下,她挑選了16個最明智、品德最為高尚的元老組成永久性的國家政務會,任何重大的公共事務都須通過它討論決定。由既充分瞭解又十分尊重羅馬法律的着名人士烏爾皮安主持其事;這種貴族政治的謹慎而堅決的態度終使帝國政府恢復了秩序和權威。他們在清除了羅馬城中外來的迷信活動和奢侈行為、清除了埃拉伽巴盧斯的隨心所欲的暴政的殘餘之後,便致力於從政府機構的各個部門中清除掉他所安插的無能的廢物,並全部換上品德高尚、確有能力的人才。有知識、熱愛正義是被推薦擔任文職的唯一條件;勇敢、嚴守紀律是擔任軍職的唯一標準。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