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羅馬帝國興亡史    P 36

作者:吉本
頁數:36 / 319
類別:西洋古代史

 

他曾兩次被光榮地委以執政官的重任,一次由卡拉卡拉,一次由亞歷山大委任,因為他具有能獲得善良的君主的尊重而又不致引起暴君們的妒心的非凡才能。他的悠久的歲月都平靜地用於研究文學和享受羅馬榮譽;而當元老院提出加給他前執政官頭銜並已得到亞歷山大批准的時候,他看來是十分明智的請求交出指揮軍隊和管理幾個省份的權利。在這位皇帝生存期間,非洲人民在他的忠誠的代理人的治理之下,一直過着幸福的生活;在野蠻無理的馬克西明篡奪王位之後,戈狄安儘力減緩了許多他未能事先制止的苦難。在他迫不得已接受皇帝的紫袍的時候,他已有80餘歲高齡;他堪稱是幸福的安東尼時代的十分難得的最後的餘慶,他在自己的行為中重現了兩安東尼的美德,這在一部三十卷的高雅的詩集中得到了充分的表現。作為他的副職官員隨同這位德高望重的前執政官一起前往非洲的他的兒子,後來也同樣被稱為皇帝。
他的作人態度稍欠純正,但他的性格卻也和他父親一樣和藹可親。22個正式娶下的妻妾和一所藏書六萬二千卷的圖書室,表明了他的興趣的廣泛;而根據他遺留下的產起來看,顯然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確係為了實用,而並非裝裝樣子而已。羅馬人民承認小戈狄安的長相極像西庇阿·阿非利加但他們更為高興的發現那母親卻是安托尼努斯·皮烏斯的孫女兒,他們按他們自己一廂情願的設想,把公眾的希望寄託於他們認為自那以後一直蟄伏在一種奢侈的懶散悠閒生活之中的美德的復活。

當戈狄安父子已使這次人民選舉的騷亂平息下去以後,他們便把皇宮遷到了迦太基。在那裡,他們受到了重視他們的美德的非洲人的熱烈歡呼。那些非洲人,自從哈德良的訪問之後,一直再也沒有見到過一位羅馬皇帝的威儀了。
但這種空洞的歡呼聲卻既不能加強,也不能進一步肯定戈狄安父子的權利。他們出於原則,也出於自身利益考慮,必須求得元老院的認可;於是一個由地方最高尚的人士組成的代表團便立即派往羅馬,以便向元老院陳述他們的同胞為何採取此一行動及其經過情況,說明他們長時間以來早已忍無可忍,最後才不得不如此積極行動。新皇帝父子寫給元老院的信十分謙虛、崇敬,一再說明他們接受皇帝稱號實是出於無奈,但他們現在仍把對他們的任免和他們的命運交給擁有最高權力的元老院裁決。
元老院對這件事既無意見分歧,也毫無異議。戈狄安父子的高貴出身和姻親關係立即把他們和一些最有聲望的羅馬家族連繫在一起。
他們的財富已培育了許多依附於他們的元老,他們為人正直又使他們獲得了許多朋友。他們的溫和治理,令人不禁想到,已開闢了不僅是通向民治政府,而且甚至是共和政府的道路。對軍事暴力的恐怖曾第一次迫使元老院忘掉亞歷山大的被殺,並使他們批准了對一個野蠻農民的選擇,現在卻產生了相反的效果,使得他們要重申自由和人性的受損的權利了。
馬克西明已公開表明了對元老院的仇恨,而且是不可調和的;最大限度的恭順也不能平息他的怒氣,最為小心謹慎的忠誠也不能消除他的懷疑;甚至僅為自身安全考慮他們也只能承擔這一冒險事業可能帶來的風險,因為這事如果不成功,他們便必將是第一批的犧牲者。關於這類問題,也許還有其它一些更為機密的問題,在一次由執政官和地方行政官參加的會議上進行了辯論。等到他們一作出最後決定,他們便按照一種古老的,意在喚醒大家的注意,並對他們的決定保守秘密的機密方式在卡斯托神廟召開了元老院全體成員大會。「諸位尊敬的元老,」執政官敘拉努斯說,“戈狄安父子,兩位都具有高貴的執政官頭銜,一位是你們的前執政官,一位是你們的副總督,現在已在全非洲人民一致同意下被推舉為皇帝。
讓我們向,”他大膽地接著說,「提斯德魯斯的青年們表示感謝;讓我們向慷慨地把我們從一個可怕的魔鬼手中拯救出來的迦太基人民致謝——你們在聽我講話時為什麼如此冷靜?如此膽怯?你們為什麼這樣不安地彼此對看著?這樣猶豫不決?馬克西明是人民的仇敵!願他的仇恨隨着他的肉體一起消滅吧,願我們能長期享受戈狄安家父親的謹慎和仁愛,也讓我們長期享受戈狄安家兒子的英勇和忠貞!」這位執政官的高貴的熱忱終於把元老們從萎靡狀態中喚醒。於是一致決定,戈狄安父子的當選獲得批准;馬克西明和他的兒子以及他的追隨者都被定為國家的仇敵;現在誰要是有勇氣和幸運將他們消滅掉,便將獲得一筆豐厚的報酬。

當那個皇帝不在的時候,禁衛軍的一個分隊留在羅馬保衛着,或者應該說是管制着首都。衛隊長維塔利亞努斯在迅速執行,甚至在阻止那暴君的殘酷命令方面,早已充分表現出了他對馬克西明的赤膽忠心。
現在只有他的死能夠輓救元老院的聲威和元老們的生命于危難之中了。
在已作出決定的消息尚未透露出去之前,一個財務官和幾個軍團司令官奉派去結果他的一心為主子效力的生命。他們大膽而堅決地執行了命令;然後,手舉着鮮血淋漓的匕首,他們跑過街頭,向人民和士兵們宣佈了關於這一可喜可賀的革命行動的消息。
於是到處是一片自由奔放的熱情,更伴隨着捐獻大量土地和財物的慷慨許諾;馬克西明的雕像被推倒了;帝國的首都在欣喜若狂中接受了兩戈狄安和元老院的領導,意大利其它部分也立即決定步羅馬後塵。
現在,在那個長期以來一直只是在專制的暴虐和軍隊的橫行下忍辱含垢的議會中,又煥發起一種新的精神。
元老院終於又抓住了駕禦政府的繮繩,它準備以冷靜的無畏精神,通過武力為自由的事業奮鬥。在擔任執政官的元老中,有不少曾以他們的功績和工作能力受到亞歷山大皇帝的青睞,要在他們中選出20個具有軍事指揮才能,能征慣戰的將領來是並不難的。
然後,便把意大利的財務全交託給他們。
他們全都被委以重任,各自在一個部門負責,受權徵募和訓練意大利青年,奉命在各港口和大路上設防,以阻止馬克西明隨時可能發動的進攻。許多從元老和騎士中選出的代表同時被派往各地去會見一些省的總督,誠懇地請求他們急速行動起來,急國家之難,並派往各地的少數民族地區,提醒他們不要忘了自古以來他們和羅馬元老院和人民的友誼聯繫。代表們普遍受到的尊重和歡迎,以及意大利及各省對元老院所表現的友好情誼也充分證明,馬克西明的臣民已落到非同一般的苦難境地,以致他們對政治壓迫的恐懼更甚于武力對峙了。
這種可悲情景的意識所喚起的堅持不懈的憤怒情緒,在其它那種為了少數分裂主義的、別有用心的領導人的利益而勉強支撐起來的內戰中是極為少見的。
因為,當戈狄安父子的事業正在許多地方熱烈展開的時候,他們本人卻都已不復存在了。
迦太基的無力的朝廷很快就受到了毛裡塔尼亞總督卡佩裡阿努斯前來進攻的威脅,他帶著一小隊老兵和大批凶惡的野蠻人向一個忠於新皇帝但並無戰鬥力的省份進攻,年輕的戈狄安帶著幾個衛兵和一些只習慣于迦太基的平靜奢侈生活,從未受過軍事訓練的群眾,身先士卒向敵人衝去。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