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歐根澳涅金 第 34 頁


而北風很快地吹起來了, 它怒號着,追逐着陰暗的雲彩, 冬天這巫婆接着走來。 三十 她來了,到處都會看見她: 她的亂髮掛在橡樹枝上, 她橫躺在草野和山坡, 鋪着絨氈,象起伏的波浪, 她用魔法把凍結的河 和兩 ...
作者:普希金 / 頁數:(34 / 46)

而北風很快地吹起來了,


它怒號着,追逐着陰暗的雲彩,

冬天這巫婆接着走來。

三十

她來了,到處都會看見她:

她的亂髮掛在橡樹枝上,

她橫躺在草野和山坡,

鋪着絨氈,象起伏的波浪,

她用魔法把凍結的河

和兩岸填平,覆上白被單,

冰雪在悶耀。呵,冬天老媽媽,

你這些把戲多叫人讚嘆!

但是達妮亞卻不很開心,

她並沒有去迎接冬天。

她懶得聞那冰箱的微塵,

也無意于從浴室的屋檐

抓一把雪,往臉上和身上擦:

她看著冬天的路,有些害怕。

三十一

原訂的行期早已過去,

他們任憑時間流逝,

等那輛老舊的滑雪車

修補,裝潢,準備上路。

三輛普通運貨的篷車

裝滿了母女的一應用具:

燉鍋啦、椅子啦、箱籠啦,

還有墊褥、鷄籠和公鷄,

還有羽毛褥子、陶泥壺,

還有臉盆、小罐果子醬,

呵,等等,等等,很多什物。

於是,十八匹瘦馬牽到院中,

在奴僕的住房裡,立刻響起了

送別的哭泣、嘈雜的話聲。

三十二

廚子們忙着預備早餐,

主人的轎車立刻套上馬,

篷車的行李堆得有山高,,

車伕和婆子正因此吵架。

趕車的人滿臉的鬍鬚

已經跨上骨瘦嶙峋的馬,

於是傭人們都趕到門口

等着送別,於是達吉亞娜

和母親上了古老的轎車。

滑着,滑着,轉瞬出了庭院。

“呵,別了,我平靜的居處,

別了,我的幽僻的港灣!

我們能否再見‧”一陣心痛,


達吉亞娜不由得淚如泉湧。

三十三

我們的國家也許開發較晚,

然而文明很快就要擴展

它的疆域。是的,據我們哲人

估計的數字:再有五百年

我們的道路就完全變祥,

整個的俄羅斯將會貫穿

橫的、豎的、平坦的大道,

無論到哪裡都不困難。

我們將有寬大的弧形鐵橋

跨過河身,而在河床下面

我們將修通驚人的隧道,

如果還沒有路:再鑿開山;

我們要讓這基督教的世界

每一個站上都有個酒館。

三十四

現在,我們的道路還很壞,

橋樑年久失修,都已破爛,

驛站上有的是跳蚤和臭蟲,

教你一分鐘也不能安眠。

找不到飯館。在那冰冷的

小茅屋裡,高貼著一張來目,

可是要什麼,什麼沒有,

看了它更教你饑腸轆轆。

而同時,在徐徐的小火前,

我們鄉間的賽克洛蒲O

正以俄羅斯的笨重的鐵鎚,

修理歐羅巴的輕巧的產物。

他們得祝福祖國的土地:

多虧它滿是深坑和軌跡。

三十五

但無論怎樣,冬季的旅行

卻那麼輕鬆,那麼宜人:

冬天的道路象流行歌曲的

陳腐的詩行,平滑不用費勁;

我們的車伕都很靈敏,

我們的三駕車從不知道疲倦,

路標象柵欄似的閃過去,

一個又一個愉悅你的眼。

但不幸,拉林娜的車一路拖延,

這一程,她嫌驛馬的價格高昂,

寧可用家裡的老馬對付。

因此,我們的少女一路上

享盡了旅速的無聊,

走了七晝夜她們才走到。

三十六

呀,看哪,就在她們眼前

出現了莫斯科石砌的白牆,

教堂頂上的金色的十字

象火焰一樣輝煌、閃亮。

呵,朋友!請想我多麼高興,

當我面對那壯麗的宮殿,

那些花園、教堂和鐘樓,

那弧形的莫斯科的風景綫!

隨着命運的飄泊,我常常

在遠離你的悲哀的日子裡,

莫斯科呵,我多麼懷念你I

呵,莫斯科……這一個名字

會使多少俄國人心神蕩漾,

對於他們,你的意味多麼深長!

三十七

這裡是一片樹林環繞的

沉鬱的彼特洛夫斯基王官,

它彷彿還在驕傲地回憶

不久以前享有的光榮。

是在這裡,得意的拿破崙

陶醉於他的最近的戰功,

白白等待莫斯科匍匐着

把克里姆林的鑰匙向他呈送。

呵,沒有。我的莫斯科給他的

不是勝利、禮物和歡迎,

她卻預備了一場大火

送給這等得焦躁的英雄。

是從這裡,他鬱鬱地望着

驚人的火焰燒滿了天空。

三十八

再見吧,隕落的英名的見證,

驕傲的王官!哎,不要打住,

我的故事要快些進行!

好了,那城口的潔白的石砫

耀人眼睛;她們的轎車

已經顛簸在特沃斯卡亞街上。

她們馳過了警察崗位,

兒童、老婦、店舖、高大的住房,

公園、寺院、路燈、布哈拉人,

雪橇、果樹園、看守人的小屋,

寬闊的大道、哥薩克、農夫,

涼台、藥鋪、時裝和化裝品的

商店,門前的石獅張牙舞爪,

成群的烏鴉在十字架上叫。

三十九——四十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