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歐根澳涅金 第 35 頁


就這麼沉悶地足足走了 一兩點鐘,在哈里頓教堂旁邊 她們轉進了一條小巷, 於是轎車在一所住宅門前 停下了。這裡住着達吉亞娜的 老姑姑(她生肺病已經四年)。 一個白頭髮的卡爾美克人 打開大門,出現在她們面前。 他 ...
作者:普希金 / 頁數:(35 / 46)

就這麼沉悶地足足走了


一兩點鐘,在哈里頓教堂旁邊

她們轉進了一條小巷,

於是轎車在一所住宅門前

停下了。這裡住着達吉亞娜的

老姑姑(她生肺病已經四年)。

一個白頭髮的卡爾美克人

打開大門,出現在她們面前。

他戴着眼鏡,穿著破長衫,

手裡在補着一隻破襪。

郡主在客廳裡,正倚着沙發,

聽見她們便叫了起來。

兩個老人淌着淚,彼此擁抱,

接着又是感嘆,又是呼叫。

四十一

「郡主,我的天使!」

「巴西特!」「阿琳娜!」

“誰想得到?呵,一晃多少年‧

豈不象昨天‧表妹!親愛的l

快坐下——呵,這簡直是一篇

小說的情節,多麼奇怪!……

「這是我女兒,達吉亞娜。」

“呵,達妮亞,過來,我看看—

哎,這多象是在夢裡說話……

表妹,可記得稱的葛蘭狄生‧”

“什麼葛蘭狄生……呵,葛蘭狄生!

對了,記得,記得。他在哪裡‧”

“在莫斯科。住在西米恩⑩附近。

聖誕節前夕他還來看我,

他剛剛給兒子娶過了親。

四十二

“還有那……得了,以後再詳談。

對不對?我們讓達妮亞

明天就和親友一一見面。

很不幸,我沒有力氣帶著她

到處去走。唉,我的腿簡直

不中用了。可是你們這一路

一定很累,我們去歇歇吧……

哎,沒有氣力……心口不舒服……

喜事也經不住,一動就累,

更別提煩心的事了。如今,

親愛的,我真的事事不行……

人老了,活着簡直是受罪……”

說到這裡,她完全接不上了,

嗆得又是咳嗽,又是流淚。

四十三


達吉亞娜雖然很感激

病弱老人的歡迎和疼愛,

但她已慣于自己的斗室,

換了這新居並不很開懷。

在生疏的床上,在絲綢的

帳幔裡,她輾轉了一個夜晚;

而莫斯科的清晨的鐘聲

喚醒了嘈雜和煩囂的白天,

吵得她再也不能夠入夢。

達妮亞於是起來,坐在窗前。

夜影稀琉了,但怎樣看

她也看不到那一片田野,

在她眼前只是一道籬牆,

一個院落、馬廄和廚房。

四十四

每一天,達妮亞都被帶著

挨家去就親戚的餐桌,

她那疏懶的模樣得一一介紹

給那些老太太、老伯伯。

親戚們對於遠道的來客

都表示特別約親熱、歡迎,

到處都邀請,「哎!噢!」個半天。

“呵,達妮亞已經成了大人!

我給你洗禮才有多久‧

我記得就這樣把你抱著!

我曾經喂你吃過甜餅乾,

我還這麼扯過你的耳朵!”

老太太們都同聲慨嘆:

「唉,多麼快,光陰真似飛箭!」

四十五

但他們都沒有什麼改變,

一切和從前沒有兩樣:

老姑姑葉琳娜郡主

還戴着那帽子,遮着面網,

彼特洛芙娜依舊說謊話,

利渥芙娜粉還擦得那麼多;

伊凡並沒有變得聰明,.

彼得羅維奇一樣很吝嗇,

尼古拉芙娜的知心朋友

還是那法僑芬木希先生,

她還有那只長毛狗;那個男人,

他仍舊準時去到俱樂部,

一樣的聾,一樣的恭順,

吃得多,喝得多,賽過兩個人。

四十六

各家的女兒們,莫斯科的

標緻的小姐,經過引見

和擁抱後,便把達吉亞娜

從頭到腳的打量一番。

她們覺得她有些特別:

有些鄉下氣,侷促不安,

臉龐稍嫌消瘦蒼白,

不過,大致說來,很不難看。

過一會兒,她們不再矜持,

挨近些,成了親熱的朋友,

吻着她,輕輕捏着她的手。

把她的頭髮按照時式

翻卷上來,用歌唱為聲音

向她吐露少女的心事,

四十七

談着自己和別人的俘獲,

各樣的詭計、夢想和希望。

少女們又說又笑,自然,

話裡還點綴着輕佻的誹謗。

這以後,為了要取得

她們這一番表白的報償,

便溫存地請求達妮亞

把她的心事也細講一講。

但她卻和在夢裡一樣,

對她們的話全沒有理會,

她的神魂盡在別處飄蕩。

而至于自己心上的秘密,自然,

她緊守着,對誰也不吐露:

呵,她那快樂和眼淚的寶庫!

四十八

客廳裡滿是嘈雜的話聲。

達吉亞娜很想專心來聽,-

但人們談的都是些什麼了

無聊的廢話,沒一點內容。

這些人是如此平淡、乏味,

連他們的誹謗也毫不出色。

他們的家長裡短、造謡中傷,

傳聞和發問都同樣枯澀,

談一整天,也談不出什麼結果,

甚至偶然的機智也不曾

從他們脆弱的腦中掠過,.

任何笑話也搖不動他們的心。

呵,空虛的世界!你甚至

拿不出一點有趣的愚蠢!

西十九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