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歐根澳涅金 第 36 頁


檔案處的那些貴族青年回 每有聚會,必然瞟着達妮亞, 他們彼此間私自議論, 搖搖頭,說些挑剔她的話。 一個滑稽的傢伙,鬱鬱地 動了情,於是倚在門邊, 為她寫下了一首哀歌, 讚美她,把她誇做是天仙。 維亞塞姆斯基 ...
作者:普希金 / 頁數:(36 / 46)

檔案處的那些貴族青年回


每有聚會,必然瞟着達妮亞,

他們彼此間私自議論,

搖搖頭,說些挑剔她的話。

一個滑稽的傢伙,鬱鬱地

動了情,於是倚在門邊,

為她寫下了一首哀歌,

讚美她,把她誇做是天仙。

維亞塞姆斯基在她乏味的

姑母家,曾經坐在她身旁,

他的談吐使她心神向住,

旁邊座上有一個老人

看到了她,便問這,問那,

並且整理着自己的假髮。

五十

然而在劇院,卻沒人注意她。

當狂暴的梅裡波敏娜

對著冷淡的觀眾嘶聲嚎叫,

並且把她的彩服舞上舞下

眩人眼目;當塔莉稚瞌睡了,

對善意的鼓掌全不注意,

在那裡,只有舞神的登場

引起年輕的看客的驚奇,

(這情形,你我都很熟悉,

上代人自然也不在話下),

這時侯,無論忌妒的夫人

或者時裝底鑒賞家,

再也不會從廂座或樓廳

把望遠鏡舉起,瞄準着她。

五十一

人們又領她去到跳舞廳。

那裡嘈雜、笑閙、擁擠不堪,

音樂在交響,燭火輝煌,.

一對對的舞伴旋風似地轉。

美妙女郎的輕盈的霓裳,

迴廊上的燦爛的人群

多少種顏色,多少嬌艷,

不由得不迷醉你的神魂。

是在這裡,真正的花花公子

炫耀他的狂妄、他的西裝,

並且戴着望遠鏡肆意玩賞。


休假的騎兵也來到這裡

匆忙地出出風頭,閙一閙,

等人上了鈎就逃之夭夭。

五十二

夜空裡有很多燦爛的明星,

莫斯科也有的是姣好的美女,

然而只有月亮,她的光輝

壓過天空中所有的伴侶。

在她前面,我笨拙的豎琴

沉默了,再也不能賣弄。

她和輝煌的月亮一樣,

獨自照耀在一群女兒中。

那是怎樣的天庭的風韻

她給帶到了這個塵世,

她的心裡充滿了多少柔情!

她美妙的顧盼又多麼倦慵! ……

呵,夠了,夠了,快些打住:

你已為顛狂吃夠了苦楚!

五十三

人們喧嘩、笑閙、奔忙、鞠躬

「華爾茲」、急步舞、「瑪茹卡」……

達吉亞娜坐在姑母中間,

挨着圓柱,沒有人看到她。

她在望着這一場騷動,

望着,卻沒有看見;她討厭

這窒息人的場所,她的心

不由得飛向那一片田園:

想到那村莊,那鄉野的居民,

還有她那偏僻的角落,

那小河的明亮的水波,-

她想到自己的小說,想到野花

和菩提樹的幽暗的曲徑,

那突然站在面前的「他」。

五十四

她的思潮正在遠遠遊蕩,

她忘了舞會和這一片喧聲,

這時侯,有個顯貴的將軍

望着她,卻望得目不轉睛。

兩個姑母彼此眨了眨狠,

立刻用肘碰碰達妮亞,

並且一齊對她小聲地說:

「快一點,看看你的左邊吧。」

「左邊‧怎麼,要看些什麼?」

“唉,不管怎樣,快看一看……

就在那堆人中,就在前面,

那裡,另外兩個也穿著軍裝……

呵,他走開了……看他的側影……”

「誰‧是不是那個胖胖的將軍?」

五十五

達吉亞娜的勝利的俘獲

我們固然應該祝賀,

但是,現在得話歸本題,

不要忘了我們為誰而歌……

說到這兒,讓我添上兩句:

“我要歌唱的是年輕的友人,

和他那無數怪癖的幻想。

咦,繆斯!史詩的女神!

請照拂我的艱苦的詩章,

請遞過你的可靠的牧杖,

不要讓我迷失了途徑。”

夠了,我總算盡了責任!

雖然稍晚,我向古典主義

已經用序曲表示了敬意。

註釋

①德米特裡耶夫(1795-1829),俄國詩人。

②巴拉鄧斯基(1800-1844),俄國詩人,

③格里鮑耶陀夫(1795-1829),俄國劇作家。這一段摘自他的名劇聰明誤。

④列夫申(1746-1826),很多經濟論文的作者。「列夫申的門生」指當時的新派地主。

⑤普利姆,即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中的特洛尹國王。普里阿摩斯有子多人。這裡指地主。

⑥指拿破崙的塑像。

⑦賽克洛蒲,希臘神話中的獨眼巨人,曾為大神宙斯熔鑄雷電.這裡戲指俄園鄉間的鐵匠在改造由國外進口的馬車,以適應俄國的道路.

⑧彼特洛失斯基王宮在莫斯科郊外,拿破崙進擊莫斯科時,曾在這裡居住。

⑨指自布哈拉(今名烏茲別吉斯坦)來的商人.

⑩西米恩,教堂名.

⑾外交部檔案處是時髦的貴族青年願意工作的地方,

⑿維亞賽姆斯基(1792-1878),俄國詩人,普希金的友人。

⒀梅裡波敏娜是悲劇的女神。

⒁塔莉雅是喜劇的女神。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