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格林童話 中 第 79 頁


第三天夜裡,他饑腸轆轆地躺在一棵樹下,到早晨起來時更加餓得發慌;第四天也過去了,鞋匠坐在一棵倒在地上的樹上面吃他的晚飯,裁縫則只能在一邊看著。如果他要一小片麵包的話,鞋匠就會諷刺地笑道,「你不是總是那麼高興嗎‧現在你可知道什麼叫做悲傷。早晨 ...
作者:雅各布格林 / 頁數:(79 / 100)

第三天夜裡,他饑腸轆轆地躺在一棵樹下,到早晨起來時更加餓得發慌;第四天也過去了,鞋匠坐在一棵倒在地上的樹上面吃他的晚飯,裁縫則只能在一邊看著。如果他要一小片麵包的話,鞋匠就會諷刺地笑道,「你不是總是那麼高興嗎‧現在你可知道什麼叫做悲傷。早晨唱歌的鳥兒,晚上就會被鷹給叼走。」長話短說,他是一個無情無意的人。第五個早晨,可憐的裁縫站不起來了,渾身虛弱得連吐一個字都很困難。他的臉色蒼白,眼睛發紅。這時鞋匠跟他說:「今天我給你一塊麵包,但是不能白給,你得用你的右眼換。」裁縫大不高興,可是他為了輓救自己的性命不得不同意了。他的雙眼又一次流出了眼淚,然後抬起頭來。狠心的鞋匠用一把飛快的刀將他的右眼挖了出來。裁縫這時想起小時候他躲在廚房裡偷吃東西時母親說的話:「該享受的時候就享受,該受苦的時候就受苦。」在他慢慢地享用完那塊代價昂貴的麵包後,又站了起來,把痛苦拋在腦後,自我安慰地想到一隻眼睛足夠用。可是到了第六天,饑餓再次襲來,他的腹空如雷鳴,震得心都要跳出來了。到了晚上他跌倒在一棵樹旁,第七天早晨人已昏迷,再站不起來,死神臨近了。此時鞋匠又說:「我來可憐可憐你吧,再給你些麵包,不過仍不是白給,我要你另外一隻眼睛。」現在, 裁縫才感到他的一生如此渺小,請求上帝的寬恕吧,他說:「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吧,我將忍受我必須忍受的苦難。可是你要記住,我們的上帝可不總是看著不管的,你在我身上所施的這些暴行會得到報應的,那一刻終將要來到的。我的日子好的時候,我與你共享我的一切。我的工作要求每一針都相同,不許有分毫之差。如果我失去雙眼,就不能做針線活了,那我只好去要飯啦。在我瞎了之後,無論如何別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要不我就會餓死的。」可是那鞋匠心中早就沒了上帝,掏出刀來又把他的左眼剖了出來,然後給了他一小塊麵包和一隻棍子讓他在後邊跟着。太陽下山他們出了森林,眼前是一片野地,上面立着絞架。鞋匠把瞎裁縫領到絞架底下就獨自離去了。在疲勞。痛苦和饑餓的折磨下,倒霉的人一頭倒下就睡着啦。他睡呀睡呀,整整睡了一晚上,天亮的時候他醒了,可不知道自己在哪兒。絞架上吊着二個罪犯,每個人的頭上都站着一隻烏鴉。這時一個吊死鬼說起話來:「兄弟你醒了嗎?」「我醒啦。」第二個回答。「那麼我告訴你,」第一個說,「昨晚上從絞架上掉下來的露水,誰要是用它洗臉的話,就會得到自己的眼睛。如果盲人們知道的話,有多少人會相信這能恢復人的視力?」


這話讓裁縫聽見啦,他從口袋裏掏出手帕,按在地上的小草上,直到手帕讓露水給濕透了,然後用手帕擦洗眼窩。說時遲那時快,絞架上的吊死鬼的話立刻就靈驗啦,眼窩裡又變出一雙明亮的眼睛,不一會兒裁縫就看清了山那邊升起的太陽,他的眼前是一片平原,平原上聳立着一座大都市以及巨大的城門和許多高塔,塔尖上的金球和十字架閃閃發光。他能分辨出樹上的每片葉子,看見小鳥在樹叢間飛來飛去,小飛蟲在空氣中跳舞。他從口袋裏掏出一根針,和以前一樣,很快就把綫穿了過去,他的心裡樂開了花。他跪了下來真心感謝上帝給予他的恩賜,虔誠地做了晨禱。當然他也沒有忘記為那兩個可憐的吊死鬼祈禱,他們在風中晃來晃去不時地撞在一起,就好像是鐘擺一樣。他背起包袱,很快就忘卻了以前心裡的創傷,唱着小曲吹着口哨,又繼續趕路了。


他遇到的第一樣東西是一隻在田野裡奔跑着的棕色小馬駒。他一把抓住了馬的鬃毛想跳上去騎着它進城。可是小馬駒央求放它走。「我還太小,」它央求着,「甚至像您這麼輕的裁縫都能把我的脊背壓斷,放我走吧,我會長大的,到時候也許我會報答您的。」

「去吧,」裁縫說:「你還是個調皮的小傢伙。」他用樹枝輕輕地抽了一下它的屁股,小馬駒高興地尥着蹶子,蹦過樹叢,跳過溝渠,一溜煙地跑進了廣闊的田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