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國語譯註 第 89 頁


晉獻公在位的第二十二年,公子重耳被迫出逃。到了柏谷這個地方,占卜求問去齊國或楚國的吉凶。狐偃說:「不用占卜了。那齊、楚兩個國家離晉國很遙遠,而且奢望很大,不能在困厄的情勢下投奔它們。道路遙遠難以抵達,奢望很大又難以投奔,我們在困厄中去投奔它 ...
作者:劉知幾 / 頁數:(89 / 203)

晉獻公在位的第二十二年,公子重耳被迫出逃。到了柏谷這個地方,占卜求問去齊國或楚國的吉凶。狐偃說:「不用占卜了。那齊、楚兩個國家離晉國很遙遠,而且奢望很大,不能在困厄的情勢下投奔它們。道路遙遠難以抵達,奢望很大又難以投奔,我們在困厄中去投奔它們肯定會後悔。令我們困厄而且後悔的國家,不能指望投奔後得到幫助。若按我考慮,還是去狄國吧!狄國靠近晉國,但與晉國沒有交往。這個國家愚昧落後,和鄰國結怨甚多,投奔它很容易到達。狄國與晉國不交往我們正好可以隱蔽下來,與鄰國結怨多我們可以與它共擔憂患。如今我們如果能在狄國獲得休整併為它分憂,從這裡靜觀晉國政局的變化,而且密切注視諸侯國的行動,那麼成就大事沒有不成功的。」於是重耳就逃亡到了狄國。重耳到狄國一年以後,公子夷吾也被迫出逃,說:「何不跟隨我哥哥隱蔽在狄國呢?」他的師傅冀芮說:「不行。你出逃在後卻跟他住在同一個國家,難免有合謀之罪。再說一起進出也不方便,生活在一處你和重耳性格也合不來,不如投奔梁國。梁國親近秦國,秦國又和我們國君很親善。我們國君已年邁,你去梁國,驪姬害怕,必定以為我們會向秦國求援。由於我們在梁國可以依靠秦的庇護,她必定很後悔,這樣我們也就有免罪的可能了。」於是夷吾逃亡到了梁國。在梁國寄住的第二年,驪姬派奄楚送來玉環,表達願意讓夷吾還國的意思。夷吾在梁國獃了四年後,回國當了國君。


虢將亡舟之僑以其族適晉

90講:虢公夢在廟①,有神人面白毛虎爪,執鉞立於西阿,公懼而走。神曰:「無走!帝命曰:『使晉襲于爾門』。」公拜稽首,覺,召史嚚占之②,對曰:「如君之言,則蓐收也③,天之刑神也,天事官成。」公使囚之,且使國人賀夢。舟之僑告諸其族曰④:「眾謂虢亡不久,吾乃今知之。君不度而賀大國之襲,于已也何瘳?吾聞之曰:『大國道,小國襲焉曰服。小國傲,大國襲焉曰誅。』民疾君之侈也,是以遂於逆命。今嘉其夢,侈必展,是天奪之鑒而益其疾也。民疾其態,天又誑之;大國來誅,出令而逆;宗國既卑,諸侯遠己。內外無親,其誰雲救之?吾不忍俟也!」將行,以其族適晉。六年,虢乃亡⑤。

【註釋】

①虢公:周文王之弟虢仲的後代,姬姓,名醜。②史嚚:虢國的太史。③蓐收:西方神的名稱,司秋。④舟之僑:虢國大夫。⑤虢乃亡:公元前655年虢國(在今河南省三門峽附近)為晉所滅,虢公逃往京師。


【譯文】

虢公夢見在宗廟裡,有一個神臉上長着白毛還有老虎一樣的爪,拿着斧站在西邊的屋檐下,虢公嚇得逃走了。神說:「不要走!上天命令說:『讓晉國進入你的國門』。」虢公下拜磕頭後,夢醒,召來史嚚占問這個夢的吉凶。回答說:「像你所敘述的,那麼這個神就是西方之神蓐收了。他是天上主管刑殺的神,上天命令的事情都是由神完成的。」虢公下令把史嚚囚禁起來,並且要國人祝賀他這個夢是吉利的。舟之僑告訴他同族的人說:「大家都說虢國不久會滅亡,我今天才知道了這個道理。國君不認真考慮神的意思,反而要國人去祝賀晉國的進入,這難道能減輕自己的災禍嗎?我聽說:『大國正義,小國進入叫順服。小國傲慢,大國進入叫誅伐。』民眾痛恨國君的奢侈,就會違拒他的命令。如今他認為自己的夢吉祥,他的奢侈必然會更甚,這是上天奪去他用來省察自己的鏡子而加重他的毛病啊。民眾痛恨他的所作所為,上天又迷惑他的良知;大國一旦來誅伐,他下的命令沒有人服從;公族已經衰敗,諸侯又對他疏遠。內外都沒有人親近他,還談得上誰來拯救呢?我不忍心等着看到國家的滅亡!」於是帶領他的家族離開虢國到晉國去。過了六年,虢國就滅亡了。

宮之奇知虞將亡

91講:伐虢之役,師出於虞①。宮之奇諫而不聽②,出,謂其子曰:「虞將亡矣!唯忠信者能留外寇而不害③。除暗以應外謂之忠,定身以行事謂之信。今君施其所惡於人,暗不除矣,以賄滅親,身不定矣。夫國非忠不立,非信不固。既不忠信,而留外寇,寇知其釁而歸圖焉。已自撥其本矣,何以能久?吾不去,懼及焉。」以其孥適西山,三月,虞乃亡。

【註釋】

①虞:姬姓國名。其地在今山西省平陸北。②宮之奇:虞國大夫。③外寇:指借道虞國的晉國軍隊。

【譯文】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