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安徒生童話 第 7 頁


當國王看到第一個畫有十字的門的時候,他就說:「就在這兒!」 但是王后發現另一個門上也有個十字,所以她說:「親愛的丈夫,不是在這兒呀?」 這時大家都齊聲說:「那兒有一個!那兒有一個!」因為他們無論朝什麼地方看,都發現門上畫有十字。所以 ...
作者:安徒生 / 頁數:(7 / 537)

當國王看到第一個畫有十字的門的時候,他就說:「就在這兒!」


但是王后發現另一個門上也有個十字,所以她說:「親愛的丈夫,不是在這兒呀?」

這時大家都齊聲說:「那兒有一個!那兒有一個!」因為他們無論朝什麼地方看,都發現門上畫有十字。所以他們覺得,如果再找下去,也不會得到什麼結果。

不過王后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人。她不僅只會坐四輪馬車,而且還能做一些別的事情。她取出一把金剪刀,把一塊綢子剪成幾片,縫了一個很精緻的小袋,在袋裏裝滿了很細的蕎麥粉。她把這小袋系在公主的背上。這樣佈置好了以後,她就在袋子上剪了一個小口,好叫公主走過的路上,都撒上細粉。

晚間狗兒又來了。它把公主背到背上,帶著她跑到兵士那兒去。這個兵士現在非常愛她;他倒很想成為一位王子,和她結婚呢。

狗兒完全沒有注意到,麵粉已經從王宮那兒一直撒到兵士那間屋子的窗上——它就是在這兒背着公主沿著牆爬進去的。早晨,國王和王后已經看得很清楚,知道他們的女兒曾經到什麼地方去過。他們把那個兵士抓來,關進牢裡去。

他現在坐在牢裡了。嗨,那裡面可夠黑暗和悶人啦!人們對他說:「明天你就要上絞架了。」這句話聽起來可真不是好玩的,而且他把打火匣也忘掉在旅館裡。第二天早晨,他從小窗的鐵欄杆裡望見許多人湧出城來看他上絞架。他聽到鼓聲,看到兵士們開步走。所有的人都在向外面跑。在這些人中間有一個鞋匠的學徒。他還穿著破圍裙和一雙拖鞋。他跑得那麼快,連他的一雙拖鞋也飛走了,撞到一堵牆上。那個兵士就坐在那兒,在鐵欄杆後面朝外望。


「喂,你這個鞋匠的小鬼!你不要這麼急呀!」兵士對他說。「在我沒有到場以前,沒有什麼好看的呀。不過,假如你跑到我住的那個地方去,把我的打火匣取來,我可以給你四塊錢。但是你得使勁地跑一下才行。」這個鞋匠的學徒很想得到那四塊錢,所以提起腳就跑,把那個打火匣取來,交給這兵士,同時——唔,我們馬上就可以知道事情起了什麼變化。在城外面,一架高大的絞架已經豎起來了。它的周圍站着許多兵士和成千成萬的老百姓。國王和王后,面對著審判官和全部陪審的人員,坐在一個華麗的王座上面。

那個兵士已經站到梯子上來了。不過,當人們正要把絞索套到他脖子上的時候,他說,一個罪人在接受他的裁判以前,可以有一個無罪的要求,人們應該讓他得到滿足:他非常想抽一口煙,而且這可以說是他在這世界上最後抽的一口煙了。

對於這要求,國王不願意說一個「不」字。所以兵士就取出了他的打火匣,擦了幾下火。一——二——三!忽然三隻狗兒都跳出來了——一只有茶杯那麼大的眼睛,一只有水車輪那麼大的眼睛——還有一隻的眼睛簡直有「圓塔」那麼大。

「請幫助我,不要叫我被絞死吧!」兵士說。

這時這幾隻狗兒就向法官和全體審判的人員撲來,拖着這個人的腿子,咬着那個人的鼻子,把他們扔向空中有好幾丈高,他們落下來時都跌成了肉醬。

「不准這樣對付我!」國王說。不過最大的那只狗兒還是拖住他和他的王后,把他們跟其餘的人一起亂扔,所有的士兵都害怕起來,老百姓也都叫起來:「小兵,你做咱們的國王吧!你跟那位美麗的公主結婚吧!」

這麼著,大家就把這個兵士擁進國王的四輪馬車裡去。那三隻狗兒就在他面前跳來跳去,同時高呼:「萬歲!」小孩子用手指吹起口哨來;士兵們敬起禮來。那位公主走出她的銅宮,做了王后,感到非常滿意。結婚典禮舉行了足足八天。那三隻狗兒也上桌子坐了,把眼睛睜得比什麼時候都大。

①這是指哥本哈根的有名的「圓塔」;它原先是一個天文台。

②這是指舊時丹麥賣零食和玩具的一種小販。「糖豬」(Sukkergrise)是糖做的小豬,既可以當玩具,又可以吃掉。

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

從前有兩個人住在一個村子裡。他們的名字是一樣的——兩個人都叫克勞斯。不過一個有四匹馬,另一個只有一匹馬。為了把他們兩人分得清楚,大家就把有四匹馬的那個叫大克勞斯,把只有一匹馬的那個叫小克勞斯。現在我們可以聽聽他們每人做了些什麼事情吧,因為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