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安徒生童話 第 9 頁


女人很和善地迎接他們兩個人。她在長桌上鋪好檯布,盛了一大碗稀飯給他們吃。農夫很餓,吃得津津有味。可是小克勞斯不禁想起了那些好吃的烤肉、魚和糕來——他知道這些東西是藏在灶裡的。 他早已把那個裝着馬皮的袋子放在桌子底下,放在自己腳邊;因為我 ...
作者:安徒生 / 頁數:(9 / 537)

女人很和善地迎接他們兩個人。她在長桌上鋪好檯布,盛了一大碗稀飯給他們吃。農夫很餓,吃得津津有味。可是小克勞斯不禁想起了那些好吃的烤肉、魚和糕來——他知道這些東西是藏在灶裡的。


他早已把那個裝着馬皮的袋子放在桌子底下,放在自己腳邊;因為我們記得,這就是他從家裡帶出來的東西,要送到城裡去賣的。這一碗稀粥他實在吃得沒有什麼味道,所以他的一雙腳就在袋子上踩,踩得那張馬皮發出嘰嘰嘎嘎的聲音來。

「不要叫!」他對袋子說,但同時他不禁又在上面踩,弄得它發出更大的聲音來。

「怎麼,你袋子裡裝的什麼東西?」農夫問。

「咳,裡面是一個魔法師,」小克勞斯回答說。「他說我們不必再吃稀粥了,他已經變出一灶子烤肉、魚和點心來了。」

「好極了!」農夫說。他很快地就把灶子掀開,發現了他老婆藏在裡面的那些好菜。不過,他卻以為這些好東西是袋裏的魔法師變出來的。他的女人什麼話也不敢說,只好趕快把這些菜搬到桌上來。他們兩人就把肉、魚和糕餅吃了個痛快。現在小克勞斯又在袋子上踩了一下,弄得裡面的皮又叫起來。

「他現在又在說什麼呢?」農夫問。

小克勞斯回答說:「他說他還為我們變出了三瓶酒,這酒也在灶子裡面哩。」

那女人就不得不把她所藏的酒也取出來,農夫把酒喝了,非常愉快。於是他自己也很想有一個像小克勞斯袋子裡那樣的魔法師。

「他能夠變出魔鬼嗎?」農夫問。「我倒很想看看魔鬼呢,因為我現在很愉快。」

「當然嘍,」小克勞斯說。「我所要求的東西,我的魔法師都能變得出來——難道你不能嗎,魔法師?」他一邊說著,一邊踩着這張皮,弄得它又叫起來。「你聽到沒有?他說:『能變得出來。』不過這個魔鬼的樣子是很醜的:我看最好還是不要看他吧。」

「噢,我一點也不害怕。他會是一副什麼樣子呢?」


「嗯,他簡直跟本鄉的牧師一模一樣。」

「哈!」農夫說,「那可真是太難看了!你要知道,我真看不慣牧師的那副嘴臉。不過也沒有什麼關係,我只要知道他是個魔鬼,也就能忍受得了。現在我鼓起勇氣來吧!不過請別讓他離我太近。」

「讓我問一下我的魔法師吧。」小克勞斯說。於是他就在袋子上踩了一下,同時把耳朵偏過來聽。

「他說什麼?」

「他說你可以走過去,把牆角那兒的箱子掀開。你可以看見那個魔鬼就蹲在裡面。不過你要把箱蓋子好好抓緊,免得他溜走了。」

「我要請你幫助我抓住蓋子!」農夫說。於是他走到箱子那兒。他的妻子早把那個真正的牧師在裡面藏好了。現在他正坐在裡面,非常害怕。

農夫把蓋子略為掀開,朝裡面偷偷地瞧了一下。

「嗬唷!」他喊出聲來,朝後跳了一步。「是的,我現在看到他了。他跟我們的牧師是一模一樣。啊,這真嚇人!」

為了這件事,他們得喝幾杯酒。所以他們坐下來,一直喝到夜深。

「你得把這位魔法師賣給我,」農夫說。「隨便你要多少錢吧:我馬上就可以給你一大鬥錢。」

「不成,這個我可不幹,」小克勞斯說。「你想想看吧,這位魔法師對我的用處該有多大呀!」

「啊,要是它屬於我該多好啊!」農夫繼續要求着說。

「好吧,」最後小克勞斯說。「今晚你讓我在這兒過夜,實在對我太好了。就這樣辦吧。你拿一斗錢來,可以把這個魔法師買去,不過我要滿滿的一斗錢。」

「那不成問題,」農夫說。「可是你得把那兒的一個箱子帶走。我一分鐘也不願意把它留在我的家裡。誰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待在裡面。」

小克勞斯把他裝着干馬皮的那個袋子給了農夫,換得了一斗錢,而且這鬥錢是裝得滿滿的。農夫還另外給他一輛大車,把錢和箱子運走。

「再會吧!」小克勞斯說,於是他就推着錢和那只大箱子走了,牧師還坐在箱子裡面。

在樹林的另一邊有一條又寬又深的河,水流得非常急,誰也難以游過急流。不過那上面新建了一座大橋。小克勞斯在橋中央停下來,大聲地講了幾句話,使箱子裡的牧師能夠聽見:

「咳,這口笨箱子叫我怎麼辦呢?它是那麼重,好像裡面裝得有石頭似的。我已經夠累,再也推不動了。我還是把它扔到河裡去吧。如果它流到我家裡,那是再好也不過;如果它流不到我家裡,那也就只好讓它去吧。」

於是他一隻手把箱子略微提起一點,好像真要把它扔到水裡去似的。

「幹不得,請放下來吧!」箱子裡的牧師大聲說。「請讓我出來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