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安徒生童話 第 532 頁


「你不認識我嗎?」女人說。「我就是那個大家稱為『小髦發頭』的人!髦發現在沒有了。它曾經是那麼多,現在全都沒有了;但是好人仍然還在!我們兩人曾同時演出過一個芭蕾舞劇。你的境遇要比我的好得多。你現在成了一個偉大的人。我已經離了兩個丈夫,並且現在 ...
作者:安徒生 / 頁數:(532 / 537)

「你不認識我嗎?」女人說。「我就是那個大家稱為『小髦發頭』的人!髦發現在沒有了。它曾經是那麼多,現在全都沒有了;但是好人仍然還在!我們兩人曾同時演出過一個芭蕾舞劇。你的境遇要比我的好得多。你現在成了一個偉大的人。我已經離了兩個丈夫,並且現在也不做舞台工作了!」


介紹信請求他送她一架縫紉機。

「我們兩人同時演出了哪一個芭蕾舞劇呢?」貝兒問。

「《巴杜亞的暴君》,」她回答說。「我們在那裡面演兩個小小的侍從:我們穿著藍天鵝絨的衣服,戴着無邊帽。你記得那個小小的瑪莉·克納路普嗎?在那個行列中,我正走在你的後面!」

「而且還踢着我的小腿呢!」貝兒笑着說。

「真的嗎?」她問。「那麼我的步子是邁得太大一點了。不過你走到我的前面很遠!比起用腿來,你更善於運用你的腦袋!」於是她掉過她那憂鬱的面孔,嬌媚地望了他一眼。她相信,她的這句恭維話說得很有風趣。貝兒是很慷慨的:他答應送她一架縫紉機。那些把他趕出芭蕾舞的道路、使他能做出更幸運的事業的人之中,小小的瑪莉的確算得是一個很得力的人。

他很快就來到了商人的屋子前面。他爬上媽媽和祖母所住的頂樓。她們已經穿上了她們所有的最好的衣服。碰巧霍夫太太在拜訪她們,因此她也被請去郊遊了。她的心裡曾經斗爭了一下,最後寫了一個便條送給霍夫先生,說她接受了邀請。

「貝兒淨得到一些最好的恭維!」她說。

「我們這次出行也很排場!」媽媽說,「而且是坐這樣一輛漂亮和舒服的車子!」祖母說。


離城不遠,在禦花園的近旁,有一座舒適的小房子。它的四周長滿了葡萄和玫瑰,榛子和果樹。車子就在這兒停下來,因為這就是那個村屋。一位老太婆來接待他們。她跟媽媽和祖母很熟,因為她常常幫助她們,給她們一些衣服洗和燙。

他們看了看花園,也看了看屋子。這裡有一件特別有趣的東西;一間種滿了美麗的花兒的玻璃房。它是和起坐間連在一起的。一扇活動門可以一直推進牆裡面去。「這倒很像一個側面佈景!」霍夫太太說。「人們只須用手一推,它就不見了,而且坐在這兒就好像是坐在雀籠子裡一樣,四周全是繁縷草①。這叫做冬天的花園!」

睡房也有它獨特可愛的風格。窗子上掛着又長又厚的窗帘,地上鋪着柔軟的地毯,此外還有兩把非常舒服的靠椅,媽媽和祖母覺得非坐一下不可。

「坐在這上面,一個人就要變得懶起來了!」媽媽說。

「一個人會失去體重!」霍夫太太說。「的確,你們兩個弄音樂的人,在舞台上忙碌了一陣以後,可以在這裡舒舒服服地休息。我也懂得這種滋味!我想,在夢裡,我的腿仍然在跳得很高,而霍夫的腿卻在我的身旁同樣地跳得很高。這不是很好玩麼:『兩個人,一條心!』」

「這裡的空氣很新鮮。比起頂樓上的那兩個小房間來,這兒要寬大得多!」貝兒睜着一對發亮的眼睛說。

「一點也不錯!」媽媽說。「不過家裡也不算壞呀!我的甜蜜的孩子,你就是在那兒生的,你的爸爸和我在那兒住過!」

「這兒要好得多!」祖母說。「這究竟是一整幢房子呀。我高興,你和那位難得的紳士——歌唱教師——有這樣一個安靜的家。」

「祖母,我也為你高興呀!親愛的好媽媽,我也為你高興呀!你們兩人將永遠住在這兒。你們不須再像在城裡一樣,老是爬很高的樓梯,而且住的地方是那樣擠,那樣窄!我將請一個人來幫你們忙,而且要使你們像在城裡一樣,經常能看見我。你們滿意不?你們高興不?」

「這個孩子站在這裡,說的一大篇什麼話呀!」媽媽說。

「媽媽,這幢房子,這個花園,這裡的一切,全都是你的呀!祖母,這也全都是你的呀!我所努力要做到的事情,就是希望你們能得到這件東西。我的朋友——歌唱教師——曾熱心地幫助我來把這件東西準備好。」

「孩子,我不懂你這話的意思!」媽媽叫出聲來。「你要送給我們一座公館嗎?是的,親愛的孩子,要你的能力做得到,你是願意這樣辦的!」

「我不是開玩笑呀!」他說,「這幢房子是屬於你和祖母的呀!」於是他便吻了她們兩人一下。她們立刻就落下眼淚來。霍夫太太的眼淚落得也不比她們少。

「這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一刻!」貝兒大聲說,同時把她們三個人擁抱了一番。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