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宋詞三百首 第 2 頁


當筵秋水慢③,玉柱斜飛雁④。彈到斷腸時,春山眉黛低。 [註釋] ①菩薩蠻:唐教坊曲名。 ②秋水:暗喻眼波。 ③玉柱斜飛雁:箏柱竹製,上窄下寬中空,似飛雁狀,十三箏柱排列,恰似一組斜飛的雁陣。 [賞析] 這是一 ...
作者:朱孝臧 / 頁數:(2 / 75)

當筵秋水慢③,玉柱斜飛雁④。彈到斷腸時,春山眉黛低。


[註釋]

①菩薩蠻:唐教坊曲名。

②秋水:暗喻眼波。

③玉柱斜飛雁:箏柱竹製,上窄下寬中空,似飛雁狀,十三箏柱排列,恰似一組斜飛的雁陣。

[賞析]

這是一首詠彈箏歌妓美貌和技藝的詞。詞中字裡行間突出此彈箏者似乎有無限心酸和苦楚在通過樂曲抒發、傾吐。亦讚揚此樂女的高超技藝:可見聽者是彈奏者的「知音」。下闋是彈箏女的特寫,突出眼和眉。眼波也像秋水一樣動人。微妙地表達出彈箏女的心理變化。全詞清新婉麗,情意真摯而又含蓄深沉。

千秋歲①

張先

數聲鶗鴂②,又報芳菲歇。惜春更把殘紅折,雨輕風色暴,梅子青時節。永豐柳③,無人盡日飛花雪。

莫把么弦撥④,怨極弦能說。天不老,情難絶,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夜過也,東窗未白孤燈滅。

[註釋]

①千秋歲:又名《千秋節》。

②鶗鴂(tí jué):杜鵑,春天長啼,晝夜不停,直至口吐鮮血乃止,傳說為中國古典詩詞中的悲哀之神。

③永豐柳:用白居易「永豐西角荒園裡,盡日無人屬阿誰」詩意。

④么弦:小弦。

[賞析]

這是一首傷春懷人之作。上闋寫春暮景。雨輕風緊,催落繁花;杜鵑啼血,呼喚着春天完結,造成濃重的感傷氣氛。惜春的詞人,在花叢中尋找並採摘着殘花,傳神地刻畫出詞人傷春惜花的拳拳真情。接着以飄零的楊花,寫春之落寞及心之寒冷。下闋抒情。「不老」的「天」與「難絶」的「情」相對比,再以「千千結」的「雙絲網」比憂思百結的愁心,將愁情怨懷錶達得淋漓盡致。最後以夜將盡的孤燈景象作結,讓整個的抒情氛圍籠罩在漆黑的深淵中,很富抒情效果。


一叢花①

張先

傷高懷遠幾時窮?無物似情濃。離愁正引千絲亂。更陳陌、飛絮濛濛。嘶騎漸遙②,征塵不斷,何處認郎蹤?

雙鴛池沼水融融,南北小橈通③。梯橫畫閣黃昏後,又還是、斜月簾櫳。沉恨細思,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

[註釋]

①一叢花:該調首見張先,這首詞又名《一叢花令》、《南呂宮》。

②騎(jì)名詞,指馬。

③橈(ráo):船槳,指船。

[賞析]

這是一首傷別念遠的閨怨詞。全詞用白描手法表現伊人心理活動。上闋直抒胸臆,突出抒情主人公的離恨。「無物似情濃」 這一比喻,將抽象的「濃情」強調到世間無物可比的程度,更將離恨推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也表達出愁思的迷離紛揚,無處不在。突出思婦念遠的真情和執著。下闋集中寫思婦念遠的痴情。「雙鴛」與「斜月」勾出無限的憂思。感情熾烈,情真意切,淒婉深刻,極富感染力。

醉垂鞭①

張先

雙蝶綉羅裙,東池宴,初相見。朱粉不深勻,閒花淡淡春。

細看諸處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亂山昏,來時衣上雲。

[註釋]

①醉垂鞭:張先創調。

[賞析]

這首詞為作者酒宴贈妓之作。妙在用形象的比喻描繪出一種模糊而動人的美。「雙蝶」句寫伊人服飾,突出花樣圖案的神秘美。「朱粉」句寫其淡妝修飾的天然本色。「閒花淡淡春」作一景物比襯,生動地凸現此女子的風姿。下闋「細看諸處好」又從細處作一總體評價,與上闋從風神姿韻的評價呼應,接着從「人人」都說是「柳腰身」的細節作一客觀補充,從各方面寫出此歌女客觀的美和天然純真的美。不僅寫姿色,還寫其神韻。歌女在「日亂山昏」時翩翩飄來,彷彿巫山神女降臨。

木蘭花

張先

相離徒有相逢夢。門外馬蹄塵已動。 怨歌留待醉時聽,遠目不堪空際送。

今宵風月知誰共?聲咽琵琶槽上鳳①。 人生無物比多情,江水不深山不重。

[註釋]

①槽上鳳:琵琶上端雕刻成鳳頭狀。槽:即將弦柱之槽口,在鳳頭下方。

[賞析]

原題作「和孫公素別安陸」。此首送別詞是以諳熟別離況味的體驗,突出自己的離愁。首句寫離別,卻用別後盼相逢已是徒勞魂夢,點明再「相逢」的意願及難再逢的事實,寫出不忍心如李白《送孟浩然之廣陵》那樣望行人遠去的心情。「今宵」句與柳永「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有異曲同工之妙。「江水不深山不重」,一反前人詠愁言情以水、山類比的俗套,亦屬避俗就生之法。

天仙子①

張先

《水調》數聲持酒聽②,午醉醒來愁未醒。送春春去幾時回?臨晚鏡,傷流景③,往事後期空記省④。

沙上並禽池上瞑,雲破月來花弄影。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註釋]

①天仙子:唐教坊曲名。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