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宋詞三百首 第 9 頁


這是一首寫兩地相思的覊旅別愁詞。上闋寫居者高樓凝望、懷念遠人之愁思。高丘上白雲飄飛為伊人所見景,此景暗隱遊子飄泊的匆匆行色。「煙波滿目」的迷茫,亦是所望不見之失望心緒的外化。中闋寫遊子在旅途對京都居者的思念。下闋「暗想當初」承上闋「思悠悠」 ...
作者:朱孝臧 / 頁數:(9 / 75)

這是一首寫兩地相思的覊旅別愁詞。上闋寫居者高樓凝望、懷念遠人之愁思。高丘上白雲飄飛為伊人所見景,此景暗隱遊子飄泊的匆匆行色。「煙波滿目」的迷茫,亦是所望不見之失望心緒的外化。中闋寫遊子在旅途對京都居者的思念。下闋「暗想當初」承上闋「思悠悠」,是行人的憶念及「雨恨雲愁」的心理活動;「阻追游」以下是思婦的內心感觸和無可奈何的行動。全詞以寫景抒情為脈絡,步步深入,結構有序,內容豐富。


採蓮令①

柳永

月華收,雲淡霜天曙。西征客、此時情苦。翠娥執手,送臨歧②、軋軋開朱戶③。千嬌面、盈盈佇立,無言有淚,斷腸爭忍回顧?

一葉蘭舟,便恁急槳凌波去④。貪行色、豈知離緒。萬般方寸⑤,但飲恨、脈脈同誰語?更迴首、重城不見,寒江天外,隱隱兩三煙樹。

[註釋]

①採蓮令:詞牌名。唐宋詞中,此調僅此一詞。

②臨歧:歧路分別。

③軋軋:象聲詞,開門聲。

④恁:如此。

⑤方寸:指心。

[賞析]

這是首別情詞。行者、送者交替間夾寫之,迴環曲折,道盡離愁別苦。上闋寫明月欲沉,霜天欲曉,征客欲行,美人執手相送,一個「淚眼盈盈」,一個「不忍回顧」。下闋寫行人離去後的無限惆悵和無盡的思念,「翠娥」卻抱怨征客,只貪看旅途中的景色,不知我此時的離情別緒,心如刀割。舟中征客,此刻也正「迴首」「重城」,表現出無限依戀的淒迷離苦。這種用誤會法加倍表達情人的離情別緒的方式,具有特殊的魅力。

蝶戀花

柳永

佇倚危樓風細細①,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憑欄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②,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③。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④。

[註釋]

①危樓:高樓。

②擬把:打算將。

③強(qiǎng):勉強。

④消得:值得。

[賞析]

這是首傷別念遠詞。上闋寓情於景。用「風細細」點化,獨立高樓,境界超越。「春愁」而可「望極」,並覺「黯黯生天際」,畫出伊人思唸成痴的心跡。「無言」之悲憤,最淒絶而沉痛。「擬把疏狂圖一醉」,無可奈何以至瘋狂的壓抑忿懣之態可掬;「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寫盡人生憂患體驗;「衣帶漸寬」兩句將全部不幸承擔,終無悔意。最後兩句,王國維指想成就大事業、大問者必經的第二種境界。「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遂成千古絶唱。

滿江紅

柳永

暮雨初收,長川靜,征帆夜落。臨島嶼,蓼煙疏淡,葦風蕭索。幾許漁人飛短艇,盡載燈火歸村落。遣行客、當此念回程,傷漂泊。

桐江好,煙漠漠。波似染,山如削。繞嚴陵灘畔,鷺飛魚躍。遊宦區區成底事①?平生況有雲泉約②。歸去來,一曲仲宣吟,從軍樂。

[註釋]

①成底事:成就了什麼事情。

②雲泉約:歸隱的打算。「一曲」二句:建安詩人王粲,字仲宣,曾做《從軍行》五首,其第一首首句為「從軍有苦樂」。

[賞析]

這首詞是作者赴任浙江桐廬團練推官時所作。「暮雨」三句寫雨後天暗,船泊江邊。「臨島嶼」三句為所見所感,蕭索淒清。接着寫漁人歸家的急切與喜悅之情,以「傷漂泊」結束上闋。下闋寫桐江一帶的奇山異水,引發詞人倦于遊宦的心緒及渴望歸隱的願望。

浪淘沙慢①

柳永

夢覺,透窗風一綫,寒燈吹息。那堪酒醒,又聞空階夜雨頻滴。嗟因循、久作天涯客②。負佳人、幾許盟言,便忍把、從前歡會,陡頓翻成憂戚③。

愁極,再三追思,洞房深處,幾度飲散歌闌。香暖鴛鴦被。豈暫時疏散,費伊心力。殢雲尤雨④,有萬般千種,相憐相惜。

恰到如今,天長漏永,無端自家疏隔。知何時、卻擁秦雲態⑤,願低幃昵枕⑥,輕輕細說與,江鄉夜夜,數寒更思憶。

[註釋]

①浪淘沙慢:柳永創調。

②因循:遲延拖拉,漫不經心。③陡頓:突然。

④殢雲尤雨:貪戀男女歡情。殢(nì):戀昵。尤:相娛、相戀之意。

⑤秦云:秦樓雲雨。

⑥昵:親近。

[賞析]



分享與評論